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猎龙计划

时间:2018-09-23 回到无忧宫没有多久,叶天龙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和倩公主会面,就接到了手下侍卫的稟报,神殿的两位司神大人有紧急事件要求见倩公主殿下。
  「这些家伙来得还真是神速啊!」
  叶天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神殿的两个司神居然连等到第二天的耐心都没有,可见其心之迫切。幸好在回来的路上,叶天龙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让人先将两个司神安排到一个接见大厅,叶天龙则动身前往倩公主的寝宫。
  「情况怎么样?」
  正在自己的寝宫中走来走去的倩公主一见到叶天龙,就急忙开口询问。叶天龙注意到倩公主的身上穿戴整齐,甚至连头髮也一点不乱,显然是没有睡觉,不觉心中大为怜惜。
  「都已经解决了,还抓住了两个为首的。」
  叶天龙简单的将事情述说了一遍,然后告诉倩公主,现在神殿的两个司神已经找上门来了。
  倩公主不满的哼了一声,道:「他们是想乘机来要挟我们的,不要理他们。」
  「我们想不理他们也不行啊,我的公主殿下。」叶天龙苦笑了一声。
  他走到倩公主的跟前,将双手放在她的肩头上,双眼直看到她的一双明眸里面。
  「虽然经过了尤那亚的严厉打击,但现在的艾司尼亚,神殿的势力还至少佔有半壁江山,剩下的大半也是和尤那亚的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係,我们不得不依靠他们的力量,不然的话,我们是无法在艾司尼亚站稳脚跟的。」
  倩公主的眉毛用力的皱起来,小脸上也显出了思索的神情。一向刁蛮贪玩的倩公主做出这种表情,是叶天龙前所未见的。他正想好好向倩公主解释一下当前的局势之际,倩公主已经开口了。
  「如此说来,我们是处在夹缝之中,在你手下的那些人到来之前,我们岂不是很危险吗?」
  「危险当然是有一点的,但我保证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叶天龙突然发觉,眼前这个刁蛮的公主,还真不是一个没有政治头脑的少女。正当他想尽力安抚对方的时候,却听到倩公主口中喃喃的自语起来。
  「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像在走钢丝吗?这倒真的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那么我就好好的来玩一次吧!」
  叶天龙顿时傻了眼,却听见倩公主继续发表着自信满满的话:「神殿的两个老头,我就先来打败你们!」
  「你知道怎么应付神殿的两个老头吗?」叶天龙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倩公主。
  「当然,我就给他们来一个拖字诀。一问三不知,都把事情往你身上推。」倩公主胸有成竹的向叶天龙说道。
  现在轮到叶天龙感到迷惑不解了:「推到我的身上,这是做什么?本来就应该是我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啊!」
  「你怎么不好好用一下你的脑筋呢?」倩公主翻了翻白眼,又皱了皱鼻子说道。
  那种表情让叶天龙是又好笑又好气,实在让他有些不解,眼前的倩公主好像和以前的那个刁蛮公主有了很大的不同。
  「你现在就不要出来和那两个老家伙见面,而我则把整个事情都推到你的身上,这样一来,他们也就无法向我说什么了,我们不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安排下一步的对策了吗?」倩公主摇头晃脑,煞有介事的向叶天龙说着。
  虽然她的法子和叶天龙在路上想好的应对之策不一样,但是却更为稳妥。
  「对,我可以趁这个时间,想办法从抓获的那两个家伙口中得到证据,到时候我们就有和神殿谈判的有力武器。」略加思索,叶天龙也对倩公主的提议大加赞同。
  而倩公主见到自己的提议获得叶天龙的採纳,更是高兴不已,她连忙召唤自己那两个孪生的姐妹花侍女,让她们陪同自己前往会见神殿的两个司神。
  ※※※
  从倩公主的寝宫出来,叶天龙便带着玉珠和辛西雅两个人,到了设在无忧宫西部的一间地下密室,刚刚抓获的露丝和马克卢斯两个人就是被叶天龙秘密关在这里。
  推开沉重的密室门,里面灯光明亮,鲁图先和几个负责执刑的大汉正在準备对露丝和马克卢斯进行审讯,一旁已经搁了不少刑具,其中包括烧着烙棍的火炉。
  在将露丝和马克卢斯押到这里之后,叶天龙就让鲁图先马上开始对这两个人的审讯工作。
  因为他知道,神殿的人很快便会知道德尔托撒教区所发生的事情,如果自己的手中缺少有力的证据,将会十分被动。
  在临时充当刑室的密室中央,露丝和马克卢斯两个人都被蛟筋捆住双手,吊在上面的铁环上,仅脚尖可以勉强及地。
  两个人的经脉全部被封住,已经毫无挣扎的力道,可以说是被吊得七荤八素。
  鲁图先使用的这种捆索虽然名叫蛟筋,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蛟筋,而是被泡製成半透明的牛腋皮条,韧性奇大,通常用作强弩的弓弦,或者作为木匠使用的一种工具钻洞机的转动绳。
  这种捆索,假使是泡了水再捆人,那就会愈捆愈紧,即便是铁打的人也会感到吃不消,保证被捆的地方皮开肉裂。
  不过,鲁图先并没有让人将蛟筋浸水,因为他不想过早要了露丝和马克卢斯的性命,他知道叶天龙还需要留他们两个人作为对付神殿的武器。
  看到叶天龙进来,坐在问案座上的鲁图先连忙站起来,和那几个执刑大汉同时向叶天龙行礼致意。
  叶天龙点点头,在问案座上坐了下来,玉珠和辛西雅则在他的身后左右站立。
  「他们说了没有?」叶天龙一边向鲁图先询问,一边打量着眼前的两个犯人。
  马克卢斯除了一件短裤之外,全身的衣服均已经被剥除,露丝则好一点,虽然外衣已经被剥除,但还穿了胸围子和长亵裤,曲线玲珑的胴体充满着令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这两个家伙的口还很紧,什么都不肯说。」鲁图先面无表情向叶天龙报告道。
  而露丝和马克卢斯则是用怨毒眼神恨恨的盯着叶天龙,不时抽搐的脸部肌肉更显出了他们内心的恨意。
  「不肯说,是吗?」叶天龙顿时怒火中烧,他用手一指马克卢斯,声色俱厉的说道:「让他招!我不信他是铁打的,给他上刑!」
  两个大汉轰然应声,马克卢斯脸色微变。
  倒是露丝咬牙切齿,毫无所惧的咒骂道:「你这个混蛋,有什么手段儘管使出来吧!」
  「让她闭嘴!」
  随着鲁图先的一声令下,一名大汉上前揪住了露丝的头髮,凶狠地连抽了四记阴阳耳光,顿时把露丝打得满嘴流血,最后又在她的小腹上狠狠地撞了一膝盖。
  露丝痛得脸色泛青,但哼也没哼一声,十足一副亡命之徒的样子。
  这时候,一旁对马克卢斯的用刑已经开始了。两名大汉先是将马克卢斯从铁环上解下来,捆到一根一人高的刑桩上。
  随后,一名大汉上前抵牢马克卢斯的腰,另一名大汉则拿起了一把双股刑叉,在马克卢斯的眼前晃动了两下。
  「我听说你们神殿里面,对于叛徒的惩罚就是剥皮抽筋,现在就让你自己尝尝这个滋味。」
  鲁图先站在马克卢斯的面前,阴森森的望着他,而他的语气却是依旧毫无感情波动。
  这样一种怪异的神态,给了马克卢斯极大的心理压力。当听到剥皮抽筋四个字的时候,马克卢斯的眼皮不由得连跳了许多下,嘴角也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随着鲁图先的示意,拿着双股刑叉的那个大汉用一支叉尖刺入马克卢斯的左臂约三寸,循皮插入,随即握住叉柄,叉尖开始缓缓绞卷。
  叉一动,皮肤便开始抽紧,卷在叉上,愈捲愈紧,皮肤从两端猛抽,但双股刑叉捲了一转之后,便无法捲动了。
  「啊……」马克卢斯终于禁不起这种猛烈的痛楚,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号声。
  另一大汉举起牛耳小刀,準备割开上端的皮肤。这一来,双股刑叉就可以继续向下卷,这也等于是撕剥手臂上的皮。
  马克卢斯是明白人,看见大汉手中的牛耳小刀举起来,额头上立刻沁出了黄豆大的汗珠。
  「你想说了吗?」举刀欲下的大汉厉声喝问道。
  马克卢斯的脸色苍白,嘴角抽动了好多下,眼神游移,但终究还是缓缓摇头。
  大汉的神情转厉,手中的牛耳小刀一划,马克卢斯的手臂上顿时鲜血如泉涌。双股刑叉又开始捲动了,手臂上的皮肤开始被抽剥,痛苦是猛烈无比,绝非常人可以想像的。
  「啊……」
  马克卢斯的双眼翻白,快要支持不住了。
  听到马克卢斯的惨叫声,叶天龙的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意,似乎还在期待着更加残酷的场面。
  再听到被吊在一旁的露丝还在厉声向马克卢斯大叫,要他坚持下去。叶天龙顿时下令也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尝尝厉害。
  两名大汉领命,对露丝也如法炮製,将她捆在刑柱上之后,一把撕掉露丝的胸围子,坚挺动人的一双妙乳便暴露在灯光下。雪白的乳肉和樱红的乳珠,充满了对男人的诱惑力。
  「要捲起这么美好的乳皮,真是可惜啊!」
  高举刑叉的大汉,邪笑着用叉在乳峰上磨了几下,然后又用叉尖刺顶在娇嫩的乳珠上,敏感的樱桃顿时上凸变硬。
  随着大汉的狎玩,露丝的脸上红红白白,神色羞愤不已。倒惹得一旁的大汉怪笑不止。
  「我招了,我招了……」
  马克卢斯终于忍不住高声大叫起来,因为这时,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大汉已经準备作势要进行下一步的抽筋之刑。
  身为神殿的高层人士之一,马克卢斯很清楚抽筋之刑的可怕,那可是用牛耳小刀割开手臂上的肌肉,剔出里面的筋,用小钩钩住手筋,徐徐拉长。
  事后,人即使不死,也会永远残废。这是最为恶毒残忍的逼供手法,痛苦绝非人所能忍受得了的。
  望着大汉手中那把牛耳小刀和小钩,马克卢斯的脸上冷汗直冒,拚命的叫喊着。
  「你这个叛徒……」
  一边的露丝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但她的话很快就变成了呜呜的闷叫。因为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大汉猛的一伸掌,重重地摀住她的口鼻,同时另外一手顶住高耸的酥胸,将她压牢在刑柱上。
  露丝仅仅支持了片刻的功夫,就因为无法呼吸,憋得受不了,紫涨着一张脸,在拚命的挣扎。
  可是她的手脚被蛟筋捆得死死的,只能扭动着身子拚命蹦动。反而让那个大汉趁机在她丰满的酥胸上大佔便宜。
  叶天龙大为满意,马克卢斯的口供可以让他在和神殿的较量中得到主动权。他走到鲁图先的身边,伸手拍了拍鲁图先的肩头。
  「老鲁啊!你还真有一套,居然这么快就可以让神殿的人开口了。」
  原来在一般的审讯上,都是使用一种名为「离魂术」的魔法,让犯人在无意识之中说出一切。但是对于意志坚强的人,「离魂术」的效果就不太理想了,而神殿的人,对于魔法的认知本身就比常人要高很多,何况露丝和马克卢斯都是神殿的魔法师,其精神力和意志力更是相当强大的,所以,叶天龙只有採取一般常规的审讯手段来。
  没有想到,鲁图先居然知道神殿中对付叛徒的手段,没有几下的功夫,就撬开了马克卢斯的口。
  「大人过奖了。」鲁图先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十分冷淡的应了一声,然后用手一指旁边的露丝:「要不要继续对她进行审讯?」
  「当然要的。这条大鱼,怎么可以白白放过呢?」叶天龙一挥手,冷酷的朝露丝笑了一下,然后对鲁图先说道:「把她弄到旁边的房间里,你带几个人好好对付她,先废了她的武技,记住不要弄死她,除此之外,就随便你怎么做了。」
  鲁图先点点头,点了几个大汉出来,让他们将露丝弄到旁边的房间里去。
  被叫到的大汉自然是满心欢喜,而没有被叫到的大汉则暗自歎息。毕竟这样一个可口的猎物,是非常难得的,何况叶天龙的命令又十分简单。
  从马克卢斯的口中,叶天龙知道了事情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很多,原来神殿早就已经準备好了一切,想要利用神殿在民众中的势力,获得对艾司尼亚的实际控制权,进而控制新的朝廷。
  德尔托撒教区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但他们没有想到叶天龙的反应会如此的神速果断,还没有等到马克卢斯他们真正走出第一步,就已经将他们消灭掉了。
  露丝更是来自神殿上层的人物,也是马克卢斯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据说是二司神一手栽培的亲信好手,是来具体负责执行计划的。
  马克卢斯接到的命令就是作露丝的副手,协助她开展工作。
  为了向叶天龙表明自己的诚意,马克卢斯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部仔仔细细的述说了一遍,甚至还把露丝在无意之中洩漏的一点秘密也说了出来。
  据说,神殿的人正在进行一项名叫「猎龙计划」的行动,但有关这个计划的具体情况,马克卢斯是一点也不知道。因为露丝再没有提起这个词,任凭马克卢斯怎么有技巧的打探消息,也是一无所获。
  这一下,叶天龙对这个所谓的「猎龙计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马克卢斯的猜测是神殿在艾司尼亚进行武力夺权的一个计划,但叶天龙并不这么想。如果仅仅是武力夺权的一个计划,那么露丝应该会告诉马克卢斯的,毕竟组织教徒的行动,还是需要他这个德尔托撒教区的教长大人。
  「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呢?」叶天龙一边思忖着,一边示意那几个大汉将马克卢斯先押下去。
  「公子,我有一个想法,可能是……」站在叶天龙身边的玉珠突然轻轻的出声向叶天龙说道,但她的话并没有说完,而是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么顾虑。
  「你就快点说吧,到底是什么?」叶天龙连忙追问暗黑一族的少女,见玉珠还是有些迟疑的样子,不禁有些着急。
  「公子,我是胡乱猜想的,说错了,您不要见怪啊!」见到叶天龙有些着急的模样,玉珠终于犹犹豫豫的说道。
  「真是的。你记住,以后就算你有什么说错了,我也绝不会怪你的。」叶天龙对于玉珠的心态转变不禁感到有些心疼,便十分郑重的向她保证,以期能够让玉珠彻底抛开以前那一段心灵的黑暗经历对她心态的影响。
  「我想,可能这个计划是直接针对公子您的……」玉珠鼓足勇气,说出她心中的猜想。
  她的话,让叶天龙和留心听他们对话的辛西雅同时猛的一愣。
  「我这只是从字面上的猜测,公子……」玉珠见到叶天龙和辛西雅两个人这样的神态,不禁有些不安。
  「不,你说的很有道理啊!」叶天龙连忙向玉珠大加鼓励。
  的确,从「猎龙计划」的字面上理解,就是针对自己的计划,但是神殿要武力夺权的话,很明显就是要对付自己的,莫非……
  叶天龙的心中猛的一动,神殿的人想杀掉自己吗?应该是不会的,因为毕竟现在神殿还需要自己的力量来对付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
  想到这里,叶天龙决定动身前往隔壁的房间,一定要想办法从露丝的口中得到这个计划的详细内容。
  蓦然,一阵难以言状的感觉从心底涌起来,虽然这种感觉是一闪即逝,但叶天龙不由得一惊。抬起头来,叶天龙发现辛西雅的眼神中透出了一种怪异的神色,好像在对什么东西感到惊讶和不解。
  再看玉珠,只见她的一双明眸中射出了锐利的光芒。
  「有敌人入侵!」
  辛西雅和玉珠几乎是同时发出了警告,玉珠更是抢先一步,跃到叶天龙的跟前,闪电般的拔出腰间的长剑,顿时一道黑色的剑芒在空中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