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高树三姐妹 第八章 美丽的姐妹性奴

时间:2018-09-18 (1)
  五天后,优香又来到留下鲜明破瓜记忆的美香的公寓。放学后直接来,所以还是穿着学生制服。她仍然那么清纯美丽,但是眼下微微有暗影,脸色也不好。看起来身体沉重,平时活泼的气质已经不见。
  很清楚的看出失去处女的冲击。在此以前,连拥抱抚摸都没有过的清纯少女,成为淫魔的饵食,受到几乎令人疯狂的污辱和痛苦,还射入几次男人的精液,难怪变成这样子。
  「啊……优香……很难过吧……对不起,那时我一点都没有办法……」
  美香抱紧优香开始呜咽。
  「我无论如何都想救出丽香,所以……我只能那样做……」哭着向优香解释。
  「……」
  优香紧闭着嘴没有说话,也许是对那天和流氓淫蕩至极的性交的美香,发出无言的反抗。
  当然美香也察觉了。在妹妹面前竟然表现出那样的丑态,做出无法挽回的事,痛切的感觉使她几乎无地自容。
  可是,这样拥抱优香时,当时那种姐妹同时受到姦淫,还舔着优香阴户里流出来的血时的兴奋,再度鲜明的出现在脑海里。
  (她弄到第二次时,也流出兴奋的淫液了……在稀薄的血液里,微微有蜜液的味道。)
  接受淫魔的毒液,美香已经完全麻痺的脑海里还想着这种事。
  很久以后,优香才开始说话︰
  「丽香姐姐不见了……从三天前就失蹤了。」
  「什么?」
  「是被流氓带走了对不对?姐姐不知道吗?」优香很担心的皱起眉头。
  美香知道,丽香已经被拉到光头吴的地方,作妓女在一天里接好几名客人。
  「那些人没有遵守诺言,他们保证不伤害丽香姐的……我们为什么接受那样的痛苦……呜……」
  想到忍耐比死还痛苦的舔流氓的肉棒,最后还被凌辱,全都是白费时,忍不住流下怨恨的热泪。
  「不是那样的,丽香一定是自己愿意走的。」
  「为什么?」
  「这个……很难向你解释……」
  美香看着妹妹可爱的脸,经过强烈悲伤的优香,好像比过去更像大人。
  (是变成女人的关係……)
  浓浓的眉,显出哀怨的大眼睛,连做姐姐的美香看在眼里,都感到妖媚得惊人。就这样成长之后,不知会变得多么艳丽。美香不由得感到畏惧。
  「姐姐,告诉我吧,不论我听到什么我都不会惊慌。」
  「好吧。丽香是忘不了那些流氓。」
  「我不相信!姐姐怎么会对那种人……」
  「当然心里是明白的,知道和那些人来往会毁灭自己。可是没有用,身体会主动追求。」
  「这……」
  「那些男人不是普通的流氓,是让女人疯狂的专家。」
  抚摸露出困惑表情的妹妹的黑髮,美香继续说下去。
  「女人真是很悲哀的生物,优香,也许你还不了解,连续尝到强烈的刺激时,就会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
  「那么……丽香姐姐会变成什么样呢?」
  「只有再一次请求那些男人了……请求他们把丽香还给我们,看样子又得讨好他们。」
  「不!我绝对不要!」
  脑海里出现被凌辱的情景,优香忍不住大叫。儘管为救丽香,可是再也不想看到那些可怕的男人。
  「协田先生对你非常满意,他说你可爱又清纯,真想娶你作太太。所以,你在床上撒娇请求,他一定会答应。」
  「姐姐……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优香脸色灰白的凝视着姐姐,这时才发觉,不只是丽香,连大姐美香也不正常了。
  「你那样讨厌协田先生吗?嘻嘻。女人会对第一个使自己变成女人的男人尽情尽意的。」
  「美香姐!你要清醒!难道疯了吗?」
  「经过几次性交后,就会发现他的优点了。把制服脱下来吧。」
  优香愕然。因为美香开始解开她制服的钮扣。
  「姐姐!你要做什么?」
  又一种新的冲击涌向少女的心头。
  就在这时候,无声无息的,门被打开。从五天前失去处女的房里,竟然出现协田。
  (2)
  「优香,你终于来了。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怎么样?你那里不痛了吧?」
  「……」
  「来吧,我们痛快的玩吧。」
  「不!不要……」
  协田抓住双腿已经无力的优香,从后面抱紧,立刻抚摸隆起的胸部。
  「嘿嘿,也许是我的感觉而已,你更有女人味了。今天如果干两次的话,说不定能体验高潮的滋味。」
  「姐姐,救我……」摇动着长髮哭叫。
  可是,不知道美香在想什么,自己也开始脱洋装,高树家三姐妹特有的瓜子脸蛋上出现艳丽的红润。
  「放心吧,美香也一起。他会好好教你舔肉棒的技术和如何使男人欢喜的方法的。」
  「啊!」
  学生制服被抢走,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恐惧和强烈如高压电的冲击,优香全身像麻痺一样的无力反抗。
  「这样就能认命了吧。」
  身上只剩下内衣,又被铐住的美少女,这种模样使协田从心里涌出虐待狂的陶醉。
  「现在我要仔细检查你们卖淫姐妹的阴户。」
  协田这样宣布后,把优香拉到和上次一样铺好卧具的和房。优香身上只有胸罩和三角裤,双手铐在背后被强迫跪坐,接受协田和美香同时进行的爱抚。
  开始表现强烈厌恶感的少女,反覆被协田亲吻时,全身的力量很快消失。
  纯白的胸罩滑落,露出耀眼的雪白双乳。美香从他的背后用手捧起,温柔的抚摸。不只是乳房,美香的巧妙爱抚从后背到腰,然后到形状美丽的屁股上。
  这是衣服淫猥而颠倒的奇妙光景。亲姐姐和淫魔勾结,想使清纯少女的官能疯狂。优香雪白的脸颊出现兴奋的红润,细细的腰偶尔忍不住的扭动。
  「不愧是卖淫三姐妹,这么快就有性感了。」
  发觉少女的性感已经热化时,协田站起来,他的大腿根出现曾经吃过破瓜鲜血的凶器,发出异样的光泽挺立。
  「美香,你先给优香做一次示範。」
  「是……」美香红着脸点头。
  伸出舌头,在肉棒上缠绕,然后好像很香似的从根部到顶端来回舔。肉棒更膨胀,鳃边露出可怕的红色,动脉变粗。
  优香想起被那凶器插入时的恐惧感。
  「姐姐!不要那样!」
  「不……我最喜欢这样舔……这样含在嘴里我就会陶醉。」美香撩起散乱的黑髮,用淫蕩的表情告诉妹妹。
  「啊……姐姐……」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姐姐淫猥的动作,可是强烈的冲击几乎要从汗毛孔喷出。
  「怎么样?美香,好吃吗?」
  「好吃……」
  美香在巨大炮身上涂满唾液,一面发出恍惚的哼声,含在嘴里直达喉咙。
  「唔……」
  把吞下去的肉棒,左右摇摆着头吐出,然后在伞形的龟头下面用舌尖刺激。
  「嗯,很舒服。」
  协田很满意的低头看美香,然后抓住头髮一面摇动一面深深插入肉棒。这样一来,美香从鼻孔发出兴奋的哼声,用嘴做活塞运动给优香看。
  「优香,你要仔细看姐姐的技巧。」
  「不要……呜……呜……姐姐……不要做那种事……」
  优香忍不住闭上眼睛。可是。仍旧会听到嘴和肉棒摩擦发出的淫邪声音,优香忍不住摇动着发出光泽的黑髮哭泣。看到美香还高兴的把丑恶的东西含在嘴里,觉得像魔女一样。
  协田用眼神告诉美香,该换优香了。美香顺从的点头,把脸靠近不停呜咽的妹妹。两姐妹的嘴唇轻轻接触。
  「优香,让我吻吧。」
  「不要……姐姐……」
  优香像被电流击中一样颤抖,但被执着的要求时,还是无法拒绝。
  (3)
  协田想起第一次美香和丽香接吻时的情形,纯真的优香比当时的丽香更能顺从的接受姐姐的吻,使协田感到奇怪。
  「呜……」
  美香的舌头滑入狼狈不堪的优香嘴里,大概美香嘴里还有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使优香感到厌恶。美香一面这样吻,一面仔细揉搓幼稚的乳房。
  「优香,你也能这样做了吧?」
  「啊……」被姐姐这样爱抚时,优香也慢慢有了反应。
  「我们用嘴让协田先生高兴吧。」
  「嘿嘿。」
  看到少女的性感已经出现,协田把肉棒挺过去,沾上美香唾液的肉棒,好像更加兇恶,使优香发出绝望的尖叫声。
  「还不张开嘴!又不是第一次了!」
  玫瑰色的嘴唇被迫张开到快要裂开的程度,强烈的痛苦使优香的眼睛也红润。
  「很好的味道吧。上面有你姐姐的唾液。」
  「唔……」
  「嘿嘿!很好。不是能慢慢的进入很深了吗?」
  看到美少女的表情露出苦闷的样子,协田感到无比高兴,就这样让姐妹用嘴舔过以后,把优香身上的东西脱光,赤裸的放在卧具上。
  「优香,原谅姐姐……」美香一面道歉,一面在雪白的脖子上亲吻,双手抚摸乳房。
  「啊……姐姐……不能啊……」
  协田抱住修长的双腿,向左右分开。在大腿根有一朵妖媚的花,和处女时一样清纯,可是已经被蜜液所濡湿。
  协田淫邪的笑一下,粗大的手指插入溢出蜜液的肉洞里。
  「啊……」
  「优香,你真可爱。」
  美香把妹妹的长髮轻轻撩起,在脸上不停亲吻。优香清纯的脸上出现汗珠,虽然想尽力抑止自己产生快感,可是受到两个人充满技巧性的攻击,少女的官能还是火热的融化。
  「现在可以了。」
  变成女人只有几天的肉花,已经张开来轻轻颤动。协田下体向下沉。
  「啊……喔……」花瓣被龟头分开时,优香的裸体紧张的挺直。
  「要进去了。」
  「痛……痛啊……」
  协田的肉棒终于刺入,激痛贯穿中心部,优香的长髮不停的摇摆。
  「优香,要放鬆身体的力量。」
  「啊……姐姐……救命!」
  被男人毫不留情的姦淫,优香拚命的向姐姐求救。
  「啊……可怜的优香……」
  美香继续温柔的抚摸优香的乳房,同时在香唇上亲吻,好像她这样做能减轻妹妹的痛苦。
  「嘿嘿,和上次的反应完全不一样,能紧紧的缠绕了。不愧是高树家的淫蕩姐妹。」
  「啊……呜……」在优香的哭声里掺杂着甜美屈服的韵味。
  「优香,这样在阴户里摩擦会很舒服吧。」
  「不要……不要……」
  优香发出性感的呜咽声,能听出为难忍的快感感到错乱的味道。
  (看这种样子,好像很快能派上用场了。)
  协田把自己的肉棒深深插入优香温湿的肉洞里,发出满足的哼声。今天才第二次性交,成熟的程度超过想像。
  这样看协田和妹妹的交媾时,美香好像无法克制淫蕩的兴奋,把脸靠过去看男女结合的部位。
  「啊……这样深深的结合了……」
  这时,少女的大腿被高高的举起,能清楚的看到被凌辱的地方,尤其肉棒在花瓣中进出的样子,美香不由得发出兴奋的声音。
  「啊……优香……协田先生……」
  好像忍不住的伸出舌头,在协田的屁股眼上,或是沾上蜜汁的肉棒上舔。又从鼻孔发出哼声,同时舔优香撑满了的花瓣,舌尖也从会阴到菊花门舔过去。
  「啊……不要……」
  「噢……优香……」
  两人的结合部受到美香的热吻,兴奋的程度越来越强烈。
  「饶了我吧……」优香的声音里只剩下为性感所折磨的感觉。
  喷出蜜液,肉洞里强烈的收缩。
  「嗯,好极了!」
  协田的动作也开始变猛烈。美香的舌头疯狂的游动,好像要把少女溢出的蜜汁完全吸入嘴里。
  (4)
  黄昏时刻,在闹区的丸菱物产公司前,有一个长相异常的人站在那里。将近两公尺的巨大身躯和光秃秃的和尚头。兇恶的面貌,脸上斜着有十公分长的刀疤,散发出别人不敢接近的兇恶感。
  光头吴正等着高树丽香出来。
  (现在丸菱物产的公司里大概已经骚动起来了吧,嘿嘿。)
  他是要丽香去提出辞呈,为了正式让她开始接客。虽然她原来是相当出名的,但最近时常无故不上班或早退,一定表面上慰留一下就接受她的辞呈。
  只是提出辞呈没意思,特别在她的服装上下功夫。薄质透明的白衬衫下没有胸罩,加上黑皮的超级迷你裙,太妹穿的花纹长袜。以保守出名的丸菱物产,经她这样一出现,一定会引起一阵大骚动。
  (没想到我还能想到这样的好主意。)
  比任何人自尊心都强烈的丽香,做出暴露狂的打扮,受同事们的注视,一定是难以忍受的痛苦。
  (我最近头脑特别灵光,嘿嘿。)
  光头吴自己很得意。可能是受到协田薰陶的关係。他回想最近三天来的行动,他充分享受和丽香在野外的变态调教行为。有时像今天一样,几乎裸体的带她到街上走,进入电影院后,让她对邻座的陌生男人吹喇叭,还在公园里让她和送报的年轻男人性交。
  为了使她忘记美好的过去,从他以前的许多男朋友之中,每天找来一个,让对方看到变成性奴隶的她。
  叫她拿出自己一面排便、一面舔肉棒,还有脖子戴上狗环,趴在地上舔男人的脚的照片,说出要她说的台词。
  「我来介绍,这位先生就是我的主人,过去我活的相当任性,可是作吴先生的情妇以后,肉体受到调教,我终于觉醒。只要是吴先生的命令,我愿意作妓女,就是狗屎也愿意吃。感到惊奇吗?也许你难以相信,但是是真的。你看,现在按照主人的命令,打扮成这样淫蕩的模样。」
  这时叫丽香在不引起别人注目的情形下,撩起裙子,分开大腿。在赤裸的下体上有时是用绳子捆绑,有时是穿皮製的丁字裤。而今天準备是拉开领口,让对方看不穿胸罩的赤裸乳头上挂的环。
  在丽香说完后,由光头吴用恐吓的口吻下结论。
  「这个女人今后要辞去工作去卖淫,一般的卖淫赚不了大钱,她专门做特别变态的服务。你要想和丽香玩,以后就要付钱了。嘿嘿,如果想的话,现在你也可以干一次,虽然价钱贵了点,但是绝对值得。和以前不同,会很体贴的伺候。从你的耳朵到后背,屁股的洞到脚尖,全身给你舔的沾满口水。」
  大部份的男人还没听到这里就脸色苍白,落荒而逃了。只要拿出钱来,光头吴是真的愿意让他们先试试丽香的,但是似乎怕有后遗症,没人愿意尝试。
  受到这样变态的羞辱,可是一检查,丽香还是为被虐待的喜悦感兴奋,从肉缝里溢出蜜汁。
  光头吴也已经计划好以后的行为,去找丽香在公司时完全看不起的两个外务员,让他们姦淫丽香。
  (特意找这样的人也很费力。)光头吴这样在心里嘀咕。
  要已经变成性奴的丽香只是卖春还不够刺激,让认识的男人折磨性的姦淫,才能享受到淫魔教的变态趣味。
  利用徵信社找出以前和丽香有过节的业务员,但告诉他们,要丽香和他们性交时,根本就不相信,还说那个丸菱物产第一美女绝对不可能卖淫。直到让他们看丽香和吴的变态性交场面的录影带,才终于相信。
  「原来如此,怪不得最近在公司里看不到她。多少钱都愿意出,一定要让我干她,我对那个女人恨入骨了。」
  知道真相后,又拚命要求。
  两个业务员都是中年人,一定会用各种淫邪的手段折磨的让丽香哭泣。幻想那种场面,光头吴的肉棒膨胀到痛的程度。
  (受不了,等丽香回来先找个地方放射一炮才行。)
  这样想着从裤子上抚摸肉棒时,看到丽香从大门走出来。
  美丽的头髮在风中飘扬。大大的眼睛,性感的朱唇,果然不愧丸菱物产第一美女的称号。只是大胆暴露的装扮和办公大楼林立的高级商业区显得不太协调。
  在薄薄的衬衫下。没有带胸罩的丰满乳房,几乎能完全看清楚。从大理石的阶梯走下来时,微妙的摇动。紧紧裹住大腿的黑皮迷你裙在膝盖上二十五公分,白色花纹的长袜更富有挑拨性。
  在门口停住,表情严肃的警卫呆呆的张开嘴在丽香的背后上下打量。不只是警卫,在办公大楼进出的人都停下脚,露出惊歎或好色的眼光注目美女的胸部或是大腿。
  丽香完全看不出惊慌的样子,向吴的方向走去。抬起头挺起后背,毫不隐藏摇摆的乳房。虽然身体已经污秽,但究竟是高树家的小姐,绝没有丧失羞耻心。战战兢兢的样子反而会引起注意,有人向她搭讪会更麻烦,这是她从以前调教得来的经验。
  「拿给他们了?」
  「嗯……」
  当丽香走过来,吴就立刻搂抱她的肩,而丽香也完全像浑身无力的样子,依偎在吴的怀里。
  「你的上司说什么?」
  「他很紧张,因为我是这样的打扮,来往的客户也不停的看我。他说,多给我遣散费,不要再到公司去。」
  「嘿嘿,原来第一美女也这样受到厌恶了。」丽香的长睫毛很悲哀的眨动。
  「今后偶尔去露个面,弄点零用钱花吧。」
  「不好吧……」
  「你走进去后就脱下外衣,身上只剩下一件高开叉的色情三角裤,迈开大步走。只是幻想那种场面就会兴奋了吧?」
  「求求你……千万不要那样……不要再在公司同事的面前折磨我了……」
  「嘿嘿,你还说这种话。是谁在公司前面拉出臭大便的?」
  「呜……太过分了……」
  大概实在无法忍受,丽香一面走一面发出轻微的哭泣声。光头吴用好色的眼光看着这种样子的丽香。
  「嘿嘿,这种样子真妙。你抽搐一下,大乳房就颤抖一下,屁股的触感也好极了。」
  一面说,一面在迷你裙上拍打,异常的光景使所有的路人都感到惊讶。
  「我的老二一直很兴奋,丽香,要找个地方吹喇叭才行。」
  「……」
  丽香感到震惊。虽然经过变态调教,但在公园厕所或是电影院里,把男人的阴茎含在嘴里,喝下精液的羞耻感,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
  「现在要开始忙了。喝过我的牛奶后,立刻和你以前的男朋友会面。然后,嘿嘿!有两个变态客人会让你浪哭浪叫。形成这样紧凑,简直像红星一样。」
  卖淫的对象是以前认识的两个营业员,这件事现在还不要告诉丽香。也不管有人看到,一面走,吴一面用粗大手指抚摸丽香的乳房。先在乳房上揉搓,然后用力捏乳头。
  「哎呀……」从丽香的嘴里发出细微的哼声。
  迷你裙无法掩饰的性感大腿,好像很难受的靠在一起摩擦。用暴露狂姿态走在街上,肉体又受到抚摸,下体的慾火忍不住燃烧。
  「啊……受不了了……快带我去……哪里都好……我要舔你的大阳具……」
  丽香现在能下意识的说出这种甜美的要求。心里想,再充满臭味的公共厕所,一面把男人的阴茎含在嘴里,一面尽情手淫,就是磨破阴核也好。
  (5)
  在池袋区的一家高级幽会旅馆,房间里有协田夫妻和完全变了模样的籐森洋一。籐森赤裸着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甚至可以说,完全是狗了。脖子上有狗环,还用铁炼拴住。
  「很好。今天会特别疼爱你的。乖狗!」美奈子在籐森头上摸一下。
  不知道在想什么,籐森眨动沾满眼屎的眼睛,虚空的看着两个人。
  另外还有一个,和这淫邪的气氛不相配的,打扮整齐的男人正準备离去。
  「协田先生,我要告辞了。」
  「辛苦了,以后还要拜託你。」
  这个男人是协田常来往的高利贷,刚刚让像废人般的籐森盖章贷款五千万元。
  抵押品是籐森的公寓,时价不低于九千万元。
  高利贷的人走后,美奈子在脸盆里撒尿。
  「狗啊,这是给你的奖品。」
  「唔……」因为药物的副作用,籐森已经产生语言障碍。
  「你怎么啦?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尿泡饭吗?快吃!」
  脸盆里除了尿还有饭。籐森做出拒绝的动作,然后难得的用失去光泽的眼睛瞪着美奈子。
  「你敢用这种眼光看我!」用高跟鞋的后脚跟踩籐森的手掌。
  「呜……」籐森苍白的脸色变红。
  「你这只狗还有话要说吗?原来是想吃大便了。」
  协田苦笑着阻止。他不喜欢看女王调教的游戏。虽然是自己的老婆,美奈子的残忍作风连他都感到不如。
  「籐森一定是想看那个。喂,对不对?」
  籐森含着眼泪点头,原来是答应他见到美香。不过,是隔着魔术玻璃让他看美香卖淫的样子而已。
  「盖章后,答应给你看的。」
  「真是可恶的狗!还忘不了美香吗?」
  这次美奈子用力踢籐森的肚子,籐森发出痛苦的哼声。
  协田压下墙上的开关,普通的镜子变成魔术玻璃,能看到隔壁房间的情景。籐森看到美香的身影,立刻发出兴奋的声音。
  有一个秃头的胖男人,压在被捆绑的美香身上猛烈抽插。
  「籐森,很想念美香吗?嘿嘿,她给我赚不少钱了。」
  「咯……」好像拚命想喊叫,也许是想呼唤爱妻的名字吧。
  「仔细看看,还记得那个男人吗?」
  「他不可能认识,大脑受到伤害,完全是癡呆的模样了。」
  「嘿嘿,他会忘记这个男人吗?」
  抱住美香赤裸肉体的男人,是籐森的上司,也是他的证婚人。
  「唔……咯……」籐森流着口水大叫。
  「想起来了吗?没错,就是你的证婚人海堂。这个老头早就暗恋美香,他一下就出手五百万要买一夜美香。」
  海堂挺着大肚皮有规则的进行活塞运动,同时在乳房和脖子上吸吮,弄湿美香雪白的肌肤。而且还一面抽插,一面在美香耳边说话,一定是用淫秽的言语羞辱美香。
  「哟!这只狗勃起了。」美奈子说。
  最近就是玩弄他的肛门,籐森也无法勃起的。
  「喔,原来还剩下精力。」
  「这只狗真可恨!」
  「看样子他是真爱美香。嘿嘿,看着那个秃头在干美香,心里很不舒服吧。」
  协田露出讽刺的笑容,低头看着籐森,从籐森的眼睛掉出眼泪。
  (可怜的家伙。)
  只因为掉入交换夫妻的甜美陷阱里,妻子和美丽的小姨子都被侵佔,最后还被弄成废人。
  「想跟美香性交吗?」
  「唔……」
  「臭狗!不可原谅!」美奈子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狠狠抓住籐森的睪丸。
  「让他射一次,今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勃起了。」
  「可是……」
  「今天特别一点,有五千万进入我们的口袋了。」
  美奈子这才勉强同意,拿来肛门用的假阳具,插进籐森的屁眼里。完全像种马的配种,机械化的揉搓籐森的肉棒,很快的增加勃起度。
  「哟,真了不起,好像恢复以前正常时的样子了。」
  「美奈子,想当初他也是被你用嘴弄得神魂颠倒的。」
  「呸,这小子的精液臭死了,」
  不知道籐森有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只是不眨眼的凝视镜子里的美香。没有多久,空虚的射出精液。
  作者:千草忠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