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淫妻一族

时间:2018-06-13 旁晚时分,蒋淑萍正在家里洗衣服,天热又是在家,只穿了短裤和背心,胸罩内裤都没穿。生性勤奋,家里条件又不好,她怕费电,很少用洗衣机洗衣服,都是搬个马扎,摆上大盆搓板,坐在客厅地板上卖力地用手搓着洗。
门一开,蒋淑萍的老公沈德峰回来了,快放暑假了,不是班主任的他不怎么忙,不用像平时那样基本周末才能回来。他左手拎着一个带包装盒的烧鹅,右手里拎着一个挺大的服装袋,满头大汗地进了门,外边天很热。
看见老公进屋,蒋淑萍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接过沈德峰手里的东西,把烧鹅放到阳台厨房,蒋淑萍打开了那个服装袋。
「这什么衣服啊?那来的啊?」蒋淑萍看到服装袋里是一件黑色女性职业制服裙,过膝短裙,翻领女性西服上衣,还配了一件白色花边衬衣。
「学校里给女老师发的衣服,我认识后勤的老刘,就让他多给了我一套,拿回来给你穿,看看合身不?」「怎么还有这个啊?」蒋淑萍从服装袋里又掏出了两双肉色长筒丝袜,还有一双女式斜系带黑色尖头式高跟鞋,不知道怎么回事。
「学校要求统一着装,下学期女老师上课的时候都要这么穿的!你去试试合不合身!」蒋淑萍没再多问,心里挺高兴,老公沈德峰几乎没送过她什么礼物,今天给自己带回来一件衣服,虽然不是买的她心里还是很满足。家里条件不好,很少舍得买新衣服,她平时没什么像样的衣服,有几件比较新款的还都是自己妹妹送的二手衣服。
「别磨蹭啦!快去试试啊!要是不合身我明天还得去找老刘换一身哪!」蒋淑萍高高兴兴地来到卧室,先拿着那套衣服对着衣橱镜子比了又比,脱下短裤和背心,就是为了试试衣服,她没再去穿内裤胸罩,直接套上了制服裙。沈德峰又让她把鞋也试试和脚不,蒋淑萍蹬了蹬那双新高跟鞋,感觉有点紧。
「这种鞋都是配着袜子穿的嘛,你光个湿漉漉的脚当然穿起来费劲了!来把这个换上!」蒋淑萍本来想随便找双袜子,不想拆没开封的新丝袜,想留着送给自己妹妹,妹妹老送自己衣服,条件不好,自己没什么回赠妹妹的。不过看老公好心好意送自己衣服,她也想穿戴整齐新衣服,让老公高兴一下。
蒋淑萍长得很漂亮,170左右的个子,尤其是腿很长,虽然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身材一点没走样,身形苗条秀美。换上这身崭新的黑色女性职业制服裙,再配上下边的肉丝丝袜和斜系带黑色尖头式高跟鞋,蒋淑萍容光焕发,简直和换了一个人似的,从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变成了一个成熟典雅的职业女性。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蒋淑萍也很高兴,女人哪有不爱美的,看着自己焕然一新的样子,透着成熟典雅的诱人魅力,她暂时忘记了生活的艰辛和日常繁琐家务的劳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
沈德峰完全没想到老婆换装后变化这么大,看着换衣服后魅力四射的老婆,他一时兴起,拉住还在照镜子的蒋淑萍,把她推到了床上。
沈德峰淫妻倾向很强,经常临时兴起,不管蒋淑萍在做着什么,只要有感觉了马上就要淫弄蒋淑萍。蒋淑萍下岗在家好几年了,没有经济收入,一切都靠丈夫养活,在家地位很低,基本上对老公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慢慢也就习惯了沈德峰对她突然性的淫弄。今天一看老公又来了那个劲,蒋淑萍只好乖乖地趴在床上,叉开大腿撅着屁股,等老公来操她。
看老婆穿了这身衣服,沈德峰很兴奋,站在床下抱着蒋淑萍屁股,操得很猛。
淫妻倾向很强,但沈德峰性能力极其一般,加上今天又很兴奋,操了没几分锺,就在蒋淑萍逼里射精了。蒋淑萍怕弄髒了新衣服和丝袜,赶紧翻身起来,捂着逼小跑进了卫生间。
射完精的沈德峰觉得挺郁闷,淫弄老婆很长时间了,甚至连找别人当着自己面操老婆也好多次了,可老婆就是骚不起来,这次依然如此,自己这么兴奋,操得这么猛,蒋淑萍都没怎么叫床。
蒋淑萍的性格就是这样,她对性爱感觉很淡,思想观念很传统,是那种中国传统型贤妻良母式的女人。没工作没收入,娘家条件更差,还有个上高中的孩子需要供,蒋淑萍在沈德峰面前家庭地位很低,又离不开自己的老公,只能是逆来顺受。沈德峰找别的男人来一起玩弄自己,贾淑萍的感觉就是在痛苦地忍受,一点快感都没有。
「我们学校又发了一只烧鹅,晚上一起吃了,我没酒了,你去帮我打点白酒回来!」蒋淑萍在卫生间里简单地用卫生纸擦了擦精液,刚走出卫生间门,沈德峰就指着厨房的烧鹅对他说。
虽然刚刚又被突然淫弄了一次,老公送自己新衣服这件事,蒋淑萍还是觉得很开心,她草草地在裙子里套了条内裤,胸罩也没带就拎着酒壶出去了。蒋淑萍本来是想换件衣服穿戴整齐后出去的,但一种女人天生的虚荣心感,无形中让她很想穿着这件让自己突然魅力倍增的新衣服到街上去走一下。
沈德峰酷爱喝酒,平时在家都是喝白酒,酒壶空了,最近要去离家三条街远的菜市场去买,平时的散白都是在那个市场的小酒铺里买的。蒋淑萍家这边是一片90年代盖的老楼,要到那个市场最近的路,要先从家所在小区侧墙一个便门出来,过了马路,顺着一个中学院墙外的窄马路一直走,很快就能到了。
蒋淑萍个高身材好,腿非常的长,穿了这间黑色制服裙显得成熟典雅,过膝短裙、黑色高跟鞋再配上肉色丝袜,更突出了她那条长腿,显得魅力四射。蒋淑萍家所在小区是个开放性小区,人很多也很杂,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她的人,此刻都在盯着她看,女人们露出羡慕的眼神,男人们的目光里充满了慾望。蒋淑萍觉得有点害羞,同时又觉得很骄傲,快步走出小区,小跑过了马路,走上了那条中学院墙外的窄马路。
因为挨着学校,白天这条街很热闹,但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了,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学生们早放了学,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蒋淑萍的心情依然很愉悦,没人注视着自己看了,她走的更潇洒更轻快,斜系带黑色尖头式高跟鞋踩在马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对面开过来一辆白色面包车,马路很窄,贾淑萍赶紧躲到墙根底下。突然,面包车开到蒋淑萍跟前,猛一转向,一个急剎车,贴着中学院墙斜向停下了,蒋淑萍被挤在了面包车和墙体之间的狭小三角形窄缝里。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面包车跳下来两个戴着黑头套的男子,一个抓住她的两只胳膊,一个在她嘴里塞了一块叠起来的毛巾,给她套上一个黑色布袋,把她拽上了面包车。
「……哥!你说的可真没错啊!这老娘们真不错啊!看这腿!这长相!还跟昨天咱们玩那个小娘们儿一个打扮!嘿嘿!」坐在车里的蒋淑萍吓傻了都,她想大喊救命,嘴被堵住了喊不出来,女人的本能反应让她拚命地挣扎,但都被死死地按住了。蒋淑萍头上被戴着黑布袋,看不到绑架她的人什么样,也不知道车里有多少人,只是能感觉到有三只手在狠狠地按着自己,还有一只手正在自己身上来回乱摸。
「哎呦!大姐!别着急啊!一会到地方了,兄弟自然就让你爽得叫爹了!哈哈哈……」说话的依然是那个粗野的声音,听着这些猥亵的语言,蒋淑萍吓得手脚抽搐,全身的肉都在跳动。忽然,蒋淑萍的身子猛然一阵,她感到一只手顺着衣领伸到了自己胸口,一只粗糙的大手先是把她的两只奶子来回猛揉了一顿,两根手指又开始捏弄她的奶头。
「哎呀!大姐!别装了!看你骚得都没戴乳罩!这不明显出来找人操逼的吗?
哈哈哈……」蒋淑萍已经放弃了挣扎,内心的恐惧感却是越来越大,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绑架自己,更不知道这些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她感到面包车一会快一会慢一会又停下来,时而直行时而转弯,恐惧已经让她感觉不出来车到底开了多长时间,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只粗糙有力的大手一直在把玩自己的两只奶子。
车停了下来,蒋淑萍感觉自己被拽了下来,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拖着她往前走,她又恢複了挣扎,拚命想摆脱,但毫无效果,依然被拖着往前走。走了没多远,蒋淑萍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感到自己被拖进了屋子里。两个男人把她死死地按在了墙上,让她的脸紧贴着墙,拿下了套在她头上的黑布袋,蒋淑萍努力挣扎想回头看清绑架她的人的模样,但头被死死按住了,一点也动不了,她听到又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把一个眼罩戴到了她的眼睛上。除了看到那个再次蒙住自己眼睛的眼罩是红色的,蒋淑萍什么都没看到。
蒋淑萍觉得自己被人按在了桌子上,上身紧紧地贴着桌面,两只穿着高跟鞋的脚站在地上,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两条大腿,用力的掰开她双腿,又按结实。蒋淑萍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姿势,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撅着,两腿叉开,这个姿势让她意识到,自己很快就要被人强奸了。
砰的一声,嘴里堵着的毛巾被人拿掉了,蒋淑萍感到一阵的呼吸通畅,随即便大声呼救了起来。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要抓我来这啊!救命啊!救命啊!……」「哈哈!大姐别喊了!在这你喊破了嗓子也没人听得见的!留点劲儿一会陪兄弟操逼吧!哈哈哈……」蒋淑萍依旧大声呼救着,她听见按着她的人似乎实在窃窃私语,但又听不清对方再说什么,她的心一下子缩紧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大姐!别着急呀!兄弟这就来了!马上给你打一炮,让你舒服舒服!」蒋淑萍感到自己的裙子被撩了起来,内裤被拉到了大腿,一只粗糙的手伸到阴户上,一阵的对整个阴户的揉搓之后,一只食指和拇指分开了她的阴道,她感觉都有人在往她的阴道里用嘴吹气,两根手指又伸了进来,来回的抠弄着阴道。
「哎呦!这老娘们刚操过逼!你们看这里边还有精液呢!」沈德峰在自己逼里射精之后,蒋淑萍只是擦掉了溢在外边的精液,有一些射入里边的,她着急去给老公打酒,还没来得及处理。
「大姐啊!你说你这打扮啊,看看你这大腿露的!刚跟人操过逼就出来了,你说你这多骚啊!你还装啥啊!你这明显就是个骚逼吗?」蒋淑萍感到后边玩弄自己的男人,一只手在抠弄自己的阴道,还有一只手在拍打着自己的屁股。
「兄弟们!我可不客气了啊!我先跟这大姐亲热亲热了!」听到一阵解裤带的声音,蒋淑萍的心再次缩紧了,她知道绑架自己的这些人要开始轮奸自己了,她却不知道究竟多少人参与了绑架自己,不知道多少男人要轮奸自己,更不知道自己要被他们轮奸多久,更害怕这些轮奸她的男人会传染给她可怕的性病。
「大姐,兄弟来了!尝尝兄弟的大鸡巴!」蒋淑萍感觉到一个粗壮有力的鸡巴狠狠地操进了自己逼里,然后就是一阵猛烈有力的抽插,她感到这个鸡巴虽然不长,但是粗的惊人,把自己的阴道塞得满满的,由于紧张,她的逼里一点水都没有,每次抽插都让她疼痛不已。唯一能让她欣慰的就是,这个男人操她的时候鸡巴上戴着套。
蒋淑萍开始的呼救声,此刻已经变成了痛哭声,随着后边男人鸡巴的猛烈抽插,强烈的屈辱感一次次地涌上她的心头,她的心简直要碎了。虽然以前老公沈德峰也找人来玩弄她,但毕竟是老公带着她去的,她感觉到的更多是别无选择的无奈,但现在,她感觉到的确是真实的强奸。
蒋淑萍的内心屈辱、恐惧、愤怒,她强烈地抵制着男人鸡巴抽插给她阴道带来的刺激,虽然被按住动不了,但她依然努力地收缩小腹,晃动屁股,抵制操她男人的大鸡巴的侵袭。蒋淑萍却忘了一点,她越紧张越挣扎,她的阴道就越紧,越不停的抽搐,给男人的快感就越强烈。长着粗大鸡巴的男人在她的后边站着,越操越狠,越操越猛。
男人似乎有点累了,抽插的频率慢了下来,蒋淑萍感觉稍稍松了一口气。她开始想了,这些男人为什么绑架自己。为钱?绝对不会,自己没工作不挣钱,老公工资也不高,还有个上高中的孩子,自己家根本就没钱。为仇?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乎没有得罪过人。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了,这些男人只是想轮奸自己。想到这里,她稍稍放了点心,只希望这些能早点过去。
「哥们!先歇会!咱们先去把她扒光了!然后慢慢玩!」蒋淑萍又听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上车开始,她一直听到的都是那个粗狂的声音。蒋淑萍感觉这个屋子里至少有三个男人,后边操她的应该是那个上车就开始粗言秽语羞辱自己的人,这个第一次说话的男人是按着自己左腿的男人,还有一个男人在按着自己的右腿。蒋淑萍猜不出来为什么这个男人一直一言不发。
蒋淑萍感觉操自己的男人拔出了鸡巴,两个按着自己的男人也松开了手,她赶紧伸出左手去提上自己被拉到大腿的裤衩,伸右手去摘眼睛上的眼罩。她的右手被猛地攥住了,左手歪斜地勉强提上了内裤,刚想伸上来也去摘眼罩,左手就也被死死的抓住了。蒋淑萍意识到了,这些人短暂的放开对自己的强制,是在故意羞辱她,故意想看她手忙脚乱的窘相,自己刚刚又被牵制住,就听到了一阵得意的淫笑声。
似乎是被拽进了一个卧室类的房间里,蒋淑萍感觉到男人们在脱自己的衣服,先是非常慢地一粒粒解开她新换上的那件白衬衣的扣子,想着自己的乳房即将会展示在三个……四个……甚至更多要轮奸她的男人的面前,无尽的屈辱感再次袭上心头,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蒋淑萍感觉到男人们故意把这个过程做得又慢又长,他们在得意地欣赏着自己屈辱痛苦的表情。
解开扣子的衬衣被慢慢地褪了下去,蒋淑萍意识到自己的两只奶子一览无余地展示在了要轮奸她的男人们的面前,她的两个奶子不是很大,有点下垂,不过她个子高挑,身形颀长,两只奶子衬着着她的身材看起来很协调。蒋淑萍屈辱的泪水流淌地更猛烈了,男人们顶着她的后背,抓着她的胳膊,强制把她的胸挺了起来,并且把这个姿势保持了很长时间,似乎是在展示欣赏她的奶子,更是在故意的加强她的羞辱感。
短裙的扣子被解开了,拉链也被拉开了,材质高档面料柔滑的丝质短裙,顺着穿着肉色丝袜的光滑大腿,自动滑落到了地上。勉强拉上都没有完全盖住阴部的黑色三角内裤,被一只手轻轻的拉住了,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大腿被强制并拢了起来,黑色的内裤顺着肉色丝袜缓慢地被拉了下来。那只手拉下她内裤的动作非常地缓慢,却又是无比地坚定不移,彷佛是在揭开一道已经端上桌子的美味菜肴上的盖子。
在内裤被拉到脚踝的一剎那,蒋淑萍彻底地绝望了,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彻底放弃了抵抗,想着想让这些男人对她的轮奸赶紧到来,以期望能够早点结束。
「大哥!这老娘们真不错啊!不行了,我那一炮还没打完了,憋不住了,让我再操一会儿!」又是一阵淫笑,男人们把她按到了床上,她的肉丝丝袜和黑色高跟鞋没有被被脱掉,男人们强制她撅着屁股趴在床沿上。绝望的蒋淑萍已经彻底放弃抵抗了,驯服地让男人们强制她摆出了这个淫蕩的姿势,似乎男人们也看透了她的心思,放开了按着她的手。
「大姐!这就对啦!乖乖听话哦!兄弟再让你爽一会儿!」身体不在挣扎了,心理上也完全放弃了抵抗,蒋淑萍驯服屈辱地跪着,任凭后边男人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逼里任意抽插。粗大鸡巴的强力抽插,给阴道带来不间歇的强烈刺激,女人生理的本能,让蒋淑萍的逼里慢慢地湿润了起来。
「哎呦!大姐发骚了啊!逼里都流水儿啦!哈哈……别着急,兄弟再操大姐操得卖力点!」蒋淑萍感觉,后边的男人简直就是一头髮情的公狗,按着她的屁股,用粗大的鸡巴在她逼里疯狂地抽插着。男人强壮有力的身体,随着来快速的抽插动作,把蒋淑萍瘦弱苗条的身体沖击地来回晃动,极粗的鸡巴把她的阴道涨得满满的,再加上剧烈的抽插,让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声。
「哈哈……大姐啊,你这逼可真不错啊!操起来真舒服啊!怎么样,兄弟的鸡巴不错吧?操的你舒服不舒服啊?」随着一阵长长的低吼声,男人射精了,蒋淑萍两腿一软,头一歪,瘫倒在了床上。她意识到,只是第一个男人刚操完自己,还会有其他男人的的鸡巴马上再操进自己的逼里,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这一切赶紧结束,这些人能放自己回家。
「先把她绑起来!咱们先去歇会,喝点水!一会再来玩她!」蒋淑萍感觉自己这下彻底全裸了,身上仅剩下的高跟鞋和丝袜都被脱了下去。男人们命令她平躺在了床上,她的双手手腕被绑到了一起,拉到脑后,然后被紧紧地栓到床头上,她的每条腿的大腿和小腿被绑到了一起,两腿不得已地自然叉开了,两条小腿被交叉搭在了一起,一条绳子把双脚脚踝绑到了一起。
「哎呦!哥们!你这绑人的技术不错啊!那天一定教教我啊!」绑蒋淑萍的事情都是一个人做的,这个人动作娴熟,一会就完成了这个高难度的绑缚方式。
绑完这些,这个男人又在她的身上加了几条绳子,把她固定在了床上,蒋淑萍感觉自己连滚都滚不了了,固定好她之后,男人又在她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
虽然眼睛戴着眼罩,看不清眼前的情景,但蒋淑萍感觉到自己现在被制成了一个活人性具,两手绑在脑后,双腿举在空中,屁股下垫着的枕头让自己的逼暴露无遗,而且显得更加突出。
蒋淑萍一动也动不了了,也不再徒劳的喊叫了,默默的等着不知道还有多少根的大鸡巴,任意操自己这个活人做成的性工具。男人们并没有马上操她,先给她的嘴里带了一个球形口塞,又在她的奶头上夹了两个夹子,最后蒋淑萍感觉到一个粗大的表面带着突起的假鸡巴被塞进了自己的逼里。
做完这一切的男人们居然拿掉了她的眼罩,蒋淑萍赶紧使足了劲歪头去看,可她看到的却只是一道正在关着的门。蒋淑萍发现,这是一个装饰豪华的宽大卧室,自己躺在一张精美的席梦思大床上。她努力地尽量翻动身体,却一点也动不了,只能看着自己被绑得像一个粽子似的身体,两个奶头上还夹着两个小巧的夹子,自己的逼里插着一个粉红色的假鸡巴,这个鸡巴很长很粗,更开怕的是这个鸡巴居然是安装在一个奇形怪状的机器上的。
蒋淑萍正在胡思乱想中,那个古怪的机器突然嗡嗡一响开动了起来,带着突起的假鸡巴也随之在她的逼里抽插了起来,更难受的是,这个假鸡巴在她逼里做活塞运动的同时,还在不停地转动着。蒋淑萍发现,她的头下被垫着一个枕头,头擡了起来,能清晰的看清楚那个假的大鸡巴在自己逼里来回的抽插。她明白了,这是那些男人们故意这么做的,就是要让自己看着自己被假鸡巴操,她不忍再看下去了,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机器永远不知道累,蒋淑萍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那个假的大鸡巴依然在卖力的抽插着她的逼,频率、节奏、力度丝毫都没有改变。
蒋淑萍开始还在抵抗着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后来感觉身体越来越软,精神上的抵抗也彻底投降了,任凭假的大鸡巴操着自己。大鸡巴抽插的强烈刺激,使得蒋淑萍在女人特有生理特徵下慢慢地有了反应,淫水肆虐地从她的阴道里涌了出来,逐渐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
门一开,进来了两个男人,没有再戴头套,蒋淑萍看见一个三十五六岁,身材魁梧,光头,脖子上戴着手指头粗的金链子,另一个三十三四岁,个子挺高,身材很瘦,有点弯腰。这两个男人她都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看着两个男人把头套都摘了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两个人看着正在被假的大鸡巴不停操着的蒋淑萍,再看看她已经流满大腿根的淫水,一阵得意的淫笑。「怎么样啊!大姐!舒服了吧!别怕,兄弟弄你来就是为了让你爽爽!不会害你的,哈哈……」光头笑嘻嘻地对着蒋淑萍说。
「求求你们啦!放了我吧!让我回家吧!我老公还等着我那!我还有个孩子,刚上高中……求求你们啦!……」瘦高的男人拿下了蒋淑萍嘴里的口塞,刚一恢複说话能力,蒋淑萍就不停地求着情,希望眼前的两个男人能放了自己。
「哎呦!大姐!没让你爽透了呢!怎么能让你走呢!不过你别怕,只要你听话,兄弟一定不会伤害你的!」「听话!听话!大姐一定听话!求求你们……」
「大姐真乖!那告诉兄弟,刚才兄弟操你,你逼里有精子儿了,谁操的你啊?什么时候操的啊?」「我老公……刚……出门……的时候!」「真乖大姐!那告诉兄弟,你老公怎么操的你啊?用什么操的?操的你那啊?」「我……老……」这种下流的淫话,蒋淑萍说不出来了。
「哎呦!这大姐又不乖了!来兄弟亮亮你的绝活吧!给大姐再舒服舒服!也让大哥学习学习!」用下流的话羞辱蒋淑萍的,一直是那个光头的男人,蒋淑萍听出来了,从自己被拉上车,说话最多的,第一次操自己的,都是这个男人。
瘦高男人一直也没有说话,听了光头男人的话,不好意思地一笑,让光头帮着他拿掉操了蒋淑萍很长时间那个机器。蒋淑萍总算感觉松了一口气,但随即瘦高男人就把手指伸进了她的逼里,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指在自己逼里熟练灵活地抠弄着,很快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感,就从她的逼里不由自主地传向了她的大脑。
这个瘦高男人,是在寻找并刺激蒋淑萍的G点。G点不是阴蒂,指大约位于女性阴道下1/3、靠近耻骨的阴道前壁的一块区域,不是所有女人都有G点,不同女人的G点位置也不一样,但G点是女人在性方面最敏感的部位。一旦经验丰富的男人,能够準确地找到女人的G点,并进行适当的刺激,女人就能达到一种特殊的高潮,「潮吹」。「潮吹」和做爱抽插时候出现的高潮不一样,比普通的高潮层次还要深,给女的的快感更强烈。女人吹潮的时喷出大量液体,这滩无臭无味的透明液体急速涌出,很像海浪打上岸边岩石,浪花四散,所以把这种高潮称之为「吹潮」,在生理学上生理学家们把这种现象叫做「女性射精」。
上次慕枫和贾铃在车库做爱的时候,贾铃来的就是这种高潮,那次是在特殊的心态下,贾铃心情过分激动,来了吹潮。平时女人是很难达到吹潮的,要想来吹潮,需要男人经验极其丰富,首先能够準确地找到女人的G点,并能力度适当地对G点位置进行刺激。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G点,而且不同女人G点位置大不相同,找到了还的要进行力度适当的针对性刺激,所以有这种本事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如果是自己的妻子或者长期的性伙伴,由于两个人彼此熟悉了解,并且长期多次做爱,找到G点的难度还不是很大。但是如果面对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要通过手指的刺激来找到这个女人的G点,实在是太难了。需要先用手指进行试探性刺激,然后观察女人表情的变化,感觉女人阴道的反应,不断地调整刺激位置,再观察再试探,进而找到这个女人独有的G点位置。
这个瘦高男人,确实是这方面的专家级人物,他把手指伸进蒋淑萍逼里,来回的变换着力度大小,试探着不同的位置,通过观察蒋淑萍细微的表情变化,感觉她阴道内壁的细小反应,很快就找到了蒋淑萍的G点。
瘦高男人对光头微微一笑,两根伸进逼里的手指灵活的抠动,开始了对蒋淑萍的G点的刺激。随着两根手指的不停触碰,蒋淑萍感觉到一阵阵抑制不住的兴奋感,感觉阴道里发出了强烈的生理快感,难以描述的快感源源不断被传送到大脑里,像一股股决口的洪流沖击着蒋淑萍的精神防线。
「啊-啊-啊……」蒋淑萍不由自主地大叫了起来。
「啊——啊——」蒋淑萍的吹潮来了。
随着一声拖着长音的低吼,蒋淑萍脸色红润,呼吸急促,全身像过了电一样来回地抽搐,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在她的身体里从头髮梢到脚趾头之间来回串动。
蒋淑萍的逼抽搐得最为激烈,一股透明的液体从逼里急速涌出,喷出去很远,淋湿了一大片床单。
「哎呦!兄弟!你可太厉害了!这招可一定得教教大哥啊!」光头男人看着瘦高男人不到五分锺就把刚才还正统贤淑的蒋淑萍,弄得淫态百出,高潮叠起,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点头。
此刻的蒋淑萍甚至都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身不由己地享受着这让她欲仙欲死的高潮中的快感,强烈的高潮兴奋时刻的刺激已经让她的神经麻木了起来。
蒋淑萍身体很健康,心态也很正常,时值三十八岁,正是性慾旺盛的时期。
她之所以对性看的比较淡,是因为幼年成长于传统封建观念家庭,婚后又基本上过着家庭妇女式的生活,长期传统思想观念的影响,让她从小到大都认为做爱是骯髒的,过于沈迷性爱是可耻的。但这次,虽然是被绑架轮奸,但是这些男人们对她不停的羞辱、刺激、引导,把她受传统思想影响形成的道统束缚外衣一件件地剥落了下去,露出了她藏在内心最深处本能的对性的渴望。
短促却又让她兴奋无比的高潮中的快感,像一股威力巨大的洪水,把传统观念在蒋淑萍思想上形成的那一道对性抵制的闸门,顷刻之间便沖击的摇摇欲坠了。
「大姐啊!舒服不舒服啊!哈哈!看你爽得都尿啦!哈哈哈……」「…舒…
舒…舒服……」强烈的性高潮中的享受,让蒋淑萍不由自主地,断断续续地,把自己内心里的真实感受说了出来。
「哈哈哈……舒服了吧大姐!那听话了不?乖不?还想要不?还想要的话就乖点!……来!告诉兄弟,你老公怎么操的你啊?用什么操的?操的你那啊?告诉我了,就让这大兄弟再给你来一次!嘿嘿!」「我……我老……公……用……
我……」那种强烈的快感回忆,使得蒋淑萍内心深处很想再要一次高潮,可一时间她还是说不出来。
「哎!看来大姐还没爽透啊!兄弟,在给大姐来一次!让大姐爽个够!」「……别……别……不要……不要……了……」瘦高男人的手又一次伸到蒋淑萍的逼里,灵活娴熟地抠弄着她阴道里最敏感的部位,一股股兴奋的刺激再一次不停地从她的逼里传出,随着男人手指的不停抠弄,蒋淑萍感觉阴道里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啊-啊-啊-」蒋淑萍不由自主地又发出了大叫声,她感觉自己就像在坐过山车一样,随着无尽的性快感越升越高,眼看就要达到了顶点,又一次让她兴奋无比的性高潮马上又要来了。
「啊——不——不要——不——」就在蒋淑萍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高潮的时候,瘦高男人狠狠地掐了一下夹在她奶头上的一个夹子,一股强烈的阵痛,让她在极度兴奋中的快感积累,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即将到来的高潮也消失了。
蒋淑萍此刻的感觉,就像一个在寒冷里走了数十里的夜行人,突然泡进了一个充满热水的温暖的浴池里,刚刚驱走寒冷即将享受温馨的一剎那,却又被人给扔进了冰冷的冷水池里。
「啊-啊-啊-」「啊——不——不要——不——」…………一连四次,男人都在用同样的方式折磨着蒋淑萍,先刺激她的G点区域,让她兴奋不已欲罢不能,但在她即将高潮的一剎那,男人又猛掐她奶头上她夹子,把她即将到来的高潮给掐了回去。
蒋淑萍感觉自己像在被人强制拴起来,又从山顶上推下去,玩着蹦极的游戏,她掉下去,弹起来,弹起来即将触摸到顶点的时候,又掉了下去,掉到最低端的时候,又被弹了起来。
此刻的蒋淑萍彻底崩溃了,忘了自己是在被人绑架轮奸,忘了羞耻,忘了屈辱,唯一想着的就是让那个瘦高男人,彻底得把自己弄到高潮。
「兄弟!兄弟!大姐求你们了,饶了我吧!别这么折腾大姐啦!大姐都快四十的人了!架不住你们这么折腾了!哎啊!啊!啊!」「哈哈哈!大姐,知道舒服了吧!听话了不!乖了不?」「听话!听话!大姐听话了!大姐听你们的话了!
大姐乖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哈哈!听话了是不是大姐!那你先告诉兄弟!
你想要什么啊?是不是还想要一次高潮啊?」「不不…也不…不是…是…是的…
还想…再…再…要…要一次高潮…呜呜呜…」蒋淑萍的记忆力,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在性的方面主动提出要求,想起来自己居然是在被人轮奸的时候说出来的,虽然她内心深处真的还再想要一次高潮,蒋淑萍还是痛苦地哭了起来。
「大姐!大姐!别哭啊!正爽着呢?哭啥啊!乖!听话别哭了!告诉兄弟,你出门前,你老公怎么操的你啊?用什么操的?操的你那啊?」「我…老…老公…用…用…鸡巴…操…的…操…操的…我…我逼…逼…」第一次主动说出性方面的要求后,蒋淑萍在光头男人不断的羞辱调教下,传统道德下的羞耻感彻底被摧毁了,终于说了男人逼着她说出来的淫话。
「怎么操的你啊?」「让…我在床上趴着,他站在后边…操…操的」终于把自己平时听到都觉得脸红的淫词浪语第一次说出来之后,蒋淑萍突然觉得这么说也没有什么,第二次的回答语气畅快多了。
「哈哈哈!大姐真乖了啊!早这么就对了!早这么你不早就多舒服几次了!
好!真乖!别怕大姐!你这么漂亮,操起来这么舒服,兄弟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乖乖听话!兄弟让你爽了,你也让兄弟也爽了!兄弟一定把你安全送回家!好不好?」「嗯!好的!大姐听话!大姐乖了!」蒋淑萍觉得这个面向凶恶的男人,不想开始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凶狠残暴,虽然是在威逼淩辱自己,但是觉得就是想玩乐,并不是要伤害自己。想想自己也彻底被淫弄的放开了,就索性就配合了起来。
「大姐真好!真乖!告诉兄弟!你老公鸡巴大不?厉害不?」「大…哦…不…不…不大…不厉害…」「有没有兄弟的鸡巴厉害啊?」「…没…没…有你…的厉害」「没我的什么厉害啊?」「…没…没…有你…的…的…鸡…鸡巴…厉害…」
「那你想不想更多的鸡巴替你老公操你啊?让你老公给你找更多的大鸡巴操你?」
这个问题一下子触到了蒋淑萍的痛处,她虽然决定顺从这个男人对自己语言上的羞辱了,但是还是一时回答不出口。
光头对着瘦高男人微微一笑,瘦高男人会意的也一笑,把那两根让蒋淑萍欲仙欲死的手指又伸进了她的逼里,在她G点部位再次抠弄了起来,同时,另一只手威胁性的捏在了夹着她奶头的一个夹子。
「想!想!我想更多的鸡巴操我!我让我老公给我找更多的大鸡巴操我!…
呜呜呜…」蒋淑萍怕极了那种再次性蹦极式的感觉了,赶紧把光头男人希望她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但是因为触及了内心的痛处,说的同时也哭了起来。
「别哭啊!怎么又哭了你大姐!都说了乖了啊!别哭了!好好的回答一遍兄弟的问题!兄弟就送大姐回家,好不!不过你这么想要,一定很骚!告诉兄弟,你是不是个骚逼啊?」「…我…我…我骚…大姐…大姐…是…是…个骚逼…」「哈哈!大姐真骚啊!本来就是骚吗?有啥害羞的!来把兄弟让你说的话连起来说一遍!」「…大姐…大姐…是个骚逼!大姐想要大姐的老公找更多大鸡巴来操我!
操大姐这个骚逼!」蒋淑萍此刻的心情极为的複杂,被人绑架内心恐惧,被人淩辱内心屈辱,但同时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性渴望,渴望着再能有一次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性高潮。自己的老公沈德峰曾无数次逼着自己说出来类似的话,但是自己从来说不出来,而且就是让老公带着去找别的男人做爱,也是被迫着去的。现在,居然是在被人绑架轮奸的时候,说出了自己平时最难说出口的话。
「哈-哈-哈,嫂子,你受惊啦!这其实是大哥给你安排的一场戏!」随着一阵放声大笑,卧室的门打开了,又进来两个人,说话的人蒋淑萍非常熟悉,正是多次操过自己的刘栋。而刘栋旁边站着的那个人,蒋淑萍更熟悉,正是自己的老公沈德峰!
身上绑着的绳子已经被飞快地全部解开了,蒋淑萍沈底恢複了自由。看着眼前的刘栋,看着眼前的自己老公沈德峰,蒋淑萍猛然间全都明白了,想起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想起自己刚才的各种淫蕩姿态,想起自己高潮时候的样子,蒋淑萍传统道德观念在蒋淑萍思想上形成的那一道对性抵制的闸门,沈底被摧毁了,她头一歪,瘫软再了床上。
沈德峰一直觉得有一件事上很郁闷,虽然已经找人淫弄自己老婆好多次了,可老婆蒋淑萍就是骚不起来,每次虽然都跟着自己去玩了,但都是被迫似的去的,不管怎么操她,自己老婆总是给人勉勉强强委委屈屈的感觉。
昨天他没回家,在学校机房上网,便找人讨论这件事,正好刚轮奸完吴娅的刘栋回去了,也在上网,便兴致勃勃地对沈德峰聊起了当天的事。当然刘栋没说实情,只是说自己玩了次轮奸游戏,非常的刺激。刚玩过轮奸的刘栋,非常想在蒋淑萍身上也玩一次轮奸,就试探性地问了沈德峰,沈德峰也正好有这个意思,二人一拍即合。
可二人有没有具体想法,正好小薇的老公「菠萝」也在线,「菠萝」虽然性格比较闷,但是淫妻倾向特别强,尤其在调教老婆成为淫妻上,手段花样非常多,更关键的,菠萝还有个能把女人弄得吹潮的绝活。沈德峰说了他和刘栋的设想,让菠萝给出出主意,菠萝很快就给他想出了这个假装绑架轮奸的游戏。
具体方案有了,可三个都没乾过这种事,虽然是演戏,可毕竟要做成真的像绑架的样子,于是刘栋推荐了王昆。王昆也是群里的,平时就是在社会上混的,帮人讨债真的绑架都乾过,这点事自然不在话下了,下午还听刘栋说了沈德峰夫妻的事,高兴的答应了。
于是,四个人的这个绑架轮将蒋淑萍的计划就彻底完成了。沈德峰带回家的衣服是刘栋今天给他送去的,加个烧鹅是为了做的更逼真,骗蒋淑萍穿上制服裙这个主意是菠萝想出来的,是想玩的更刺激点。蒋淑萍被挟持去的那个房子,刘栋管着拆迁,利用职权给自己谋了很多私立,十多处房産,这是刘栋在花园区的一套别墅,装修完了一直没住。在蒋淑萍被挟持到那不久,得到信的沈德峰就也到了那,只是蒋淑萍被蒙着眼睛看不到,但她被淫弄的整个过程沈德峰都一直在观看。
绑架蒋淑萍上车的时候,拉蒋淑萍上车的是王昆菠萝二人,刘栋在开车,自己一说话蒋淑萍自然就听出来了,所以让王昆菠萝来语言吓唬蒋淑萍,菠萝开始很紧张,假装绑架,可假戏毕竟在真做,他开始吓得说不出来话。王昆第一句就差点就说漏了嘴,到了别墅刘栋后来耳语嘱咐了他,告诉他既要做的逼真,又不要太凶,免得把蒋淑萍吓出事来。绑起来蒋淑萍后,为了加强她的屈辱性,以便摧毁她的精神底线,便拿掉了她戴着的眼罩,这也是菠萝的主意。
王昆菠萝调教蒋淑萍的时候,沈德峰和刘栋躲在卧室前边阳台上,透过窗帘的缝隙一直在观看着,整个过程沈德峰觉得非常满意,看到最后蒋淑萍终于说出了自己最想让她说出来的话,沈德峰下了阳台,走回客厅,和刘栋一起推门进了屋。
「哈哈!嫂子啊!得罪了!得罪了!这大哥和我商量送给你的一个礼物!」
刘栋两眼冒火,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蒋淑萍。
「是啊!是啊!大姐!别害怕别害怕!兄弟没吓住你吧!哈哈哈……」王昆虽然这么说着,又把裤衩脱了下来,露出了那个又粗又短的鸡巴。
「哎呦!嫂子啊!刚才憋死我了!来赶紧让兄弟再操一炮!」刘栋话还没说玩,就脱光了衣服跳上了床,拽过来一丝不挂的蒋淑萍,让她跪趴在床行,撅起屁股,一手拽着她的肩膀,一手抓住她一只奶子,把长杆大蘑菇式的鸡巴,狠狠地操进了蒋淑萍的逼里。王昆看的兴起,也赶紧跳上了床,按着蒋淑萍的头,撩起她被操的散乱盖住脸的长头髮,把粗鸡巴塞进了蒋淑萍的嘴里。
淫妻倾向强烈的菠萝没有上来,他只喜找别的男人欢淫弄自己的老婆,对于淫弄别人老婆一点兴趣也不大。沈德峰兴奋地看着自己老婆被两个男人轮奸着,他发现,蒋淑萍经过这次调教之后,果然骚了起来,被刘栋大鸡巴猛操的时候,蒋淑萍嗷嗷地浪叫了起来,王昆把自己塞进她嘴里,蒋淑萍居然在主动地给他口交。这样的表现,在以前的自己老婆身上,是不可能出现的,看着老婆被操的淫蕩的样子,沈德峰兴奋异常,裤裆里的鸡巴激烈地跳动了起来。
刘栋操的有点累了,王昆赶紧换下了他,在自己鸡巴上戴了一个避孕套,把自己的鸡巴从后边操进了蒋淑萍逼里,刘栋来到前边,把自己的大龟头放在蒋淑萍嘴里,蒋淑萍马上就不由自主地舔了起来。
刘栋操蒋淑萍没戴套,经常玩多人性交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最多一个常和女人做爱的男人可以不戴套,其它人都最好都要带套,因为不同的鸡巴都要在一个逼里操,都不戴很不安全。
「大哥!这下嫂子可真浪啊!这把我鸡巴给咬的!咬住就不撒嘴了!哈哈!」
刘栋一脸陶醉,回头对沈德峰说。
「是啊!是啊!大姐这犯起骚来了!这逼操着更爽了!」后边的王昆也赶紧应和。
「是啊!哈哈!我这老婆子终于变骚逼了!她就应该当个婊子,让更多人操她!」说出这话的同时,沈德峰变得更兴奋了。
两根大鸡巴,一个嘴,一个逼,刘栋和王昆不断地交叉换位,让蒋淑萍换了好几个姿势,变着花样奸淫了她很长时间。最后两个人都射了精,刘栋把精液直接射进了蒋淑萍的逼里,王昆想射在蒋淑萍嘴里,结果太着急了,套刚摘下来就射了,精液喷了蒋淑萍一脸。
蒋淑萍还没来得及喘气,沈德峰就跳上了床,让她侧身躺着,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屁眼里。这几年蒋淑萍年纪大了,沈德峰感觉自己鸡巴不太粗,老婆的逼又变松了,操逼兴奋感不强了,便开始操蒋淑萍的屁眼。蒋淑萍开始觉得疼,受不了,可又没办法反对老公,只好忍着疼,任凭老公操自己屁眼,时间一长了屁眼也就被彻底操开了。
作为一个有着强烈淫妻倾向的丈夫,沈德峰最兴奋的事情,就是在妻子逼里还带着别的男人精液的时候,去操妻子的屁眼。
为了更进一步消除蒋淑萍的羞辱感,让她变得更骚,菠萝出主意,让刘栋找来了一面方镜子,叫蒋淑萍看着自己的淫态。刘栋拿着镜子,先让蒋淑萍看自己喷满了乳白色精液的脸,接着慢慢往下移动镜子,让她看着由于发情而坚硬挺起的奶头,让她看自己整在往外冒着精液的逼,最后,刘栋拿着镜子站远了一些,让蒋淑萍看着自己被老公操屁眼的全景。蒋淑萍一度闭上了眼镜,王昆就按着她的头,分开她眼皮,强制让她看着。
沈德峰仍然是很快就射精了,拔出鸡巴,让蒋淑萍过来舔乾净,以前蒋淑萍很难自愿地乾这种事,这次居然忘情地舔着老公的鸡巴,沈德峰的鸡巴上沾了少许从她屁眼里带出来的大便,蒋淑萍一点都没在意,把老公鸡巴上的精液和大便一起舔,舔得乾乾净净。
沈德峰叫菠萝也去操一下自己老婆,菠萝摆了摆手,没有上床去操蒋淑萍。
起身站在床边,把手指伸进了蒋淑萍溢满精液的逼里,又开始抠弄着她的G点部位。刚被激烈轮奸过的蒋淑萍马上就兴奋了起来,再次嗷嗷大声浪叫了起来,很快又来了一次高潮。这次高潮反应更是激烈,整个身子哆嗦成了一团,喷出了更多的淫水,打湿了大片床单。
四个人坐到了床边边,欣赏满脸精液,屁眼和逼里流淌着精液的蒋淑萍,命令着她摆出各种淫蕩姿势来,蒋淑萍乖乖地一一照做了。
时间已经十一点了,都有点饿了,让蒋淑萍去洗个澡,刘栋拿出事先叫好的酒菜,摆在桌子上,四人边吃边喝。蒋淑萍洗澡出来,刘栋按菠萝交代的,拿出了事先準备好了的各种淫具,先让蒋淑萍穿上了一双金色细高跟带编式凉鞋,又叫她换上一身黑色吊带开裆式情趣内衣,接着给她夹上乳夹,戴上穿戴式震动假鸡巴,塞上肛门塞。下午还穿戴简朴乾,辛勤做着家务,贤妻良母的蒋淑萍,此刻已经被彻底打扮成了一个淫娃蕩妇。
依然是依照菠萝的建议,没有允许让蒋淑萍坐在桌子边,而是让她想狗一样得趴在了地板上。沈德峰拿过来一个盘子,在里边放了一些饭菜,端到蒋淑萍面前,放在地板让,让蒋淑萍学着狗的样子,趴在地板上舔着吃。此刻,虽然蒋淑萍已经彻底淫蕩了起来,但是对这种下贱的狗一样的吃东西方式,还是有点迟疑。
刘栋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开关,震动型穿戴式假鸡巴在蒋淑萍逼里激烈震动了起来,蒋淑萍被刺激地嗷嗷浪叫,迅速地舔吃乾净盘子里的食物。
感觉对蒋淑萍的深层次淩辱果然奏效了,菠萝为了试试是否已经腐蚀掉了蒋淑萍的基本人格尊严,让刘栋又往盘子里倒了一点果汁。果然,蒋淑萍没等再被下命令,就狗一样地伸着舌头舔喝着盘子里的果汁。菠萝觉得差不多了,蒋淑萍在持续的淫虐调教中,基本人格尊严已经丧失了,即将成为一个下贱听话的彻底淫妻。
菠萝对沈德峰会意的一笑,示意他淫妻计划成功了,沈德峰内心非常得激动,几年以来,想把自己老婆变成淫妻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他倒满一大杯酒,其他三个人也配合地倒满了酒,四个人举杯相碰,一饮而尽,以示庆贺。
为了彻底让蒋淑萍接受成为淫妻的事实,沈德峰煞有介事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这也是菠萝给他设计的淫妻计划的最后一步了。接过刘栋递给他事先準备好的带着项圈的狗链,沈德峰走向了跪在地下的蒋淑萍。
蒋淑萍脚上穿着四寸细高跟的性感金色高跟凉鞋,身上穿着黑色吊带开裆式情趣内衣,胯下戴着穿戴式假鸡巴,屁眼里塞着肛门塞,奶头上夹着乳夹,传统道德观念在她思想上形成的种种禁锢,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以往传统式贤妻良母的她,此刻已经彻底地成为了一个下贱的淫娃蕩妇。
沈德峰递给她一个小卡片,上边写着事先写好的词,他来提问,让蒋淑萍照着卡片上的词来回答。
「你是谁?」「蒋淑萍!」「我是谁!是你的什么人?你是我的什么人!」
「您是我的丈夫!我是您的妻子!」「什么样的妻子?」「下贱的妻子!听话的妻子!淫蕩的妻子!任凭老公玩弄的妻子!更希望老公找更多的男人一起操我玩我的妻子!」「你喜欢做这样的妻子吗?会忠心耿耿做我这样的妻子吗?」「是的!我非常喜欢做您这样的妻子!我会忠心的伺候您!希望您能用各种下流的方式玩弄我!更希望您找更多的朋友来一起玩弄我!我也会忠心地伺候您找来一起玩我的朋友!」「你发誓!」「我发誓!发誓做您最听话最下贱最淫蕩的妻子!」
沈德峰拿过来那个带着项圈的狗链,蒋淑萍赶紧往前紧爬两步,更加虔诚地跪好,一脸享受的表情中,让沈德峰把狗链项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沈德峰牵着手里的狗链,看着已经成为最合格淫妻的妻子蒋淑萍,非常得兴奋,非常得满意,非常得高兴,牵着蒋淑萍在客厅里连续爬了好几圈,然后握着狗链,坐在了沙发上,分开腿,擡起了屁股。
「蒋淑萍!」「在!」「舔我的屁眼!」「是!」蒋淑萍跪趴两步,低下头,狗一样的把舌头伸出来老长,脸上居然浮现出了幸福的表情,认真地给老公舔起了屁眼。沈德峰兴奋异常,梦想中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他萎缩了的鸡巴突然猛地一阵抽搐,一股浓精射了出来,喷到了蒋淑萍的头上。
「大哥!恭喜恭喜啊!让嫂子也来伺候伺候我们啊!」刘栋看着眼前这一淫蕩的场景,早已经憋不住了。
「哈哈!多亏了你们帮忙啊!老婆!还不赶紧去谢谢你老公的朋友们!」「是!」在沈德峰的牵引下,蒋淑萍乖乖地爬了过去,挨个给刘栋三个人舔起来屁眼,舔完屁眼,又开始舔鸡巴。
刘栋和王昆看着眼前活色生豔的情景,享受着蒋淑萍的舌头,一脸陶醉。菠萝的心情却一点也不高兴,他是多么想也有这么一个合格的淫妻老婆啊!可他的老婆小薇从来不听他的,虽然能给沈德峰设计出这么完美的淫妻计划,但是对于他的老婆小薇,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了让蒋淑萍充分享受成为淫妻后的快乐,四个人又牵着她到了卧室,上了哪张舒适的大床。刘栋和王昆一前一后,刘栋操蒋淑萍屁眼,王昆操蒋淑萍的逼,沈德峰站在床头,牵着挂着蒋淑萍脖子上的狗链,把鸡巴插进了自己老婆的嘴里。
蒋淑萍身上的三个洞都被插入了鸡巴,她扭动着全身,尽力的去应和着每一根鸡巴对自己身体每一个洞的抽插。
菠萝站在床下,每当刘栋和王昆操了一个阵子,下来歇息的时候,他就用两个手指,去刺激蒋淑萍的G点,让她达到吹潮。蒋淑萍享受完吹潮之后,刘栋和王昆再上去操,过一会下来,菠萝再把蒋淑萍弄到高潮。如此十来个回合,刘栋和王昆累的都爬不起来了,一直都是刘栋操屁眼,王昆操逼,沈德峰看王昆鸡巴太粗了,怕老婆一开始承受不了。
这一晚,蒋淑萍体验到了她一生中都没有经曆过的性享受,十来次的连续性高潮,已经让她兴奋到了极点,精疲力尽地瘫软在了床上。
「嫂子!当淫妻的感觉比当贤妻的感觉好吧!哈哈哈……」刘栋躺着床上,捏着蒋淑萍的奶子,兴奋地问着她。「当…淫…淫妻…的…感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