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强暴表嫂

时间:2018-02-09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莫枫一把拉住正在收拾书包的戴家辉,嬉笑道:「袋鼠,我妈今晚不在家,我没地方吃饭,去你家吃好不好。」
戴家辉一脸的为难,嘟囔道:「又去我家吃啊。」
莫枫推了他一把,喊道:「吃你两口饭又吃不穷你家,真是,算了,我不去了。」
戴家辉哪里不知道这家伙以退为进的德性,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去吧去吧,算我刚刚没说。」
莫枫这次高兴的揽住他的肩膀,笑道:「这才是好兄弟。」
莫枫的热情让戴家辉有点不习惯,但是又感觉到一种很温暖的友情,打小缺乏朋友的他其实对莫枫的自来熟并不排斥,只知道死读书的他差不多已经忘了如何与人交往了,莫枫的插科打诨正好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同学友情。
黄茜默默无声的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往一年级英语办公室走去,戴家辉偷偷的盯着少女纤瘦的背影,心中惆怅无比。
莫枫在一旁附耳笑道:「袋鼠,你这样一辈子也追不到人家的,要不週末你约她看场电影如何?」
戴家辉赶忙摇头,苦笑道:「你不要害我了,还有很多作业要做呢。」
「我靠。」
莫枫无奈的对戴家辉竖起中指,满脸的鄙视。
戴家辉习惯性的无视了对方的鄙视,反问道:「你天天自诩的像情圣一般,怎么也不见你谈恋爱啊。」
莫枫暼了戴家辉一眼,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谈恋爱?」
戴家辉疑惑的看着对方,问道:「你谈了?我怎么没注意到。」
莫枫嘿嘿的笑道:「你这书呆子,天天就知道读书,你能看到个屁,而且高中女生太幼稚了,我不喜欢。」
戴家辉哦了一声说道:「你交了大学的女朋友?」
莫枫笑道:「没看出来你倒有一颗八卦之魂,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一副老实样,嘿嘿,如果你敢约黄茜去看电影和逛街,我就告诉你。」
戴家辉闻言一缩脖子,向前疾走两步说道:「别别,我不问了还不行嘛。」
莫枫大笑追上去,说道:「行啊,哈哈,袋鼠,要不要我教你两招,保準手到擒来。」
「滚,别汙了我的耳朵。」
两人嘻嘻哈哈的一路笑骂,往戴家辉的家里走去。
一年级的英语办公室内,黄茜乖巧的坐在母亲旁边的位子上看书,周围的老师无不称讚她乖巧懂事,清秀可爱,她也不说话,只是腼腆的笑着点点头,众人都知道这女孩性子淡薄,遂也不以为意。
过了十来分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对方慧芬笑道:「表嫂,小茜,我爸喊我们一起回去吃饭。」
方慧芬手中的笔顿时颤抖了一下,强笑了一下,撩了撩耳边的头髮,说道:「小天啊,我知道了,你在学校门口等我们,我们马上就下来。」
「嗯,各位老师再见。」
男生嬉笑着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来人走后,方慧芬把桌面上收拾了下,与同事道声拜拜便带着女儿下了楼,刚到二楼楼梯口,就看到小天靠在拐角处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笑意的眼神中含着赤裸裸的慾望,让她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许多。
三人上了方慧芬的车上后,小天的手立刻便放到了方慧芬的大腿上,隔着长裤来回的抚摸,嘴里念叨着:「表嫂,几天没见,你更漂亮了。」
方慧芬强笑了下,说道:「你这样可是会乾扰我开车的哦。」
「没事,我对表嫂的技术放心,嘿嘿。」
一边说,小天的手一边更得寸进尺的攀上了女人的酥胸,那种沈甸甸的触感让他爽的下体顿时硬了起来。
方慧芬从后视镜里看到女儿把头转向窗外,心中泛起无儘是酸苦,但是她不敢阻拦少年的任何动作,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家里,她只是个性奴隶罢了,强自收敛心神,发动汽车,驶入车流中。
小天也怕被人围观,大手从女人的胸部挪开,看着表嫂红晕的双颊,他越发的兴奋起来,一想到待会这个人前高雅的美妇人,会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下让自己任意玩弄,他就感到浑身燥热,真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好好的蹂躏一番。
只可惜,他越是这么想,反而时间耽误的越久,城市堵塞的交通让小车寸步难行,周围的车流和人流,让少年蠢蠢欲动的心被无限压制,急得他浑身燥热,情难自已。
在方慧芬的小车被堵在路上的时候,莫枫和戴家辉已经到了家,打开门,戴家辉喊了一声:「妈,今天莫枫在我家吃饭。」
莫枫也主动打了声招呼喊道:「阿姨,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们了。」
半晌,从主卧室传来脚步声,金翠霞在屋内,说道:「是小枫啊,别客气,你们去写作业吧,我去做饭。」
说完,她快步的低下头走出卧室,进入厨房。
莫枫换好鞋子,低声对戴家辉说道:「袋鼠,你妈好像有点奇怪啊。」
戴家辉想了下说道:「可能是厂里裁员的事吧,听说我妈的厂子被香港那边的人收购了,要裁好多人,我妈中午特地去厂长家问问情况,看样子,情况不太好。」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满脸的无奈。
「哦。」
莫枫点点头,跟着戴家辉去了他的卧室。
待两人进了房间,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金翠霞砰砰跳动的心才稍微鬆了一点,就在一刻钟之前,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居然是快递公司的,她从来没有收过快递,非常疑惑的从快递员手中籤收下一个扁平的包裹。
到了家里拆开一看,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粉红色硬纸盒,金翠霞好奇的打开一看,第一眼就呆住了,天鹅绒的衬底上摊着一条白色的女士三角内裤,样式是路边摊那种十块钱三条的廉价货,既不性感也不舒服,让金翠霞呆住的是,这条内裤正是那晚被强姦后遗失的那条。
她下意识的立刻盖住盒子,有一种想要将盒子扔到下水道的冲动,浑身剧烈的颤抖,差点瘫软在地上,过了几分钟,她才胆颤心惊的再次打开盒子,心底万分希望自己看错了,这个盒子是寄给别人的,可是第二眼、第三眼,无数眼之后,她绝望了,这条内裤绝对是那晚自己遗失的那条。
金翠霞用颤抖的手拿起内裤,脑海中如同闪电一般映像出那晚发生的一切,从路上被劫持,到黑暗中的强姦,一幕幕历历在目,无尽的羞耻与屈辱从她的内心深 处迸发出来,让她忍不住掩面而泣,神情恍惚间,连开门声都没有听到,直到两个少年的呼唤才将她惊醒,赶忙手忙脚乱的将内裤和盒子塞进五斗橱的抽屉里,生怕 被瞧出端倪,头都不敢擡。
晚上在餐桌上,莫枫和戴家辉苦不堪言,三个菜要么鹹,要么淡,米饭还是夹生饭,金翠霞神情有些恍惚,机械的吃着饭菜,好似根本没注意到可口与否的问题,戴家辉感觉有些丢脸,小声的说道:「妈,今天的饭菜有点怪。」
金翠霞闻言回过神,勉强笑了下,说道:「怎么了?哎,你们怎么不吃啊。」
莫枫无奈的看了戴家辉一眼,赶紧低下头扒了一口饭,一仰脖子嚥了下去,神情痛苦的如同吃药般。
戴家辉苦笑道:「妈,你不觉得今天的饭菜有点难吃吗?」
金翠霞这才察觉到饭菜的异常,顿时觉得嘴里嚼的难吃无比,忍不住心头犯呕,赶紧捂着嘴巴,硬生生的嚥了下去,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哎呀,我带你们出去吃吧。」
莫枫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能吃饱就行,是吧,家辉。」
戴家辉苦笑了下,说道:「妈,是不是厂子里面的事情让你烦心啊。」
金翠霞苦笑了下,心想这也是个藉口,于是点点头,说道:「我没事,就算不在厂里做了,我有手有脚,哪里找不到活计,别担心了。」
戴家辉点点头,说道:「妈,等我大学毕业了找到好工作,你和爸爸就在家等着享清福吧。」
金翠霞欣慰的笑了笑,说道:「呵呵,那我就等着那一天了,呵呵。」
因为饭菜的关係,最后三个人出去,在附近的小饭馆里吃了一顿,结果中途莫枫藉着上厕所的机会把钱付了,倒是惹得金翠霞抱怨连连,直怪他人小鬼大。
这边三人吃得其乐融融,那边牛厂长的家里则是一场淫靡的盛宴,三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俱是赤条条的在餐桌旁,女人坐在男人的腿上,大腹便便的牛大林腿上 坐着娇小迷人的黄茜,满脸麻子的黄勇腿上坐着冷艳俏丽的牛萌萌,雄壮如牛的牛天禄的腿上坐着成熟美艳的方慧芬,三个女人俱是面颊酡红,恍若酒醉,毫无羞耻 的用自己的身子摩擦着身边的男人。
牛天禄肆无忌惮的摸着表嫂方慧芬的巨乳,34E的浑圆饱满实在是世间难挡的诱惑,每次摸都有不一样的感觉,方慧芬的身材极好,典型的丰乳肥臀,腰部纤盈一握,是完美的葫芦型,让她拥有着颠倒众人的惊人魅力。
牛大林和黄勇的目光也不时的被方慧芬傲人的身材所吸引,不过他们怀中的女人也有着不俗的媚惑,牛萌萌个头高挑,苗条纤细,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格外夺人 眼球,身材也是玲珑有致,凹凸起伏,让人遐想连连,还未成年的黄茜则有着青涩少女的羞涩与甜美,娇嫩的身子温软如玉,青春靓丽的气息让人充满了罪恶的慾 望。
刚刚的一顿饭吃得香艳无比,三个女人用自己在嘴巴嚼碎了食物,一口一口的喂给身边的男人,连白酒也是一口一口的含送进男人的嘴里,导致三个不胜酒力的 女人都一些头晕,加上到家后吃的慢性迷药逐渐发挥了作用,此刻三个女人都慾火中烧,抛弃了一切的羞耻心与厌恶感,百般讨好,乞求恩泽。
牛天禄年纪轻,最先忍耐不住,淫笑着在方慧芬的嘴唇上亲了两下,抱起迷离的表嫂,一边揉着她的大奶子,一边笑道:「表哥,今天晚上我先拔了表嫂的头筹,你没意见吧,哈哈。」
黄勇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笑道:「知道你小子猴急,你先去吧,我和你爸随后就来。」
牛天禄哈哈笑着,抱着表嫂进了卧室,将她整个人摔在床上,方慧芬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迷药的催动下,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意识,反而无比的风骚妩 媚,柔弱无骨的躺在大床上,双腿大张,双手用力揉着自己的傲人的乳球,风骚的呻吟道:「小天,表嫂好难受,你帮帮表嫂好不好。」
牛天禄得意的笑着,扑到女人的身上,按住她的头,含住她的嘴唇一阵乱啃,女人也狂躁的抱住对方的脖子,吐出舌头疯狂是索吻,唇分之后,两人的嘴角上还连着晶亮亮的口水丝线。
面前的女人满脸的情慾与迷乱,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的恬静淑雅,往日高贵的方老师,此刻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母狗罢了,一想到这儿,牛天禄就格外的兴 奋,这几年来,他玩过的女人也有十来个,但是最喜欢的还是表嫂,尤其是她穿着白衬衫,黑短裙,撅着屁股趴在讲台上被自己狂肏的时候,每次都让他爽的魂飞天 外。
「表嫂,过两天,我们在学校做吧,我实在是太喜欢你在学校里被我肏到高潮时的模样了。」
牛天禄喘着粗气在女人的耳边说道。
方慧芬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此刻时刻,在情慾的催动下,让她干什么,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更何况在学校做爱又不是第一次,自从牛天禄上了高中以后,她不知多少次在教室、办公室和教学楼天台上被肏到高潮。
「谢谢表嫂。」
牛天禄笑道。
方慧芬喘着粗气,迷离着双眼说道:「小天,嫂子想你了,快点干我好不好。」
牛天禄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嘞。」
说着,他爬下身子,熟练的对準女人淫水氾滥的阴道口,用力一挺屁股,大半根鸡巴便直根没入,刺激的方慧芬情不自禁大声呻吟起来。
「表嫂,舒服吗?」
牛天禄大力揉捏着女人的双乳,快速的耸动着屁股笑道。
「啊啊啊啊,舒服啊,嗯嗯嗯嗯,小天,嫂子舒服死了,太美了,啊啊啊啊,好深,好粗,好长,啊啊啊啊,插到好深啊,好舒服,好爽,嗯嗯嗯嗯。」方慧芬肆无忌惮的叫起床来。
叫床声穿到餐厅,两个男人对视一笑,不约而同的问起怀中的女人,说道:「想要吗?」
黄茜和牛萌萌羞涩的点点头。
黄茜脆生生的喊道:「舅公,待会轻点干好吗?明天我还要上学。」
牛大林慈爱的点点头,摸着少女的头顶,笑道:「好的,我的小乖乖,舅公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黄茜高兴的点点头,只是眼神中闪过一丝无人察觉到的无奈与悲哀。
牛大林和黄勇各自带着女人进了房间,只见大床上两具白花花的肉体酣战正欢,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将他们的性慾推上了高潮,尤其是黄勇,看着自己娇媚 的妻子被表弟干得淫叫连连,他顿时兴奋到了极点,一把将牛萌萌推到在床上,淫笑着扑上去,笑道:「萌萌,你弟弟跟我老婆,你这个亲姐的就替他还这个债吧, 哈哈。」
牛天禄忙碌中扭过头,笑道:「表哥,我们来比赛,看谁先射如何?」
黄勇连忙摆手,按住牛萌萌的腰,扑哧一声把鸡巴插进窄紧的阴道内,快活的扭动了两下,说道:「臭小子,我才不跟你比呢。」
说完,转头不理会他,专心致志的下享受起胯下的美人来。
牛大林乐呵呵的看着小辈们自得其乐,拍了拍黄茜的小屁股,笑道:「茜儿,帮舅公再舔硬一点。」
黄茜乖巧的点点头,跪在地上,双手熟练的握住舅公粗壮的阳具,毫不犹豫的张口将龟头含进嘴里,灵巧的小舌头在龟头和马眼上来回打着转,让牛大林舒服的迷上眼睛,惬意的坐在沙发上,享受着口交带来的愉悦。
没过多久,战局发生了变化,分别射精后的牛天禄和黄勇各自交换了玩物,黄勇看到妻子的阴唇处不停的滴落着表弟留下的精液,刚刚软下去没多久的鸡巴顿时兴奋的硬挺起来,擡起妻子的大腿,将鸡巴抵了进去。
牛大林也将黄茜娇小的身子压在床上,站在床边,扶着少女的大腿,让粗壮的阳具不停的在少女紧窄有致的阴道内来回进出,黄茜被干得淫叫连连,少女婉转的呻吟如同春药一般,不停的刺激着三个男人勃发的兽慾。
之后三人再次交换,牛天禄贪恋表嫂的熟美,再次强佔了方慧芬的身子,牛大林和黄勇则各自进入了自己女儿的身体里,三个女人的淫叫声和三个男人的淫笑声,在春意满屋的卧室内谱写出一曲淫靡的家庭乱伦凑鸣曲。
如果这一幕被戴家辉知道,定然会伤心欲绝,自此对女人就绝望了,他心目中的女神此刻堪比这世上最淫贱的母狗,不过好在他还不知道,此刻他正在忙着完成 作业,莫枫也在一旁,不过他忙着看漫画,只有当戴家辉写完了一科作业,他才会急忙拿过来誊抄一番,对此,戴家辉格外的鄙视。
当时钟敲响九下后,卧室的门被敲响了,金翠霞旋即走了进来,穿着整齐一副上班的模样,今天又是一个夜班,自从对车间主任黄勇不假辞色后,她这几年每晚都是夜晚,有时候大夜班,有时候小夜班,就从未停过。
「我去上班了,小辉记得早点睡觉,小枫,你今晚留下来吗?」
金翠霞含笑问道。
莫枫摇了摇头,站起来说道:「那我也回去了,反正该抄的我也抄的差不多了,嘿嘿。」
说着,他扬了扬手中的作业本。
听到莫枫理直气壮的理由,戴家辉无奈的再次鄙视他,虽然他没问过莫枫的家世,但看他的穿着用度,家庭貌似是很不错的,两相一对比,他更加下定决心发愤图强,一定要过上人上人的日子。
金翠霞也很无语,对于儿子的这个朋友,她其实并不放心,原因就是他几乎没有什么上进心,虽然认识时间不长,还不到一个月,却也知道他只会吃喝玩乐,活 脱脱一个纨裤子弟,好在品行还不错,加上儿子也说在学校里帮助他不少,遂也就没多说什么,加上他除了不喜欢学习外,其他方便都还不错,尤其是口才好,又很 有幽默感,来吃了几次饭后,自来熟的性格也让金翠霞对莫枫有了几分好感,也便不愿多说,反正看样子他家境很好,不用像自己这种普通家庭整天忙碌。
「那跟阿姨一起走吧,这里晚上黑灯瞎火的,走路不安全。」
金翠霞接口道,说话间,她想到那晚发生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缺乏底气,心想有人陪着走一段也好。
莫枫点点头,对戴家祥说道:「嘉祥,那我走了,你好好学习啊,哈哈。」
有金翠霞在场的时候,他从来不喊戴家祥的绰号。
听到莫枫装模作样的语气,戴家祥连连挥挥手,说道:「走吧走吧,妈,你路上小心点。」
莫枫接口道:「你放心,我送阿姨到厂门口。」
两人说笑间出了门,各自骑着自行车,有了莫枫在前面开路,这一段路让金翠霞走的安心了许多,原本是想在路口分开的,结果莫枫非要坚持送金翠霞去纺织厂,金翠霞推辞不掉,只得允下。
路上无聊,金翠霞便问道:「小枫,你这样整天游手好闲,长大以后怎么办啊。」
莫枫笑了笑,说道:「阿姨,我也不想啊,只是我对学习实在没什么热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金翠霞无奈的苦笑道:「那你这样,你父母难道不失望吗?」
莫枫顿了顿,看了一眼金翠霞,说道:「他们没空管我。」
金翠霞从少年的声音中听出几分无奈与愤懑,顿觉失言,有心想问,但是感到两人的关係怕是不足以去问别人的家庭隐私,遂也没有张口。
两人默默的骑车过了一个路口,莫枫突然开口说道:「阿姨,我要是说我初二之前一直都是学校第一,你信不信。」
金翠霞减缓车速,看着少年淡然中藏着落寞的神情,心中没来由的一紧,莫名的点点头,说道:「我信。」
「谢谢。」
莫枫做了一个勉强的微笑,缓缓的蹬车说道,「两年前,我父母离婚了,也是从那天起,我才知道我是个私生子,嘿嘿,喊了十几年的老爸原来不是我老爸,哈哈,真是一个很有趣的笑话哈,哈哈。」
莫枫虽然在笑,但是却比哭听起来更难受,金翠霞侧脸看向对方,只见在路灯的照射下,少年的脸上隐隐满是泪痕,往日俊朗阳光的少年,瞬间变的黯然神伤,让她看得莫名心碎,还没待她从这种心境中拔出来,突然听到莫枫大喊道:「小心。」
金翠霞猛然一惊,回过神来,才发现前方数米外,一个没有了窨井盖的下水道口大开,而她的车轮正笔直的冲向下水道入口。
金翠霞惊慌一下,赶紧捏剎车,不过她的自行车已经有五六年的历史了,前后轮的剎车修过坏,坏过修,折腾了几次已经没法修了,此刻又是下坡,车速较快,惊慌之下,她根本来不及躲闪,眼看着就要一头栽进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要栽进去的剎那,金翠霞的一声尖叫都提到了嗓子眼时,猛然感到身子一紧,一个结实有力的胳膊将她抱在怀中,向前一扑,一阵头晕目眩后,就听到重物落地的沈闷撞击声,而自己除了有一些震动感和眩晕外,身子却不感觉到疼。
还没待金翠霞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传来莫枫的声音:「哎呦,疼死我了。」
眩晕感转眼即逝,金翠霞这才发觉自己被莫枫抱在怀里,显而易见,刚刚是莫枫冲过来救了自己,若不是他伸手敏捷,此刻摔倒在地的必然是自己,而且恐怕是要摔得头破血流,心下不由大为感激,赶忙说道:「谢谢你,小枫。」
莫枫苦笑道:「我没事,阿姨,你没摔着吧。」
金翠霞点点头,说道:「嗯,我没摔着。」
莫枫说道:「那就好,阿姨,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你受伤了吗?我送你去医院。」
金翠霞焦急的问道。
莫枫笑道:「不是,不是,我就后背撞了下,没关係,平时打球经常摔,早习惯了。」
「那是什么事?」
金翠霞疑惑的问道。
莫枫不好意思的说道:「阿姨,你要是没事的话,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这么压着被人看到了不好。」
金翠霞这次回过神来,注意到此刻还躺在少年的身上,不由羞得满脸通红,嘴里却说道:「小鬼头,阿姨都可以做你妈了,有什么好顾忌的,人小鬼大。」
话虽这么说,人却赶紧站起来,躲着路灯的灯光,将莫枫扶起来。
「你怎么样?有么有哪里疼?真的不要送医院吗?」
金翠霞关切的问道。
莫枫揉了揉肩膀,嬉皮笑脸的看着金翠霞说道:「真的不用,就手背擦破了点皮,衣服擦破了而已,谢谢乾妈关心。」
金翠霞闻言一愣,不由的问道:「你喊我什么?」
「乾妈啊,乾妈你刚刚不是说做我妈的吗?」
莫枫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小声的说道。
看到少年伤心黯然的模样,想到他家庭破裂,金翠霞不由的心软,轻笑道:「你这孩子,就会打蛇上棍,那你以后可要乖乖的听乾妈的话,努力学习,不要让乾妈失望。」
莫枫摸了摸鼻子,懊丧的说道:「我儘量努力吧,嘿嘿,乾妈,如果我成绩好了,有什么奖励没?」
金翠霞掩嘴笑道:「你这坏孩子,学习是为了你自己好,还要什么奖励啊。」
莫枫使劲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是,我可是为了乾妈开心才努力学习的。」
金翠霞笑道:「真淘气,那你想要什么奖励。」
莫枫想了想,说道:「我只希望乾妈能待我好,把我当成亲生儿子一样。」
金翠霞一愣,她没想到莫枫居然提出的是这么一个愿望,看到少年眼神中的希冀,心中顿时痠软,想来他也可怜,父母离异后,怕是极度渴望家庭的温暖吧,怪 不得他喜欢来自己家里吃饭,怕也是这个缘故,想体会家庭的温馨,于是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我答应你,即便你学习不好,你也永远是妈的好儿子。」
莫枫顿了顿,一下子扑进金翠霞的怀里,深情的喊了一声:「妈。」
「哎,儿子。」
金翠霞也被这一声呼喊唤醒了氾滥的母爱,宠溺的轻抚着莫枫的头顶,心下感慨万千。
寂静的马路上,两辆摔倒的自行车旁,路灯的照射下,两人仿若久别重逢的母子一般深情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