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如何上了我朋友的母亲

时间:2018-09-23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让我合时想起,都会激动的故事。
(前面是过程描写,不喜欢看的可以略过)
我生与80年代,一个省的第二大城市里。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大约是7岁,我们住的都是平房,纵向10所房子连成在一起,门面向北,那时候没有游戏机,可能有我不知道,就是起群孩子,一起玻璃球,开砖,偷包米,之后在烤包米,那时觉的其乐无穷。
我和我的朋友扬就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他比我小6个月,我门两个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一起长大的,慢慢的社会发展越来越快,可玩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是人际关係,却越来越淡。
九一年的时候,我们那集体动迁,我儿时的玩伴大多都失去了联繫,但是和扬名却分到了一栋楼里,他家在2门洞,我家在4门洞,当时我还是个害羞的小男孩,和女生说话都会脸红,谁能知道那,以后的变化会这么大。
在我18的时候,我大爷家的我大哥结婚了,但是当时我根本没有注意我大哥,我被我大嫂的美貌完全征服了,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认为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从此,我慢慢的开始对女人产生了兴趣,但是胆子小害羞,并不敢怎么样。
在我20岁的时候我考上了个三流大学,同年,我的好朋友,扬名,被他的父亲安排去当兵。20岁的我,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了,我有对象,并且和她发生过关係,但是我心里依然,被我大嫂的身影所佔据,我喜欢年龄比我大的女人,我并不能说出为什么,就是喜欢。
寒假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乡,开始和朋友聚会,大家谈谈大学生活,奇闻异事。
同时我也去扬名家看看他的父母,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我能做,能帮帮就帮,扬名的父母看我去了很高兴,告诉我没事多去他们家玩,由于我们俩家非常近,我几乎天天往他家跑。
一个多月没有和女人搞,非常难受,我早上起来的时候,鸡吧总是硬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发现了扬名的母亲,扬名的父母结婚很早,扬名的母亲性李叫李淑芬,在机关动作,扬名的父亲在铸刚。
我开始注意扬名的母亲,没想到他的妈妈还真有女人味,30多年的岁月并没有过多的在她脸上留下痕迹,身材也因为经常劳动没有太大的走样,尤其是那细细的腰,丰满的屁股,在我心里深深的刻上了一到痕迹,久久不能退去。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打听,扬名母亲的作息时间,发现她下午总有时间在家里忙家务,看电视,而又打听到扬名父亲所在的单位在过年的时间抢任务,争取窜修时间,星期六,星期日都不在家,我的心开始有了打算,我的打算一开始并不是真想能把扬名的妈妈弄上床,只是想和她说说荤话,调戏下她,连带摸摸屁股什么的。
星期3的下午,我去扬名的家里,(基本时间我都已经掌握,很少碰到没人的时候),(下面将扬名的妈称做淑芬),淑芬刚好在家,我就开始和她答话。
我:阿姨,想不想扬名啊?
淑芬:怎么不想,养这么大,他也没有出过那么远的门(扬名在内蒙古当兵)。
我:其实扬名出去锻炼锻炼也是好的,在家里靠你们照顾,他永远不能体会,社会是什么样的。
淑芬:其实我也知道,就是不放心。
我:我听别人说,社会上有三个最锻炼人的地方,大学,军队,监狱。既然,扬名走了,你就安心,要不他心里也不能好受,你在家好好过日子,他也能放心。
淑芬:唉,不说他了,你在大学怎么样?有对象没?
我:大学能怎么样对付呗,现在对像好找,但是都不长远,谁知道以后什么样啊。
淑芬:哦?有了?给我说说。
我:我对像不咋样,还没你好看那。
淑芬:别拿我开玩笑,我都能当你妈的人了,和我比什么。
我: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您的年纪大了点,但是保养的好啊,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
淑芬:都这么大岁数了那你说的那么好,你对像长啥样啊?
我:(我知道她是转移话题,但是好不容易开的头我不会就怎么让它了解)
我:我对象就是一般人,相貌不出众,疯疯颠颠的,没点稳当样。
我:要是能找阿姨你这样的老婆就好喽,(说话的同时我慢慢看着她的眼睛)
淑芬:我有什么好的,(同时躲避我的眼神)你吃点啥不?我去给你做去。(说完就去厨房了)
(我一看,不能太急了,慢慢逗才有意思)
我:不了,我就是过来看看,马上就回家。(说完我就去门口穿鞋,平常她一定开口留我,今天可能心不在焉,哦了下,就没说话)
(唉,以退为进没理我,都说走了,走吧,还有明天那)
隔天我又去她家。
我:阿姨在家那。
淑芬:啊,在,来了啊(她在屋里看电视)
(我把鞋脱了,进了屋,说下情况,我是东北的,我们这冬天有暖气,屋子里面很暖和,供热好的话,在屋里穿线衣,线裤,我和淑芬所住的这栋楼,是我门厂子盖的,同时取暖都归工厂管,供热很好)
我发现,淑芬穿这线衣线裤在屋里坐着看电视,线衣线裤是紧身的,突出了淑芬的身材,看的我眼睛一亮,同时淑芬也发现她穿的有点暴露,但是(我估计)她当我是小孩,而且和他儿子是铁哥们,在说我们这里在家基本都这样,她也没多做什么表示。
我:阿姨,你身材真好啊,你要是穿紧身装和我出去,别人估计要想咱们是姐弟俩。
显然,淑芬听了很高兴。
淑芬:你别乱说,这么大岁数了,你对像那,她过年来不来你家啊?
我:不来,她想让我过年去她家。
淑芬:哦,你怎么想的?
我:看看在说吧,我俩还不一定怎么样了那
淑芬: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别把自己耽误了啊。
我:(但是我真的不明白耽误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耽误就是发生关係后怕对方缠住你不放)
我:耽误什么啊?有什么可耽误的
淑芬:我的意思是你俩别在一起睡觉
我:(我听到这,这是个机会啊)什么在一起睡觉?你说的是作爱吗?
淑芬:(明显脸有点红,暖气热?嘿嘿)现在的孩子什么都懂,唉,对,是那么回事,别叫女的把你缠住了
我:啊!?她缠我干什么?(奉劝各位狼友,爱是要做的,但是没想好结婚以前,防护措施一定做好)
淑芬:你还是小啊,和你说你也不明白。
我: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
(我向淑芬靠近,做儿子撒娇装,抓住她的手猛摇)
我这么做明显把她逗乐了
淑芬:你都多大了,对象都有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你俩要是发生关係,她有了孩子怎么办,你门结婚不?要是结婚,有经济能力吗?还有许多事都是你想不到的。
(说到这我真的有点害怕,我门家是身传统的,要是知道我有这事,我爸非拔了我的皮不可)
我:那怎么办啊?我和她做过了
淑芬:以后别做了,现在这样的孩子也不少,未婚同居的,电视天天演,以后注意,别碰她就行了
我:哦(当时我是真的有点想法,不碰我对象了,但是还没到几秒,就发现淑芬的手和胳膊还在我手里,下意识的抚摩,不光是手,还有胳膊)
(明显淑芬也感觉到了,她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手抽走,拿遥控器调台)
但是你们不知道我心跳的有多厉害,但发现没什么事,渐渐的我的胆又大了
我:阿姨,我在学校,学会看命了,我给你看看
说完我就把淑芬的手拽过来握在我的手里,淑芬往回缩了缩,我俩手一起,她也就没在挣扎。
淑芬:你还会看命?呵呵,看吧
我拿这她的手漫漫抚摩着,感受着和年轻女孩不同的触感
我:这条是生命线,这条是婚姻线,这条是生命线,中间的是事业线
(你们不会这几条先都不知道吧,我开始按这几条线开始吹牛,什么你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老公,你儿子怎么怎么样,你老公姓什么==都说知道的,把淑芬逗乐了)
淑芬:那有你这么算的,就说自己知道的。
我:呵呵,逗乐子吗,对付吧,你看我有没有半仙的水平,说一个准一个,呵呵。
淑芬:是准,你都知道能不准吗?你还能说点啥?(她要是不问这句,我就套,我看出点东西来,准问)
我:那个,我真说了啊
淑芬:说吧,你都吹半天了
我:其实也没啥,就是你的皮肤要比我对象的好(恭维),手感也比她的好。
淑芬:以后别说这个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昨天也忘问你了,你吃点啥不?我去给你做去
(我想想今天要是走了,就白瞎这气氛了)
我:随便弄点吧。
(淑芬起身去了厨房,这时候我心里极其矛盾,不知道应该大胆点还是到此为止,想过之后我决定试试)
淑芬真在厨房切菜,我走过去用手装做无意的碰她的屁股,她穿的是线裤,手感很好,软软的。
在这样碰了俩三回以后我决定,大胆点。
我走到她身后,搂住她的腰,!!同时叫到:妈~~~!!!
淑芬听到我这么叫她,她明显的停了下来
我搂着她说:扬名走了,你要是想儿子就拿我当你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开始体会淑芬身体的触感软软的,很有弹性,并且有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
之后在稍微用力抱了下,鬆开。
但是我的心跳的厉害,并且腿也有些斗
我决定去大屋冷静下,好好想想
过了一会,淑芬叫我吃饭,吃的什么我都没注意,只是看到她的脸,有点红,觉她好性感,好美,彷彿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无比的吸引我。
急匆匆的吃了几口,我就说我吃饱了,完了就跑大屋去了
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有戏
一个熟女已经不排斥我了 我该怎么办
她收拾完了之后,来大屋。
(当时,屋子除了电视的声音,很静,可能你说有些不信但是我的感觉,真的 很静,很尴尬)
我自己认为我口才不错,
我应该说点什么,适合现在的气氛
我:阿姨,哪个我有点事想问。
淑芬:什么啊
我:哪个,我和我对像作爱,一个小时,时间正常吗?
淑芬:我也不知道,个人情况吧,你对像家里情况怎么样?
我:哦。一般,还有一个弟弟。
我:哪个,快过年了,不给扬名买点新衣服啊?
淑芬:也想买,不知道买什么样的,现在买他也穿不着啊,当兵过年也不回来,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
我:有我那,扬名和我岁数差不多,我估计我喜欢的,他也差不多,他要不喜欢,我拿钱买回来
淑芬:我问问我们家老扬
我:哦,好的,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就穿鞋,回家了,今天实在太刺激了,摸了她还抱了她,实在爽歪歪
晚上6点多,扬名他爸给我大电话,问我明天有时间没,帮着挑挑衣服。
我说没问题。
我没有想到明天是我的幸运日
第二天,我在家里坐立不安,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发展
想了想我去她家按门铃,她给我开门
淑芬:正好,我要给你打电话,一会咱俩就去上街看看,给扬名看看衣服
我:哦。
我看淑芬穿的衣服,很传统,我觉得这么好的女人无法把自己最美一面呈现给别人看是一种罪过。
我:阿姨,我觉得,你应该穿漂亮点,你忘了哪天我说的,你打扮打扮,就是我姐,呵呵,有衣服不穿下崽啊
淑芬:这么大的人了,还耍啥俏。
我: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觉得女人就应该把自己美丽的一面给别人看,让他们用羡慕的目光欣赏你,关注你
我:个人看法,呵呵,这样也挺好
淑芬:那我换条裤子
之后我门就上公共汽车,今天 不知道怎么的,可能快过年,办年货的人也多,车上人多很挤
咋说咱看过这么多,公车卡油的文章也不能白看啊
但是发现,今天车上的女人都有男人护驾
没办法,卡不到别的女人油自己还带着一个那,想起在厨房,那柔软的屁股
上车的时候,是淑芬先上的,我紧唉着她上的,双手佣着她,闻着她女人的香味,小dd随着汽车一下下的顶着她的pp,真希望,这车没有尽头。
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我和淑芬在大街,溜跶,闲看,很快,衣服就买好了。
这回上车,我找了个好的位置,(还是没座)一只手扶干,一个手放在兜里,开车以后,我手慢慢贴上了淑芬 的屁股。
看着淑芬没什么感觉,我的手开始慢慢的移动,淑芬的屁股非常丰满,而且非常柔软,我的手按这她肥肥的屁股,鼻子向她耳朵吹气。她的脸慢慢开始红了,回头看我,我我眼睛顶着她的眼睛看,手用力一按,只听她轻轻的」哦「了一下,那凌厉的眼神,几乎把我的胆都吓破了。
几十秒以后,我发现她没有喊,还是盯着我看
(但是我想,反正她已经发现了,以后也没机会了,现在能多卡点油,是点,想到这,我把扶干的手也拿下来了,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狠狠的掐像她的屁股,一点顾忌都没有)
很快她发现,盯着我看也不能让我停止我的疯狂举动,而且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她转过头去,看她如此,我越发大胆,搂腰的手,开始向她的乳房移动,她发现了我的意图,也把扶干的手,拿下,死死按住我的手,在如此情况下,很快的我们到站了 ,淑芬一马当先的下了车,而我,底着头跟着她走
淑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跟着跟着,我们就来到了她家门口,我们住的这楼,楼下有数字的防盗门,在开楼下的防盗门的时候,我淑芬都没有想到车上的事情怎么解决,也没有注意到,我是否应该跟着她,我当时是心乱的很,怕她和他丈夫说,还怕她和我家里说,越想越害怕
等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她家是3楼,她好像回过神来,厉声对我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快回家,要不告诉你妈,我听到这,心结突然解开了,回想到刚才公车上的种种,原来她也害怕,她也害怕别人知道,淑芬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也怕传出去名声不好。
想到这里,我突然耍起流氓来了,猛的抱住淑芬,嘴向雨点一样往她脸上落,她用力的推我,但是一个30多岁的妇女怎么推的动我这年轻力壮,而且还是色胆包天的小伙。
淑芬:别这样,快送手,让别人看见我还怎么活。
我:阿姨,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对像和你一比简直什么都不是,阿姨我不管了,就算死,我也要你。
一边说,一用手去摸刚才我在公车没有碰到的乳房,和小穴(说实话,那时候她乳房什么感觉我都没有摸出来,只知道用力摸,用手扣她的裤档,另外说一点,我不知道你们说的真实,是什么样的,不过我当时是手腿都斗,一点不扒瞎)。
淑芬:你先别这样,咱们先进屋谈。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也一阵后怕,要是刚才,有人进来,或有人下来,我和淑芬就真完了
淑芬把门打开,我紧跟着进去,把门带上,(她家的门我不知道什么锁死,估计知道也忘了)
进门之后,淑芬并没有立即拖鞋,而是,把两只手放在我的胸前,对我说。
淑芬:伟,别这样,你先冷静下,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赶快回家,把这事忘了,不然我告诉你妈(汗!偶家妈妈当家)
我:不,刚才我已经说了,就算死我也要你
淑芬:你这不是逼我寻死吗,不行说什么也不行
我:阿姨,我也不是真的要和你作爱,我只是想亲你,抚摩你,真的我不做别的(真的才有鬼)
这时候淑芬显然也在做思想斗争,我没有给她太多是时间考虑,我的手又爬上了那高耸的双峰,(是高,带乳罩,和你门说句实话,摸乳罩我是没什么感觉,明显比不带乳罩的手感差很多)
淑芬:等等,你先把鞋脱了,咱们进屋在说。
平常都是在门口拖鞋,这回她直接走到,大屋的门口把鞋脱在门口,我也快步跟了上去,学她一样,把鞋直接一脱进屋了,这时候淑芬坐在床上,她对我说
淑芬:你真的不干别的。
我:真的 ,我爱死你了,我发誓(对灯发誓)。
淑芬不说话了,我走过去,慢慢把她放到在床上,手扶着她的头,向她的嘴吻去,她的唇很柔软,(什么吻是甜的就是扯淡,至少我遇到过,你觉得甜,是女人身上,和脸上的味道)气味,也很好闻,但是她的牙关紧闭并不让我继续深入
我放弃继续深入的想法,开始亲她的脸,漫漫滑向她的脖子,她的皮肤,不算白,但是很光滑,我一边用舌头添她的脖子,一边用手,解她的衣服,很快大衣被我打开(一拉拉锁),我把她的绒衣向上翻,把线衣从裤子里拽出来,漏出那光滑而有弹性的小肚子,我的手随着她的皮肤向上摸,把她的乳罩往上挪了挪,总算见到,我,摸了好久都没有摸到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具体我现在还弄不清,abcd杯),乳头是宗色的,乳头中等大小,乳晕,的颜色比乳头稍淡,她的乳房暴露在空中,皮肤上起了细细的小点,我用舌头,围着乳头添她的乳房,不一会两个乳头都硬了。
我的手向下移动,挪向她的腰带,她的手按住我的手,说那里不行。
我起身,和她面对面,亲了一下她的嘴,说:我只是摸摸。之后,又去添她的乳房,手开始解她的腰带,我迅速的把,她的外裤和绒裤一起拖下来,之后把她拉起来,把绒衣和大衣也脱掉,脱掉之后我压着她说:让我亲亲你的嘴。我轻轻的吻向她的嘴,牙关还是紧闭,我抬头和她说,满足了我的要求(偶的要求很多滴),我马上就走,再次亲向她的嘴,用舌头轻添她的牙龈,淑芬的嘴慢慢张开了,我舌头伸进去,添她的舌尖,用我的舌尖添她的上牙躺,同时我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只留了线衣,线裤,内裤(题外话,打字真的很累)
我抬头对她说:真的,从我回来,我就被你吸引了,你不知道你对我的诱惑有多么的大,你那丰满身材,诱人的曲线,柔和的声音,无一不对我有着,致命的打击,你是上天赏赐给我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说完,我用心的吻着她的嘴,手滑向她的,小穴
柔柔的,软软的,还有些微微的湿润,我的手在上面来回的抚摩,体会她那茂密的体毛,和小穴糯糯的触感
我把她的乳罩解下,另一只手,去抚摩那,软而肥大的乳房,时而掐一下,时而轻轻的挠
我贴在她的耳边说:走陪我去洗洗手。
我一把把她拽起来,拥着她去厨房,我和她把手和脸的灰尘洗净,抱着她说,你还记的,我抱你的时候,喊你妈吗?
她的脸更红些,我和淑芬慢慢的走回床边,一边走一边抚摩她肥硕的屁股,到床边我把她轻轻的放到在床上上
开始慢慢的,体味另人敢到刺激,不同寻常,我朋友母亲的肉体,
还是慢慢的轻吻,从额头,到眼睛,到耳朵,到那迷人的嘴,我掀起她的衣服,去品位那滋养我朋友长大的乳房,舌尖向下,添到了那平坦的小肚子。
我太头问淑芬,我能看一下,你的下面吗?
淑芬轻微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点头给了我无限的勇气,我把她的内裤同,线裤,退到小腿上,把她的小腿举起,我看到了!!!
我看到我朋友母亲最神秘的地方,那像是一朵,棕色的花朵,流淌着诱人的蜜汁
我用手碰了碰,两片大阴唇,淑芬像过电一样的颤抖了一下,沾了些,淫水,闻了闻,稍微都点骚气,我把淑芬的内裤和线裤全部脱掉,把淑芬的腿劈开,用手慢慢的揉撮,那迷人的宗色的花朵,每一次轻轻颤动,都会引起,一小声呻吟,这是世界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并不满足与轻轻的抚摩,我把中指树起,插如,那帽着淫水的洞里
啊!!!!淑芬大声呻吟到,我不紧不慢的动着中指,看着随着我中指变化,而变化的淑芬的面孔,产生一种世间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的感觉。
随着我中指的加速,淑芬的叫喊声越加的响亮,终于伴随着一阵抽搐,一声叫喊,淑芬高潮到了。
我看着她那面带桃红的脸上,得意的笑了, 淑芬的情慾已经被我挑起来了 我会让她 永远记住我 记住今天
淑芬现在 平躺在床上漏着乳房,劈着腿 ,两腿中间,像拔丝一样,一丝丝的淫水在忘下掉。
我拿起,淑芬脱下来的内裤,把她的下体擦了擦,
慢慢的把淑芬的线衣也脱掉,
轻轻的吻向淑芬,出呼我的意料,这次淑芬相当配合,舌尖和我缠绕在一起,并且吞嚥我的唾液,我也热烈的反映着她,唇分
我问淑芬:美吗?
淑芬点点头
我说 让我在仔细的看看上天给我的恩物,我把她的腿举起,她也很配合我,我用手按住淑芬的俩腿内测
伸出我的舌尖舔到,那已经起立的 阴蒂
啊!!!的一声 她的两腿猛的向里夹,很快他意识的我用什么碰到她的宝贝,忸怩的说的,不要啊,那里髒
别舔,我并没有听她的号令,一下连着一下,一下快着一下,很快,淑芬的啊, 啊声,变成没有意思的呻吟,
声音越来越响,随着我舌头的深入,淑芬的反映也越来越大,很快,她的又一次高潮到来了。
我轻轻拥着她,问刺激吗?淑芬红着脸看着我,点点头说刺激,我拿起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听他一声惊呼
这么大!(我的jj最长的时候17.5cm宽3.5cm,各位给点意见,能算上中等吧)
我对淑芬说:宝贝,求求你了,让我进去吧,我真的好像要你。
淑芬看着我说:你别射里面好吗?
我说:好的
我迅速的把我的衣服脱掉,提枪上马,我忍的时间太长了 ,在快速冲刺了几分以后,把住淑芬的腰,说到,
我忍不住了,啊! 一群小青蛙就冲向了她的体内。
事后我门,把衣服穿上,我答应给她买,避孕药。
收拾一下,我就离开了。
回到家后,心中激动不已,同时也为自己的草草收场,而苦恼,并且还想着明天改怎么样面对,淑芬
带着这些些种种的心情,我在床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在我和淑芬抵死缠绵,扬名的爸爸回来了,并且发现了我们的叛逆之事,把我狠狠的打了一顿通知了我的家长,我的父母在外面没脸见人,父亲自杀了,梦到这里,我突然醒了,浑身冷汗。开始想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经过一夜的思索,我决定维持现在的关係,并且行动更加隐蔽,心思更加缜密。
隔天早上,我去药店点去买慧婷(72小时紧急避孕药)店里的女员工,给我好一顿白眼,心里这个憋气啊
回到家睡个回笼觉,去梦里和我的淑芬相会。
下午,我压抑这我激动的心情向淑芬家走去。
丁冬!屋子里传来淑芬佣懒的声音。
我:我,伟
听到我的声音,许久没有回话。
我:快点开门吧,我给你买药了,我站你家门口和你唠嗑让别人听见不好。
听到我这么说,门很快打开了。
我进去之后,发现淑芬和昨天有些不同,眼睛有些红,不知道是休息不好还是哭过。还是穿的线衣裤,不过平常盘起的头髮,今天鬆开了,柔顺挺直的头髮,一直到她的背后,身上有一股浴后的清香,(我对这种味道特别敏感,闻到之后很容易兴奋)
我:你今天更美了,洗澡了?
淑芬:把药给我你走吧
我:咱们近屋说,我一边说着,一边把鞋脱掉,拉着淑芬的手,走向大屋
在我碰到她手的时候,她的身体有些僵直,但还是随我走进来
我:阿姨,我门谈谈吧。
淑芬默默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让它过去吧。
淑芬:恩,我希望以后你不要来找我
我:这样不对,我门还按平常的交往来,突然不来往会让别人怀疑的
淑芬又是默默的看着我
我:阿姨,昨天晚上我想了很多,到现在还没吃饭,有点饿。
淑芬:你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我:有剩的没?热下就行
很快,淑芬就把饭菜弄好,陪我坐下看着我吃,我一边吃,一边说这件事是我冲动了,我不应该说那些明感的话题,我不应该对你那么无理,在、如此云云。饭毕,淑芬收拾碗筷,我帮她的忙
我们来到了厨房,淑芬在洗碗,我在她身后,我发现她有些抽搐,估计是哭了
我从背后抱住了淑芬,对她说,不要伤心了,看见你难过我会心痛的,就这样,我抱着她,她洗碗,她微微的运动摩擦的我小dd,发间的香味刺激我的,鼻子,身体的接触,让我的小dd硬起来了
淑芬的身体也感觉到了 回头对我说 放开我好吗?
我茫然的 鬆开手 回想起,在家里做的 种种决定,我不是要维持这种关係吗?我怎么放弃了
因为她凄苦的哭泣,微红的眼睛?不 我要在接在励
淑芬到大屋,把衣服穿上 对我说,她要出去一趟
靠 这不是撵我那吗,我来了你就要出去
我:阿姨有什么事吗?
淑芬:没什么,去单位看看
平常怎么没看你去单位,要避开我啊
我:哦
我走到大屋,看着正在穿绒衣的淑芬,一把把她拉到我的怀里 淑芬抬头看着我 说 不要 你都已经说过了 说话要算数 我并有理会她的不满重重的将我的嘴,印到她的唇上,同时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不带乳罩,阁着单薄的衣服摸乳房的手感太棒了),很快我的舌头就伸进她嘴了,我轻轻死咬她的唇,舔她的牙龈,上牙趟,和她灵活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我把她的衣服 脱掉 把她压到床上,同时我也把我的衣服全都脱掉
把她的腿劈开,用我的手找到她的淫穴,把我的长枪送了进去,
好爽,干干的,紧紧的。在我送进去的同时,淑芬喊到:不,,哦,
我开始移动 ,体会那骚穴,和我鸡吧接触,带来的挤压感,双手把玩她的大奶子,今天不像昨天那样轻弱的抚摩,今天是重重的揉搓,看着那变了型的的乳房,耳边传来淑芬求饶的话语,突然有个想法(是不是强姦就是这种感觉)有了这种想法后,我的动作越法的粗暴
直到淑芬喊了一句话才让我清醒,:你轻点,别弄青了,让扬名他爸看到。
嘿嘿,我上面清点,那下面就重点
我把她双腿上举,下下到位的插她
伴随我每下的抽插,淑芬就发出一声呻吟,从开始我,嗯,嗯,到,哦,哦,一直到后来的啊,啊
声音越来越大,而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
我一边干她一边问:你不是,不要和我发生关係吗,干吗叫的这么淫蕩,叫的这么下贱,你真是个婊子,不干你你不说实话,草,你就是欠草
淑芬:不,,是,,哦, ,,我不是,,啊,啊,啊
我:你连说话都带着下贱的呻吟,还说你不是贱比
淑芬:不,,要,,啊
我:要不要我上你,骑你,草你?说话
淑芬:不,,,,要啊
我:哈哈 贱比, 哈哈
淑芬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被我用嘴堵上了
刚才实在是爽,我不能像昨天是的,弄没几下就射了,
我把鸡吧拔出来,听见淑芬恩的一声,表情有些不甘
我看着她说:怎么样,还想要吗?
淑芬没有说话,看她没说话,我把她翻过去面向下躺在床上,觉的不太好用力,我把她拽到床边,让她双腿跪到地上,上面爬在床上
我从后面干她的骚比,在我进去的时候,淑芬,哦了一声,我感觉不爽,用手猛拍了淑芬的屁股蛋子
啊!!!淑芬喊道
我:怎么样爽吧,贱比
淑芬:轻点,别留下痕迹
听了她这么说,我很兴奋,一只手把住淑芬的腰另一只手去寻找淑芬的肥奶子
真爽,感觉棒极了
就这样,弄了她一会,感觉每次插入,的摩擦外,还能体会,撞击她屁股的快感(个人喜欢女人的屁股,前提柔软,有弹性)
这么弄了十几分后,我又把她翻过来,面向天,举起淑芬的一只腿,狠狠的草去,
可能,淑芬没有这么玩过,显的极度兴奋,声音也已经分不清个数。
这么弄了几分后,淑芬的高潮就来了,淑芬的手抓住床单,恩恩,哦哦的叫
感觉她的阴道,一下快似一下的夹我的鸡吧,听着那萎靡的叫喊,快感迅速增强。
不行 我还没玩够那,
我又把鸡吧抽出来,开始抚慰,淑芬,亲她,一只手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没有放过她的贱穴
我对淑芬说:我躺床上,你上我下,
显然这一刻我就是她的主宰,我就是她的神,我能给她带来无上的快感
我躺在床上,看着淑芬半蹲在我的鸡吧上上下移动,看这她的奶子上下分飞,那真是一个波涛汹涌
此中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
看着淑芬忘情的移动,怎么能想到,她是我朋友的母亲,平时文静,典雅的女人会这么放蕩
想到这里 我把淑芬扑到 双手 按住淑芬的手,狠狠的吻向她的嘴
下身也用力的抽插,淑芬也是动情之极,双腿缠上我的腰
随着我每次的进攻,她的身体都一阵颤抖,我和她的舌头纠缠,连口水流到床上都不知
随着我越来越快的冲击,我的快感也是越来越猛烈,我的手似乎没有地方放了
没有一个地方能发洩的我情绪,我紧紧的抱者淑芬,淑芬也紧紧的搂着我,终于我在也忍不住了
浓浓的精液,从我的宝贝鸡吧里射出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每射一下,淑芬的身体就剧烈的战抖,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当我最后一股射完之后
淑芬的撕喊声简直有些振耳
我足足射了四下才射完,爽,太爽了。
射精后的无力,我爬在淑芬的身上久久不能移动
许久,我发现淑芬在吹我的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