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九章

时间:2018-08-08 在朱委员惊吓小依的同时,沙左似乎也达到了最亢奋的状态,只见它下腰处「啪啪啪……」快速撞击着欣恬的屁股,结实的狗腿和臀部闪跳着肌肉线条,充满暴发力的狗公腰让现场男人看得自歎弗如。
  可怜的欣恬被这条大公狗从后面霸王硬上弓,沉重的身躯不但压得她喘不过气,两条前腿还紧紧锢住她的腰,就和同类交配的姿势一模一样!惊人的是,狗屌根部竟还隆起一团肉结,塞死在窄紧的阴道颈,让交媾的性器无法脱离,在这种情况下她想和这条大公狗分开,只有等它洩精软化一途了。
  「……咿……呀……咿……啊……」欣恬被捅得实在难以呼吸,不得不吐出库拉湿漉漉的大狗屌,改用手抓着上下套弄,一边发出几乎不成声的悲鸣。可恨的库拉竟然舔起她和沙佐交媾中的耻处,这无疑让欣恬沦入更疯狂的观能状态!
  「呀……不……不行……啊!……」在高潮将届的哀号中,沙佐的巨屌变得愈来愈烫,娇嫩的肉壁被磨擦得就要融化了!子宫也产生不正常的收缩。虽然此刻强姦她的是条狗,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但女性身体的直觉,可以感到这条雄物就要射精了,果其不然!几秒后一团沸腾的岩浆在子宫口爆发开。
  「呜……」她被滚烫浓精烫得浑身哆嗦,心脏差点就负荷不了,野兽毕竟是野兽,它们的精液不但又滚又浓,而且量出奇的多,一股一股的不停往狭小的子宫注入,雪白汗亮的胴体悲惨的抽搐着……
  沙佐逞完了兽慾,离开欣恬热黏黏全是汗汁的裸背,她两腿虽还维持着惨遭狗奸时的跪姿,身体却已无法动弹了,痛苦的闭着眼、伏在库拉腹肚上残喘,在两片雪白的股根间,那遭蹂躏的翻肿嫩缝含着一泡浊精,或许是狗的精液特别黏稠,满满的白汁夹在肉缝内竟流不下来。
  她纤手无力的鬆开库拉的狗屌,没了欣恬手嘴的安抚,库拉没多久就不耐烦得翻身爬起来,呜呜的叫着,不停舔着她颤抖喘伏的赤裸身子,欣恬完全没气力闪躲或反应,只能趴在地上接受狗舌的亲舔。
  一会儿,那女主持人开了笼门走进来,摸着库拉的头道:「好狗儿,你也想要是吧?」
  库拉像听懂她话似的呜咽了两声。
  「乖狗儿,我会让你快乐的!今晚这美丽的婊子是完全属于你和沙佐两兄弟的……嘿嘿……」那女人对狗说话的口吻就像和人一样,她口中「美丽的婊子」指的自然是瘫趴在她脚边的欣恬,一个活生生的美女竟成了两条狗发洩性慾的玩具!
  「把她弄出去,这次要在台下表演,让各位贵宾看得更过瘾!」女主持人一声令下,一名男助手立即跨入笼内抱起赤裸裸的欣恬,另还有几名助手已在台下摆好坚固的大桌子,桌面的四个角落都有一条连结在桌脚的粗绳。在他们熟练的动作下,没多久欣恬已拱着光滑美丽的背脊跪趴在桌上,双手手腕和两腿脚踝分别被那四条绳子牢捆拉紧,整个人活像个祭品。
  裘董走到她屁股前,手指插进热黏黏的肉缝里,「啾啾啾」的左戳右挖,众人只见一条浊精沿着光嫩的大腿内侧流下来。
  「没想到你喜欢和狗交配,刚才你的样子,真他妈淫蕩到了极点呢!嘿嘿嘿……」他绕到欣恬面前淫笑着说着,一边用沾着狗精的手指在她脸上抹揩。
  「我不会原谅你们的……」欣恬已经恢复了些许神智和气力,回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竟给一条畜牲给强上了,忍不住泪珠泊泊的滚下来,她心中万般羞愤,直感痛不欲生,恨不得杀了一手导演这没人性戏码的裘董。
  「不放过我,嘿嘿……被狗上过的女人我还要考虑要不要呢?」裘董无耻的说着,现场也响起了哄然的笑声。
  「你……你住嘴!……不要再说了……」女孩子家纤质的自尊彻底地被这些禽兽给毁坏了,泪水剎那间完全溃决。她从小到大都被称讚是美女,男人争相捧她、疼她,围绕她的目光是艳羡和倾慕,虽然她并没因此而自傲难近,但总是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没想到今晚在大庭广众下被一条狗给强姦了,就算有再美的身体和脸蛋又有什么用?裘董说得没错!谁会看得起遭到兽奸的女人?
  「好了!既然你已满足了沙佐,当然也不能忘记库拉!大家都等着看呢!」裘董淫笑着说道。
  「你还想……不!你们别想再来!你这个魔鬼!我不要!……」欣恬惊惶羞怒的挣扎喊叫,但手脚被绑在桌子四个角落,根本挣脱不了,还是只能弓着背跪伏在上面。
  女主持人牵着庞大的库拉绕到欣恬后面、解开狗炼、拍了拍它屁股道:「好狗儿!上去玩吧!」库拉一跃而上欣恬被绑的桌子。「不要!我求求你们……」欣恬凄惶的猛摇头,但矇眬泪眼看去的都是一张张流露兽慾的脸。
  「啊!」沉重而且滚烫的狗腹又搭上她的背,狗下体那条高温的硬棒在她屁股上左戳右顶想找入口,欣恬当然死也不肯让它得逞,拚命的把屁股往下沉藏起耻缝。
  「怎么办?她不肯配合呢!库拉真可怜。」裘董燃起雪茄向那女主持人道。
  「老闆,我自然有办法让她就範,嘿嘿……」那女人冷笑着,转头对站在旁边的助手道:「还不去拿工具!」助手应了一声离去,不久手里拿了一个小型的千斤顶过来。
  「有这个还怕你不乖乖的抬起屁股让狗干吗?嘿嘿……」她把千斤顶塞到欣恬的柳腹下,然后开始摇启油压桿,只见推垫逐步上升、顶到了柔软的肚子。
  「你们在做什么!……我不要……呜……」欣恬拚命抵炕那股力量,但脆弱的腹肚怎可能对抗得了千斤顶,即使她纤腰不断蠕动使力,屁股还是无法挽回的一吋吋往上抬。
  「没想到冰雪聪明的大美女,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吧?」裘董淫笑着对她道。
  「唔……」欣恬仍不死心想保护私处,噙着泪的大眼愤恨的瞪着裘董,但一切的努力终究是惘然,她的屁股已抬到库拉已经可以进入的高度,火烫的钝物抵在耻缝上磨蹭,猴急的想挤入。
  「呜……你们放开我……我不会原谅你们的……禽兽……」欣恬悲恨愈绝的叫着!「……唔……」只是声音愈来愈艰难,取代的是咬着玉唇痛苦闭起眼的表情、粉拳紧握,脚趾也弯屈起来,想必是粗大的狗屌正慢慢进入她体内。
  「在这里可以看得好清楚呢!」
  「真的!真的!插进去的样子都看得到!狗的家伙真他妈的大!」
  ……
  男人们纷纷围到欣恬屁股后面,从这里看去可以清楚看到湿黑的狗屌塞满红嫩小穴的景象,大得吓人的睪囊悬在狗屌下摇来晃去,不时碰到欣恬白皙粉嫩的耻阜!原本充满阴道和子宫的浓精遭挤压后都冒了出来,黏黏白白的氾流了整片股沟和大腿内侧。
  库拉插进去后,用两条粗壮的前腿抱住欣恬,锐利的爪子刚好抓住垂在胸下摇颤的两条椭长乳房,奶头歪扭的从狗爪间立出,接着它屁股开始一振、一振的挺动!
  「啊……不……不要啊……」欣恬感到塞满阴道的东西动了起来,屈辱和悲伤让她无地自容,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条名符其实的母狗。
  「快看看你的狗情人,它很卖力在让你快乐呢?」裘董扯起她凌乱的秀髮,要她转头看正在她身上逞欲的獒狗。
  「呜……我……不会原谅你们……嗯……不会……的……唔……哼哼哼……啊……啊……啊……」她的声音渐渐含糊,变成了辛苦的呻吟和哀叫,库拉的下身则是愈动愈快,雪白汗亮的臀肉被它撞得波波乱颤。
  或许刚才被沙佐强姦得太惨烈,欣恬到后来已经失去扭叫的力气,认命的趴在那里,身子随着狗腹的撞击而一振、一振的前后蠕动,嘴里发出呜呜哼哼的悲吟。库拉大屌根部又开始慢慢隆胀成肉结,这是狗儿高潮前的症兆,刚才和沙左交配时那种阴道暴满的可怕感觉又来了,欣恬知道再没多久滚沸的精液就会射进子宫。
  「救……救命啊……」她用尽存的一点力气哀喊出来,没想到她的哀求竟真的有效,库拉突然停下了抽插的动作,「呜……」的低吠一声!欣恬感觉背上的负担骤轻,热黏黏压得她喘不过气的狗腹已经离开她身体,正想鬆口气,却惊觉那条粗大的狗屌仍和自己阴道结合在一起,原来库拉并没真的离开,只是用了另一种交配方式!
  自己和那条畜牲竟然背对着、屁股接着屁股交媾,这和路上杂交的野狗几无两样!欣恬知道了自己的丑态后,还宁愿那条狗趴在她背上操她。
  「叫它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把它拉走!」天旋地转的羞辱感让她拚命的哀叫呼求,裘董却叫人把摄影机移近录下这一切。
  「住手!……不要拍!……别拍了……求求你们……呜……你是禽兽……呜……我恨你们……」欣恬无助的伏在桌上痛哭,她已经尽最大努力扭动屁股,想让狗屌脱离她的阴道,但狗屌根部的肉结实在太大了,卡在窄紧的肉洞内根本无法鬆脱,即使她雪白的肉体扭摆得花枝乱颤,和她屁股紧接的獒狗仍屹立不动,一直吐着舌头享受原始的快感……
  「嘿嘿……你和你的狗情夫感情可真好呢!连这么不堪入目的姿势你都肯配合它……」裘董还在一旁不断出言羞辱。
  「呜……你乱说……你是魔鬼……禽兽……放我走……呜……我不会原谅你的……」欣恬苍白髮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平日的聪明自信,只有惊慌、羞怒、无助、绝望交织出的凄美神情。
  这时突然有股热呼呼的黏汁喷到她屁股,「啊……什么……」她正要喊叫,又一沱腥烫的稠液直接喷到脸上,原来许多男人边看她和狗交配边打手枪,看到这种淫乱无比的人兽交合姿势,早忍不住陆续达到了高潮,于是纷纷把新鲜的浓精喷洒在她赤裸裸的身子上,其他男人也分起傚尤,欣恬凄惨的哀叫求饶,稠白的精液黏满她雪白诱人的胴体,还一沱沱的沿着椭长的乳房往下流,再从乳尖滴落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