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乾妹 遮掩生理反应

时间:2018-01-14 第一次与馨怡见面是在一场为期二週训练会,24岁一六八公分高的身材,比例适中玲珑有致。及肩长髮飘逸优雅,白净的瓜子脸儿温柔婉约,穿着过膝长裙,走起路来摇曳生姿!一位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女孩,细緻的脸蛋,素净的脸庞脂粉未施,留着一袭柔亮的长髮,秀髮往后整齐梳拢,双腿白皙且匀称,柳腰及双峰坚挺浑圆,身边散发的淡雅香水味可以看的出——她非常的漂亮,(貌似明星贾欣惠)很难让人不感到心动。
在这次训练中也藉机与她浅谈几次,可能我平时乐于助人又不小气,嘴巴也甜,一个礼拜的时间跟馨怡就较熟络了起来,但训练结束后,并没有特别的行动,只对她印象特别深刻,在训练结束后,也各自回到工作岗位,没有再联繫。或许真的有缘,几天前北上一次会议上又巧遇到馨怡。
她浅浅对我一笑:「嗨!你好。」
「馨怡?这么巧,在这里遇见妳!」
我讶异的站起身,一个熟悉的笑容呈现虿眼前。霎时间,我真是欣喜若狂,没想到会再次相逢,由于这次出差有两天的时间,我当然不愿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客套寒暄后,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后来我提出认她做乾妹妹的请求。
「好啊,我没有哥哥,多一位好大哥也不错。亲哥」馨怡说。
「真的?」得到佳人的首肯,我的眼中放出光芒。
从上次受训回来我从不否认对这个美女有一丝遐想,但也只是回家躺在床上,在脑海中云雨翻腾的对象,是男人都会有这种正常的性幻想,想像与馨怡做爱,在自己的冲刺下落红,我极力克制自己在当时与她交谈场合绝对不能想这些事,免得透露出自己的秘密。
馨怡今天穿了件一套ELLE薄呢紫色套装,在领口用白色纱巾扎了一朵精美的领结,散发着KANEBO香水味的粉颈,内里纯白的衬衣,虽然是不透明的,但轻薄而贴身,勾勒出胸部优美的曲线,虽不施脂粉,眼波流转,但眼睛依然灵动得会说话,长髮仍然俏丽诱惑人,脚下一双BONITA黑色绒布鞋,她站起身来,肉色的丝袜包着的玉腿有着美丽的曲线,一双修长的美腿无法被丝袜所掩,更别说浑圆的臀部被紫色窄裙给紧绷。显现出上班女性的典雅。标準的现代女性身材,修长而不会太瘦,匀称的三围,正所谓玉人旖旎,老天!!我好像快要爆炸了。
她大概也在打量着我:长相斯文,谈吐彬彬有礼。身材挺拔,穿着合身高雅,和一般上班族的人不大一样,令人觉得蛮舒服的。
「会议真是无聊,翘课出去走走」。我有开车,我们可以到淡水,渔人码头很诗情画意。我在课程中,一直怂恿她。馨怡就在我的鼓吹之下,答应了。于是我俩就利用下课休息时间溜了出去。在路途中偶尔转头看馨怡就坐在身旁,温热的肉体,传来阵阵处女的芳香。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看这香甜的佳人」
我必须尽力克制,才能保持风度。经过八里后车停在海边一条满是木麻黄的小路边,我们来到了豋山口。
「馨怡,妳体力还可以吗?」
「这上去风景不错」
「你不要小看我,平常我可是利用中午午休都去跳韵律舞」
于是我们一开始是一段大上坡,,绿色的密林传来阵阵风声,及野鸟的鸣声,间有蝉虫的唧唧,风呼呼响着…我们开始上爬…..
馨怡在前,我在后。随着坡度升降,我隐约可闻她的喘息声,到中途,她已经把紫色外套托放在手上了,我抬头一望,淋漓的汗水浸湿了她的衬白上衣,我隐约可见她胸罩汗湿所透出的痕迹,鹅黄色的无肩胸罩包裹着娉婷的少女峰,在举脚抬足时,紫色窄裙内内裤情慾的痕迹亦隐约可见….
一股幽香传出,我顿时下腹硬了起来。我按捺住胸中初燃的慾火,试着掩饰唤她:「馨怡,累的话停下来休息,不然让大哥背妳。」
「不敢烦劳大哥,谁说会累,走!再走」,听得出来馨怡娇喘着。
我看到她鼻头上凝结的汗珠,在阳光映射下发亮着….红扑扑的双颊将她原本白皙的肤色衬的更为娇艳。
山头上凉风袭来,令人忘忧,一只大冠鹫在远处盘旋着,发出呼溜的叫声,使苍茫的景緻添加了几分凄凉。远处是淡水河出海口,对岸则是大屯山,七星山…更近点是八里、龙形渡口。淡水河蜿蜒出海,如一条玉带,映着天上的白云,我解释着。
妳看风景美不美?,馨怡点点头。
只要翻过它们,就到对面那座最高的山,看到没?,有尖尖的那座
就是我们的目的地–观音山,馨怡听了吐了一下舌头,还那么远啊??,她撒娇的唸着
也不会啦!我们大概赶得及去看有名的淡水夕照,我鼓励着
那快走喽!!,馨怡快乐的催着
好啊!!
我们来比赛看谁爬得快…..,我豪气地应着,快步跑起来…..。
我跟馨怡一路上愉快地交谈着,谈人生的看法,谈小时候的事,谈办公室生活…
出来走走真好!!,她快乐的说着
对啊!!。
馨怡…,妳那..嗯..男朋友…不曾带妳出来散散心吗?
「我哪有美国有时间交男朋友」
「每天上班下班,还要去补习準备国家考试」
小巧的鼻头微微上扬,上唇的弧线优美地在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新月说着。
我心里偷偷窃喜,馨怡还是处子之身!
在一番努力后,接上了观音山的登顶步道。满山的五节芒在夕阳下迎风摇摆,阳光在芒花映射下,将步道石板染成红色..到了观音山硬汉岭顶,整个淡水河出海口一览无遗。夕阳撒下万点金光,白云苍狗迅速变换着。如站在风口处,强风迎面吹来,将她的上衣吹的服贴在身上,她似乎沈醉于这江山如画的美…。
馨怡里面的衬衫被汗水映得半湿。鹅黄色胸罩那粉红色的蕾丝花样在白色衣服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明显,馨怡竟拥有一副不错的身材。看着看着,我感到裤裆里的老二,有捅破内裤的迹象。赶紧蹲了坐在身旁的大石头上,翘起了大腿,遮掩那明显的生理反应。
我和馨怡步下石阶,在通过一片竹林,稻田后,来到渡口正好赶上一班要开的渡轮。渡轮鸣着汽笛,缓缓开着,船舷破开河水,形成一条条流痕与小漩涡….馨怡俏立船头,河风吹来,将她的衣摆水袖吹的飘扬起来,
如同洛神赋中的女神,我站在她身后,望着这位垂手可得的玉人:披肩的秀髮,像云瀑般乌晶柔亮,骄傲高挺的双峰微微起伏,纤细的蛇腰配上饱满翘挺的臀部,特别容易引起旖旎遐思。我在恍惚中,疑是身处幻境,竟看得痴了!
跟馨怡在淡水渡口下了船,已是夕阳西沈。找了一家餐厅进去吃海鲜。我胡乱点了一些海鲜,还叫了一瓶白玫瑰。
他们说,吃海鲜喝点葡萄酒最好,可以去腥味,我解释着,替自己斟了一杯。
妳要不要试试,我怂恿着,馨怡似乎兴致很好
嗯!
试试看好了!,我也把她杯子斟满了,她喝了一口,酒意使她的双颊变得明
艳不可方物,我又不禁看呆了……
「全身黏褡褡的,我们泡温泉去!」我提议着,其实今天我都已经设计好了。
馨怡没有回应。
默许了。
驱车前往北投,我随性说说说:
「泡了汤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又试探性地补充一句:「不想过夜的话就退掉房间。」
「哇!原来你都计画好了,安排这么妥当,就等我上钩是不是?」
「我不是…我…」我被诘问到说不出话来。
馨怡靠身依在我身旁,轻轻的说:「你这小坏蛋。」
我笑了起来,几乎压不住亢奋的情绪。
她那愉悦放鬆的心情,为我以后要进行的事,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我们又先去买了换洗的内衣物,我原本要替馨怡付贴身衣物的钱,顺便看看她买的亵衣亵裤是如何样式,不过馨怡显得不好意思,要我不要跟在她身边去内衣部(反正今晚我也会看得到,不差在这一时一刻)。
车子来到半山的一家日式旅社,一下车道石阶两旁是修剪得错落有致的日式庭院,细白砂石周围小小水池,种植松树桂花,吸了口气,先是桂花香气,一会儿,才是硫磺味。
至柜檯CHECKIN时,馨怡羞涩地掠眼柜檯挂钟。
「走,我带妳去。」
穿行过木质地板的蜿蜒迴廊,纸门开处,馨怡惊呼出声。
褟褟米房间另一边向着一方院落,日式亭园矮灯昏昏柔柔的照着一株红樱,那老樱枝衍众多,一树的红色繁花。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形出现过大家都知道,「孤男寡女」这一词,有时候与「天雷地火」的意义是相通的……
『妳要不要泡个澡哇?会更舒服唷?』
我跑到浴室里,先倒了旅馆送的温泉粉到水里,然后调整水温,想帮她放个水,好好泡一下。
『妳先洗吧,我在外面等着就好啰。』我叫她去泡个水儿。
「谢谢……真谢谢你……」灯光衬得她明豔动人。
「你对女生都那么好吗?」
『没呀……别这样子说嘛……我只是顺着感觉罢了……』
「什么感觉?」
『很难形容,只是一种想让你开心一点的感觉。』
「那么简单?」
『嗯……也许,我只是喜欢你吧……』
「巧言令色!」她假装生气,模样可爱极了。
她走进浴室,关上门,任凭水声浠浠。
听见浴室传来水柱沖在地板上的声音,我站直了身子,手伸进内裤之中,
调整一下老二的位置。等馨怡洗完了澡,此刻正站在梳妆台前,拿着梳子梳理她的一头秀髮。身材好的女人随便穿什么都好看,双峰顶着薄薄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忽隐忽现,真是说不出的性感.
这时我的弟弟又硬起来了,我赶紧跑进浴室,只听馨怡娇咛了一声,等我进入浴室,我才发现原来她褪换下来的衣物还没拿出来,我就这么冒失的进去浴室,我也故意不再开门让她进来拿,我想她大概在房内会很不好意思。
目光被毛巾架上的衣物吸引住。鹅黄色的内衣裤,显然是之前,馨怡身上穿的那一套。为了证明对馨怡身材猜测的对错,我仔细翻看着内衣裤上的标籤:「怎么可能只有B罩杯?应该不止啊!」
在思考的同时,衣物上的香味使得鸡巴在一瞬间膨胀起来。脑海想着馨怡的裸体,感到一股慾火正由下半身漫烧开来。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看馨怡的贴身宝贝.是华歌尔GOODUP鹅黄色有蕾丝的无肩胸罩,SIZE32B,鹅黄色丝质M号三角裤,标準的仕女型,典雅的蕾丝与花边,这是馨怡的贴身,包裹着她令人遐想的双峰与深谷…
凑到鼻前一吸,仿拂可以依稀感受到馨怡身上特有的散发的淡雅香水味及处女的幽香体味。我在浴室内洗得非常工夫,尤其是弟弟部分特别洗了又洗,沐浴乳涂了又涂,我低头告诉弟弟晚上要好好的表现哦。
洗好澡出来后,馨怡穿了早上的套装,外衣没有换下.依据我的经验,窄裙是最易穿帮的裙子.所以我刻意挑了一个她对面的位子座,角度抓好,再来就等鱼儿上钩,羊儿入口了.
馨怡一直交错着腿坐,那是很痠的坐姿,要常常换腿.好几次在她换腿的空档,我似乎瞄到了什么东西,但总不确定.
她大概不知有一个貌似忠良的狼人正等待这个机会,希望捕捉到她难得的裙下风云,俩人靠着很近坐,温热的肉体,传来阵阵处女的芳香。
馨怡穿着内里纯白的衬衣,虽然是不透明的,但轻薄而贴身,勾勒出胸部优美的曲线,望着这位垂手可得的玉人:披肩的秀髮,像云瀑般乌晶柔亮,骄傲高挺的双峰微微起伏,她胸前的那一道乳沟,就像一把钳子,扼得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而纤细的蛇腰配上饱满翘挺的臀部,好像向我发出邀请的讯息,服装下没有穿丝袜的秀腿,夹的紧紧的,好像在向我示威、挑战:好胆来啊!来啊!她的大腿亦很匀称,还比萧蔷的裤袜广告更诱人。
我看呆了,时间似乎凝滞在这一刻。看着看着,我感到裤裆里的老二,有捅破内裤的迹象。赶紧换了一个坐姿,翘起了大腿,遮掩那明显的生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