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恋人咖啡室

时间:2018-06-13 小芳只是个普通的文员,月入才几仟圆,但因缘际会,去年竟去了两次日本旅行。
所以,当男友阿杰说趁新年假带我到日本旅行的时候,我很自然地说了个『又』字。
阿杰看到我的反应,带点不满说:「怎么一样啦,以前你去的两次我都没陪你去……」
说起来,我真的没和男友出游过,我指责阿杰:「你也知道吗?认识了你这么久,都没带人家去玩过!」
阿杰立刻卖乖:「所以今次便和你一起去玩嘛,当是渡蜜月啦……」说着整个身子侧过来,双手还不守规则地抚摸我的胸部。
我面红说:「谁跟你渡蜜月啦……」口虽如此,心却是甜甜的。
事实上小芳亦十分喜欢到日本玩,因为小妹有暴露倾向,日本这种较性开放的地方实在十分适合小芳去玩,加上人在海外,胆子亦会份外大点。
不过男友在身边,小芳又会不会放胆暴露呢?这可能是个考验啦……
我问阿杰:「去日本,你有钱吗?」
阿杰早有準备的说:「虽然我人工不太高,但和小芳渡蜜月的钱,还是有储起来的。」
最近日圆不高,去日本又的确是好时机吧……
结果我和阿杰便踏上了这个初次一同出门的旅程,阿杰知小芳贪睡,所以特地参加了自由行的旅行团,行程自行安排,旅行社只包机票和酒店。
我们两人一点日语都不会说,本来哥哥的日本女友明子小姐是最佳嚮导人选,但这段时间(旧历新年)日本又不是假期,没理由叫人特地告假陪我们去玩吧?
不过小芳也不是太担心,因为我本来就不喜欢看名胜古迹,去买衣服才是我的最爱哩……(当然暴露亦是小芳的心头好……)
但在偶然的情况下,我又把将会到日本玩的计划告诉了赤司先生。
赤司先生是我公司的日本客户,以前到日本公干时曾见过一次,还几乎把小芳上了,后来因为小芳负责他公司的产品,所以我们经常都有通电话。
赤司先生一听到小芳会到日本玩立刻表现得十分热情,还说一定会尽地主之宜,带我俩去玩,当然我觉得他这样好是因为小芳可爱啦……(笑)虽然曾一度犹疑会否被阿杰知道我们的关係,但想想最后我们也没发生过什么,也就不怕了。
(这一段是暴露自己AV初体验的情节,但对不起,小芳还没写)加上赤司先生挺帅的,对小芳又好,我也很想见见他。
小芳本身是个性子急的人,在飞机上安坐三个多小时已经是我的极限,所以我想我还是去不了欧美等地。因为根本受不了长途机。
到达日本后我俩乘火车到酒店checkin,洗过面后阿杰问我:「芳,想去那儿玩啦?」
都已经晚上六点多,还可以去那儿玩,只有四处逛逛吧。
这时我突然想起赤司先生的话:「到了日本立刻给我电话吧,我带你们去吃地道日本菜!」
但又不知怎样与阿杰说,始终一下机便去找别的男人,很容易误会我们有什么关係的啦……(虽然的确几乎有)
想了一会,结果还是忍不住,以试探式的口吻跟阿杰说:「我有一个日本客户,说要带我们去吃饭,去不去?」
阿杰问我:「是男是女?」
我想不到他会直问,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结果强说:「当然是女的啦,你以为我在日本有男朋友吗?」还一脸生气的样子。
阿杰顿时怕起来:「我只是随便问问,不是这个意思啦,你喜欢便去吧……」
还说:「今天你朋友请客,明天你哥哥女友请客,省回不少饭钱啦……」
哎……亏你会这样想。
得到阿杰的同意,我立刻致电赤司先生,他也十分高兴,约好八时到酒店接我们。在谈话时我背向男友,小声说:「我男友和我一起,你也带女朋友来吧……」赤司先生明白我的意思,笑说:「没问题……」
在酒店休息了一会,我俩便到大堂等他们。刚好八时赤司先生和女朋友便来到了,十分守时。最令小芳开心的是赤司先生嘱付她的女朋友先与小芳打招呼及握手,这样看来,小芳就真的好像与他的女朋友是认识的了,果然是个很细心的人。
说起来赤司先生人又英俊,又温柔,又有钱(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啦……),真是一个颇完美的男人。
阿杰看到这个情况一点都没怀疑,并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不但看过自己女友的裸体,还几乎成了小芳的情人赤司先生带我们去吃了一顿上好的剌身,结帐居然是五仟多港币,是小芳半个月的薪金啦……我真是极不好意思,不断说多谢,但赤司先生笑说没关係。之后还问我们想去哪里玩?
已经是十点了,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玩?不会是说那种地方吧?
阿杰一听,立刻表现得极有兴趣:「日本晚上有什么地方好玩呢?」我盯着他,以广东话跟他说:你不是想去那种地方吧?女朋友在身边,你都敢去花天酒地?
阿杰说:「当然不是,不过想去见识一下,去看一看艳舞也可以吧?」
赤司先生望着我,笑笑说:「一般的不好玩,我带你们去玩一些特别的吧。」
他知道小芳有暴露倾向,这句话明显是冲着小芳说的。
喂,你想怎样啦……
最后我们一行四人登上赤司先生的车子,向着他所说的特别游戏出发。
会是什么呢?沿途小芳的心不断扑扑跳,又怕却又期待。
坐了半个小时,赤司先生便把车子泊在路旁,看来是到了。他带我们登上一所大厦的四楼,这儿下面只有一个小牌,又是写日语的,我和阿杰完全不知是怎样一回事。
我小声问:「这儿是什么地方啦?」
赤司先生笑说:「等会便知道啰……小芳你一定喜欢的!」
哗……这种说法,阿杰一定知道我们的关係啦,我侧头望望男友,幸好他完全没注意到。
升降机的门打开,是一间类似咖啡室的店子,赤司先生和门口的侍应说了两句,我们便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再次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啦?」
赤司先生的女朋友笑笑说:「这儿是情侣咖啡室,是给情侣谈情的地方。」
谈情?那有什么好玩?
等了一会,侍应便出来带我们进去。
店内的布置真的很像一间咖啡室,灯光暗暗的,店内共有6排卓子,每行大概有8张沙发,不过最特别的是沙发不是一般咖啡室的背对背,而且是向外面的,坐在沙发上可以看到对面一排座位的客人。
不过最令我俩吃惊的不是布置,而是沙发上的情侣,他们都不是在喝咖啡,而是在谈情那当然不是一般的谈谈情话,而是在亲热。有接吻的,有口交的,甚至在做!
赤司先生伸向我耳,小声说:「一般情侣咖啡室是不能真做的,不过这儿较偏僻,所以可以。」还向我微微一笑。
小芳虽然是喜欢暴露,但今天是和阿杰一起啊,难道当众表演吗?
我俩真是呆了,只是跟随侍应的引路,后来到了其中一张沙发便坐下。最过份的是赤司先生两人竟正好坐在我们对面,分明是有心安排的。(大概是进来时跟侍应要求的吧)
甫一坐下,我们已经被四周的淫声浪语弄得面红耳热。我向阿杰说:「怎么办啦……」
阿杰虽然色色的,但显然也甚为尴尬:「先看看再说吧。」
赤司先生大概也知我们不好意思,于是身体力行,开始和女朋友接吻,还隔着衣服抚摸女友的胸部。他们完全旁若无人,仿如在家中亲热般,每个动作都非常自然。
吻了一会,赤司先生甚至把女友的衣服拉起,然后把她的胸罩拉高,一双丰满的乳房便跳了出来。
阿杰这时看到呆了,大概没想到刚才还一起吃饭的女孩子竟会露出波波给自己看。不过我也没怪他,因为连小芳都看得入神。
赤司先生的眼突然瞄向我们,还得意地笑了一笑。我的眼神和他甫一接触,立刻感到羞得不得了,急忙把视线投向别处,谁知看到的景像更吓人,一个女孩正替她的男朋友口交。小嘴不断吞吐粗粗的阳具,叫人怕羞却又不捨得不看。
唉……小芳一直以为自己喜欢暴露身体,是时代的先驱者,想不到日本连这种公然做爱的地方都有了,我真是太渺小啦。
在看得入神的时候,小芳突然觉得胸部痒痒的,原来是阿杰在抚摸我的乳房。
我惊慌说:「你在干什么啦?」
阿杰回答:「你看,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了,来到这儿什么都不做,不是很奇怪吗?等会人家以为我们是故意来偷窥的,不是更糟?」
被阿杰一说,我看看周围的人又的确在望着我们,好像在说:「你们怎么还不开始?」般。
看到这种情形,我也没反对阿杰的动作,其实小芳都是很想的啦。阿杰愈摸愈兴奋,索性把手伸进我的衣服内,把胸罩拉高,手指直接玩弄我的乳头。阿杰在我耳边说:「芳,你好硬哦……」
其实小芳老早都硬了啦。摸了几下,阿杰又小声说:「芳,要不要给人看看你的波波?」
小芳本来就喜欢给人看的,不过在男友身旁,还是羞羞的说不要。
阿杰也没理我,一手把我的衣服拉高,而我又不自觉地举高双手来配合他,哎……在不知不觉间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啦。
衣服和胸罩脱下,我的胸部便完全暴露出来,虽然小芳的暴露经验不少,但在男友面前这么名正言顺地袒露胸房,则还是第一次。阿杰脱下我的上衣后,双手便不断抚弄我的奶子,还在我耳边说:「芳,你看,大家都望着你了……」
刚脱衣服,大家当然是好奇地望望啦,有什么好奇怪?
我睁眼一看,发现赤司先生的女朋友已经跪在地上,他的裤子则脱了一半,她的女朋友在替他口交!
由于女孩子的头阻着,我看不到赤司先生的阳具,不过都觉得很兴奋了,而他的眼亦盯着我的乳房,眼神好像有一点点妒忌。
哎……在几乎成为情人的男人前被男友抚摸乳房的複杂心情,小芳终于感受到了。
阿杰亦留意到赤司先生的眼神,在我耳边说:「你朋友的男友好像很喜欢看你的波波嘛。」
我娇嗔一声:「怎么会,人家的女朋友身材比我好多啦……」
阿杰却说:「但形状不及你嘛。」
倒算你会逗人家啦。
在这儿的情侣虽然十分大胆,但都只是脱去衣服的一部份,把整件上衣脱下让上身光脱脱的,小芳是唯一一个。
顿了一顿,阿杰又对我说:「芳,看看那边,那个男人的弟弟好大哦……」
被阿杰一说,我的眼睛也反射地望向对面左方,看到一个男人正在从后上他的女伴,一出一入时露出来的阳具的确是十分粗大。
看到真人表演做爱,我的面红得要死,以怪责的语气说:「你好变态哎……要自己女朋友看其他男人的那儿……」阿杰轻鬆地说:「只是看看嘛,小芳芳喜欢,不要说看,就是和别人做我也不会生气!」
好哇……是你说的哎……
这明明是和暴露自己一式一样嘛,为什么又改新题目?故弄玄虚,原来是为了骗回应……(最近的回应好少哦……大家都不爱小芳芳了……)
我露出不悦表情,怪责阿杰怎么说这种话,阿杰亦知自己说错话,不敢再提,只是卖力地吻着我的颈项,双手继续抚摸我的胸部。哎……可以说是捏弄吧,因为他是相当大力的,把我的乳房都捏得有一点点变形,虽然我的乳房不是太大,但肉倒是不少的,所以手感方面我想不是太差吧。
捏弄了一会,阿杰用食指的第3节 托在乳头之下向上挑动,令我的乳头一跳一跳的,搞了几下,两颗小豆豆便比刚才更硬了。
平时他都不会这样用心搞我的乳房的,今天情况较特别,加上阿杰的卖力,小芳兴奋的情绪相当高涨。我的肩膀不自觉地左右郁动,喉咙也「唔……唔……」
的发出声音。
阿杰在我耳边笑说:「芳你今天好敏感哦……是不是被人看到觉得好兴奋?」
我满面胀红,也不想答他,望望对面的一对,两人己经干了起来,赤司先生的女朋友坐在他的身上大力摇动屁股,由于是背向我们,我看不到女孩的表情。
倒是赤司先生的头侧了起来,间中望向我们。
事到如今,我也大胆起来了,没再逃避他的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大概不会看到我那红透的脸吧。
在我分心注视对面人目光的同时,阿杰已经换了姿势,在吻我的乳头,虽然我俩做爱的次数不计其数,对大家的身体都很熟悉了,但今天在这种情况下,竟又是一阵新鲜。我感到乳头一阵热烘烘的快感。好……好像……是别的男人在吻我一般。
哎……应该怎样说呢……虽然阿杰才是小芳的正印男友,但我毕竟对面前的赤司先生有点点好感,这样在他的面前被亵玩,居然有一种偷人的感觉。而这种偷情的感觉又带来未曾有的快感。
我是不是错乱了啦……
「唔……唔……呀……呀……喔喔……唔唔……」随着阿杰的舔弄,我感到一阵阵舒服,不自觉发出小声呻吟,杰笑笑在我耳边说:「舒服便大声一点嘛,你看看你的朋友。」
这时候赤司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在沙发上以小狗式干起来,他捉住女友的屁股,用劲地推动,而每一下进出女孩都夸张地「呀……呀……」呻吟,活像A片中的女星,一对垂下的大奶子亦一晃一晃的前后摆动,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小芳以前亦有看过赤司先生挺起的阳具,也不是太大嘛,不用叫得那么夸张吧……还是日本的女孩子做爱时都是这样子的呢?这时不禁令我联想到明子小姐的叫床声。
其实这种吟呻声根本就一直在场内没有停过,在这种淫秽的气氛下,小芳亦愈来愈兴奋,我主动将手放在阿杰的裤上,摸摸他的阳具,都己经是完全硬起的了。
我肉紧地隔着西裤摸他的阳具,好像在探索阳具的长度,其实这是小芳一早都知道的啦,不过这时候却不知怎么的,好想了解一下这小东西。
阿杰被我摸了一会,也忍不住了,主动拉开裤链,把整支硬起的阳具暴露出来。我看到这熟悉的家伙居然感到一阵阵心跳,好像小女孩第一次看到男孩的那话儿般。
好……好可爱哦……
我一面喘气,一面把包皮拉下,看到龟头流出一些透明液体,知道阿杰都是很兴奋的了,于是握着茎身,以拇指抹走透明液液,再在龟头上打转,令整个龟头都充满液液,闪闪生光。之后手掌用力从茎根向上一推,龟头的小缝又迫出一点液液来,我再次用拇指替这小生命按摩。左手则轻抚龟头底部的边缘。
阿杰舒服得受不了,问我:「芳,你那里学来这玩儿?」
我小声说:「你不喜欢吗?」
阿杰忙答:「喜欢……喜欢……」
哼……男人就是这样,女友不跟你玩又不满,玩得放一点又怀疑人家偷吃,真的很讨厌……阿杰看小芳弄得他舒服,也来报答一番,他把我的裙子拉高,手放在小裤裤上面,轻轻扫着里面的阴毛。
喔……这种感觉好棒喔,隔着小裤裤扫,阴毛下的肌肤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毛孔都好像站了起来。
我觉得下体有一阵好热好热的感觉,刚刚被摸胸部的时候下体便开始湿了,现在……更是氾滥成灾吧。
阿杰右手中指向裤裤中间的小凹陷进攻,一摸便大叫起来:「哗……芳你好湿啊……隔着内裤都这样子……」
哗……羞死啦……刚才进来时一直没人注意到我们不是日本人,现在阿杰大声说广东话,周围的人都望过来了……彷彿在欣赏外族我用力地捏了他的阳具一下,阿杰亦知我生气,不说什么。他拉开我的小裤裤小许,把右手伸了进去,在阴毛上摸了两下,便直接接触我那湿透了的阴户。
阿杰的中指在小穴口乱搞了两下,便把手伸出来,将我的爱液抹在我的右边乳头,好像在向我说「看……这么多……」一般。
哎……人家的小穴被他一碰,舒服得不得了,他竟这么快便把手指拿开,真的气死我了,我摇曳肩膀,小声说:「还要喔……」
阿杰笑说:「你先替我含一下……」
要我在赤司先生面前给你口交吗?小芳宁可死……
我坚决不肯,阿杰也没办法,只在乖乖的把手放进我的小裤裤内,再次用手指取悦我。
阿杰的中指不断在我的小穴进出,而食指则按摩上面的小豆豆,喔……真的太……太好了……这种感觉……特别是小豆豆被摸,好像有一种颤抖的感觉,我也不顾得在人前的失态,放鬆全身躺在阿杰的身上,双腿伸直,成『大』字形,屁股也配合他手指插入的节奏扭动起来,甚至有一点点抽搐。
阿杰在耳边说:「怎样?舒不舒服?」
基本上我的反应己经告诉了他答案,我捉住他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波波也要……」
阿杰笑了一笑,左手也就在我的左乳上使劲地抚弄,舌头不断舔我的耳珠。
哎……实在太舒服了,我全身感觉最强烈的地方同时被搞,口不禁发出呼声:「好……舒……服……哎……嗄……嗄……嗄……」
全身好像虚脱了一般,唯独是双脚肉紧地向前伸直,所有力都集中在脚踝之上。
我……我的神经好像比平时敏感了很多很多似的,每一个动作的感觉都是那么强烈……那么……那么……动人。
我微微张开眼睛,看到赤司先生将女友放在沙发上,背着我俩,裤子脱了一半,屁股一挺一挺地干着女友。
我看到他结实的屁股肌肉一下一下的向前冲刺,觉得十分性感。可惜的是他背着我俩,看不到小芳满面红霞的性感模样,有一点点失望。
我的手反射的在阿杰的阳具上乱摸,除了阳具外连蛋蛋都不放过,贪婪的摸索当中的真实。
阿杰忍受不了,一面发出沉重的呼吸声,说:「芳,你好湿哦……插你好吗?」
哎……的确我的小穴感到麻痒非常,想阳具插进来填塞那阵阵空虚,但我竟有一种邪恶的想法:我想赤司先生看着我做……
看到对面的激烈动作,我想他们都差不多了,我……我……竟然想待他们做完才来……哎……我在想什么呢?
还是一点激情都表达不出来……要多学习了……
回应太惨淡,都没心机写了。
这篇写得比较草率,请不要见怪……
我手捉着阿杰的阳具,温柔的说:「你不是想我用口的吗?我……我给你来一下吧。」
阿杰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改变主意,还以为是我动情了,其实……我只是想拖延时间,待赤司先生两人完事。
我捉着阿杰挺起的阳具,想也不想便一口吞起那坚硬的龟头,为什么要这样像强迫自己一般呢?原因是我实在怕阳具发出那阵气味。以前即使清洁过后都不喜欢的了,今日却还要连洗都没洗便来了,真是一件苦差啦……
我屏住气息(因为怕闻到那阵气味),舌头在龟头上打转,呜……一阵鹹鹹的味道……虽然说阿杰是我最爱的人,但仍觉得有点难受。
阿杰一面享受,一面向我说:「芳……你愈来愈湿了……是不是很喜欢吞哎……」
才不哩……难受死了……不过每次替阿杰口交时下体总会不自觉地流出大量爱液,明明是没有兴奋感觉的嘛,为什么会这样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我口不断舔着阿杰的性器,但其实双眼一直留意前面的春宫戏,赤司先生肌肉结实的屁股的确令我有性冲动的感觉,哎……我这时真是很想要的了,但又要拚命忍着,为的是自己那不可理喻的暴露心态。
终于我看到赤司先生活动的速度愈来愈快,知道他快要射精了,我也加快嘴吧吞吐的速度,左手还自己摸下面的小豆豆。
唔……唔……我……我有一阵像海浪涌过来的快感从下体漂过来,忍不住把阳具吐出,发出阵阵呻吟声。
「哎……呀……阿……阿杰……我……我要哎……」右手肉紧地握着他的阳具上下摇动。
阿杰大概亦忍了很久,一听我这样说,立刻站起来把裤子拉下,将我按在沙发上,想也不想一口劲插进我的小穴。
「哎……好充实的感觉哎……」我好像等了这刻好像好一般,淫声大作地享受被插的愉悦。(好奇怪的描写呢……)
阿杰似乎因为气氛感染的关係,动作比平时的用劲得多,每一下都用力插到最尽头,发出啪啪的碰撞声。我的大腿被他双手粗暴地打开,几乎打横成了个一字般。
虽……虽然我亦十分舒服,但,但因为是躺着的,我根本看不到对面两人,这不是失去了原意吗?我捉着阿杰的腰,以近乎呻吟的声音说:「呀……呀……阿……阿杰……我……我要坐上来……」哎……平时我是很想要求坐上去的,阿杰有一点点奇怪:「怎……怎么了……想……想给人看到你被干时的样子吗?」我也不怕直说了:「是……是哎……我……我要给人看我的……我的波波……」阿杰笑了一笑,把阳具离开我的身体,坐在沙发上。
我站起来,看到对面两人果然己经做完了,正坐着欣赏我俩,我背着阿杰,双脚蹲在沙发上,像一只小青蛙般,接着便把阳具放进自己的阴户。
哎……意识到两人(其实是更多人吧……)的注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阴户慢慢将阿杰的阳具吞噬,然后又吐出。
因为灯光昏暗,赤司先生两人看不我的小穴,加上裙子没有脱下,甚至是阴毛都可能看不到,但仍可以看到笔直的阳具在我的阴户消失然后又出现,看到两人目不转睛的,我愈来愈兴奋,屁股一上一下的动作亦加快了。
「好……好舒服哎……呀……呀……阿杰……好舒服哎……」
「芳……你……你今天好好插哎……」
这个过程我一直望着对面两人,只见赤司先生的女朋友开始抚弄他的阳具,弄了几下,便又挺起来了。
好挺哎……有一点点久别重逢哎……(笑)
突然我看到赤司先生竟然站起来,走向我们的沙发。
不是吧……你要干什么啦……阿杰在呀……
他好像什么都不理的样子,走到我的前面,吻向我的嘴。
我……我竟然没有拒绝,和他接起吻来……
天哎……我在干什么啦……阿杰就在我背后哎……
最过份的是他捉着我的右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我居然顺势套弄着,他的双手则贪婪地抚摸我的乳房。
虽然阿杰被我的背脊挡着视线,但都肯定是知道自己女朋友正在被另一个男人玩奶子的了,不知道感受如何呢?
「好硬哎……赤司先生的……的那儿……」我右手快速地活动,虽然同是一支男性的性器,但感觉和男朋友的竟然像两种不同的事物。
赤司先生小声在我耳边说:「芳……下次我一定要干你……」
我……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你……你现在都……可以干我哎……」
他摇头笑笑:「你男朋友在喔,不要为一时的冲动破坏了自己的幸福。」
哎……好好人哎……我听了这话更想和他做了……
赤司先生摸了我的乳房一会,便回到自己的沙发上,和自己女朋友亲吻。
这个姿势久了我的双腿有点累,于是再次换回男上女下的姿势,双臂紧紧捉着阿杰的肩膀,在他耳边说:「……哎……老公……好舒服哎……」手指还轻弄他的乳头。
阿杰被我搞得忍不住了,说:「芳……我……我要射啦……」
我闭起眼,嗯了两声,享受高潮的来临。
「嗯……嗯……嗯……啊……嗯……」
哎……小芳高潮的次数不多,这可以说是较激烈的一次吧……我阴道里感到一阵阵热烫烫的感觉,阿杰射了在我的阴道里……我觉得下体好像一阵阵剧烈的抽搐,上半身抱在阿杰的怀里,享受高潮后被爱护的感觉。
两人不知安静了多久,阿杰才缓缓起来,笑说:「芳,这么多人看着,是不是特别兴奋?」
「才不哩……没你变态……」我嘟起嘴说,其实刚才的表现都证明我是很兴奋的了,又怎骗得到他?
我坐起来,发现赤司先生两人都不见了,大概是怕我们尴尬,预先出外面等我们。
我面红红的穿回上衣,急急离开这个妖兽都市,沿路看到一对对情侣旁若无人般大胆做爱,想起刚才自己的模样,不禁难为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