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章 月夜蝶舞

时间:2017-12-07 推开房门,叶天龙愣住了。
  如水的月光倾泻在靠窗的床榻上,朦胧之中带出一丝诱人的气息。清丽无匹的丽蝶此刻便悠然而坐,曲腿侧身,以一个无比美妙的姿势坐在床榻外沿,恍如从月色中幻化出来的仙女,美丽迷人,那张秀丽的俏脸上充满了圣洁的光辉。
  从软袍下摆露出来的一条洁莹玉腿修长如玉雕粉砌,银色的月光在其上反射出淡淡的迷人光晕。
  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十几个时辰之前,那个在战场上威风八面、叱咤风云的冷面女将军,会展现出如此女性化的柔美一面。
  「丽蝶,你这是……」
  迟疑着走进去,叶天龙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发乾,甚至连说出来的话都有一些发紧的感觉。
  听到叶天龙的声音,丽蝶缓缓转首,朝他嫣然一笑。
  「回来啦?」
  那种恬淡柔美的神态,好似一个贤惠的妻子在向回家的丈夫说话,甚至连那双明亮如晨星的美眸之中投射出来的恬淡柔光,都带着一种将人心溶化的温情。
  「……是……」
  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原本在美女面前思路发达、口舌灵活的男人,此刻就像是变成一只呆头鹅,除了傻乎乎的点头,想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话来。
  「我这个样子,不好看吗?」
  一边柔声说着,丽蝶一边慢慢从床榻上站起来,身上那一套柔软贴身的便袍抖动之下,秀美纤柔的小腿便藏在了它的下面。
  感觉到自己心头的某个地方变得柔软发热,好像是被一种名叫柔情的温热的液体浸泡溶化一般,叶天龙的脚步莫名的加快。
  「好看,真的是太好看了!」
  说话的时间,叶天龙伸出双手,猛的将丽蝶柔软曼妙的娇躯紧紧搂抱在自己的怀中,那种用力的程度,好像生怕一鬆手,怀中的玉人便会消失。
  「一别经年,敢问夫君一向可好?」
  柔柔的话语之中,带出了一丝顽皮和可爱的味道,但叶天龙原本充满了柔情蜜意的心灵还是不禁为之轻轻一颤。
  想到丽蝶这样一个出身于山野的少女,在经历了诸多的变故之后,孤单一人留在了冰冷的军营中,每一天所面对都是无情的杀伐。
  原本在丽蝶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青春年华,应该是过着被人疼,受人怜的生活,可惜自己却没有能够让眼前的这个美丽倔强的少女享受到这样的优渥生活。
  「这些日子以来,可苦了你了。」
  面对叶天龙深情的目光,丽蝶的芳心默然一酸,一层淡淡的云雾蒙上了她的妙目双眸。
  「没……没什么……」
  话语轻颤,丽蝶用力紧抱住叶天龙,两行清泪却是悄然滑落,无声的浸入了叶天龙的衣裳。
  「你回来了就好,从现在起,就不要再离开我。」叶天龙也颇为感慨的说道:「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爱护你,我再也不想你在军中吃苦了。」
  「你以为我不想每一天醒来之后,都可以看到你的人吗?」丽蝶在心中默默的说道,但她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更加用力的抱住叶天龙。
  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见面,要说叶天龙和丽蝶两个人之间没有一丝的变化,那是不可能的。但现在,随着两个人这些淡淡轻轻的话语,所有变化都为之烟消云散。此刻留在两个人心中的,只有浓得化不开的情意。
  「好了,我们再这样抱下去,我的腰可要被你折断了。」
  半晌,丽蝶突然抬起螓首,俏目之中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尴尬的一笑,叶天龙连忙鬆开了双手,但不想丽蝶却是猛的扑上来,如花的俏脸上扬,一双柔软的朱唇凑到叶天龙的嘴边。
  「好好爱我吧!我的夫君。」
  此时此刻,再说任何的话语都已经变得多余,叶天龙紧紧抱着丽蝶的香躯,鼻端闻到的都是怀中这个玉人的香甜,他的嘴巴用力的压在了丽蝶的樱桃小嘴上。
  唇舌纠缠,火热而无休止。
  灵活的小香片随着叶天龙的舌头在两个人的嘴巴里面起舞,无处不到的厮磨滑移让两个人的心神俱颤,一瞬间似乎两个人的心神和生命全部已经融合为一体。
  琼鼻中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急促,丽蝶的娇容也越来越绯红,小巧的鼻翼不住的张合翕动。
  等吻到快要断气的程度,叶天龙和丽蝶才依依不捨的分开。
  「叮嘤!」一声,丽蝶缓缓抬起螓首,她的双眸之中蒙上一层的水汽,一双柔若无骨的皓腕圈住叶天龙的脖子。
  深情,刻骨铭心的感情,在两个人四目相交的一瞬间,在两个人的心中同时转化为熊熊燃烧的火焰。
  将丽蝶的香躯抱上了软榻,叶天龙再度在她粉嫩火热的玉靥上投下了一连串的深深热吻。同时,他的双手也在她的娇躯上摸索着,慢慢解开了便袍上的盘扣。而丽蝶的一双小手也没有丝毫的空闲,她正忙着为叶天龙卸下他身上的衣物。
  不一会儿的功夫,软榻上的两个人已经裸裎相对,同样火热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
  这一段时间的戎马生涯并没有给丽蝶的玉体带来丝毫的伤痕,晶莹如玉,粉雕雪砌般的香躯光滑嫩洁,一对雪白丰满富有弹性的银山玉峰在酥胸前骄傲的高高挺立着。虽然丽蝶的玉乳没有女神战士那般硕大丰隆,甚至可以说是小很多,但饱满结实浑圆可爱,十分诱人,那顶端的乳头樱红小巧,其下的乳晕嫣红一片,在洁白胜雪的乳肉映衬下,极为夺人心魄。
  平坦如镜的小腹一马平川,淡淡的茸毛掩盖着一条秀丽无匹的玉溪粉谷,两条修长健美的玉腿挺拔秀美、浑圆纤巧,无瑕的玉足呈现一个完美的曲线,白玉一般的玉趾纤美有致。
  「咦,这是……」
  叶天龙的目光猛的一凝,停留在雪玉酥峰下方,原本是洁白无瑕、凝脂砌玉般的肌肤上有一条淡淡的红痕,痕迹不是很长,约有两寸光景,但是微微隆起的皮肉在欺霜赛雪的玉肤映衬下,显得是如此的突兀和刺目。
  「谁干的?怎么会这样呢?」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惊,叶天龙的语速本能的加快。
  「哦,你说的是这个吗?」丽蝶顺着叶天龙的视线往下,纤纤玉指缓缓抚摸着酥胸前的那一道剑痕。
  「对,怎么你的身上会留下这样的伤痕?」初见伤痕的震惊过去之后,叶天龙的话语中充满了不解和怜惜。
  的确,获得了不死之身的丽蝶,应该是不可能让任何武器在身上留下伤痕的,即便是从前所留下的伤痕也会在获得不死之身的时候,完全消失不见的。
  「是两个杀手。」
  丽蝶浅浅的一笑,颇有感触的轻抚自己酥胸前的剑痕。可以说,当时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拥有不死之身的自己,会被两个那杀手击倒,而且差一点就让对方得手了。直到现在,她想起来也隐隐感到心惊。
  「两个杀手?」叶天龙忍不住追问下去:「哪两个杀手?他们怎么可能在不死之身上留下伤痕呢?」
  「不是他们,是她。」丽蝶在叶天龙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口:「月影雷豹中的月影。」
  「是这两个家伙。」叶天龙的神情微微僵了一下,口中喃喃的说道。
  「对,所以请夫君大人您今后千万要小心,这两个杀手行动之缜密、出击之果断和凶狠,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
  缓缓的点头,叶天龙慢慢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丽蝶酥胸前的那一道剑痕,可以想见,当时丽蝶所面临的情形是何等的凶险,居然连不死之身都会留下这样一道可怕的剑痕。
  摸着摸着,他的眼神都似乎是有些癡了:「月影手中一定有上古神器,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击破不死之身的。」
  丽蝶的一双皓腕圈住了叶天龙的脖颈,吐气如兰的在叶天龙的耳边轻轻说道:「不错,而且她手中的神器具有暗黑的力量。因为龙之心经的不死之身,除了暗黑的力量之外,其他任何一系的力量都不可能造成伤害的。」
  点点头,叶天龙在心底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不管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他也一定会让那两个杀手为丽蝶身上的这一道剑痕付出代价,尤其是那个在丽蝶身上留下剑痕的月影,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我一定会让他们生死两难的!」
  在心中咬牙切齿的发誓,叶天龙身上传达出来的可怕杀气,让躺在他身边的丽蝶也不禁为之一窒。
  「你刚才在想什么?」冰冷的杀气让丽蝶的心神轻颤,她忍不住轻启朱唇,柔声问道。
  「嗯,怎么啦?」叶天龙微微一楞,不觉有些奇怪的望着身边的玉人。
  「你……你刚才的气势好可怕……嗯……怎么说呢……你的眼神……你的……反正刚才我的心神……是你身上传出来的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十分强大的压迫感……」丽蝶有些词不达意,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说,才能够将自己方纔的内心感受说清楚。
  忍不住笑了,叶天龙伸手轻轻抚摸着丽蝶嫩滑的俏脸,柔声说道:「小傻瓜,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算了,反正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丽蝶有些洩气的嘟起了小嘴,那个模样像极了一个撒娇的小女孩。
  此刻的她,十足一个在爱人怀中的小女子,也许这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如果没有战争,丽蝶很可能就像法斯特帝国的其他平民女子一样,会在山野乡间嫁人生子,然后平淡的终老一生。
  心头一热,叶天龙紧紧抱住了丽蝶香滑的娇躯,再次深深吻上了她的樱口。
  娇美的红唇,柔软得令人心蕩,叶天龙贪婪的吻着,吸食着樱口中那香甜美妙的玉津,同时他的手开始在丽蝶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玉躯上来回摩挲起来。
  娇美挺拔的玉峰、柔媚幼嫩的乳首、平坦玉滑的小腹,然后到了饱满细滑、充满神秘的玉门关,不过叶天龙的手并没有真正抵达关口花唇,而是在边上轻轻的一划而过,立刻到了修长光洁的玉腿,接着是纤秀玲珑的小腿。
  「唔……唔……」
  丽蝶的鼻子里面发出了不依难耐的娇吟,将自己火热的娇躯紧紧贴在叶天龙的身上。同时她又挺起了丰隆的玉臀,把腰胯用力抵在叶天龙的腹部。
  慢慢扭动的纤腰、轻轻的喘息和呻吟,无不传递出玉人内心深处的渴望和需要。
  轻轻咬了一下丽蝶的一双红唇,叶天龙的嘴巴向下移动,同时一只手也从下方往上进发,上下合围,一起进攻,目标是俊秀挺拔、白皙嫩滑的香峰玉乳。
  「啊……」
  当叶天龙的嘴巴含住敏感的顶端,丽蝶发出一声娇媚的喘息,她的纤腰更是随着叶天龙的舌头曼妙的舞动。
  叶天龙的手攀上了另外一只粉红色的乳尖,他的口舌和他的手,开始十分默契的协同作战,让丽蝶那一对敏感娇嫩的乳首变得坚硬如珠。
  抚摸玉腿的手慢慢的往上升,一寸一寸的越过光滑的大腿内侧肌肤,最后停在丽蝶的玉溪妙谷之前,似乎是要让它的主人彻底体会和感受一下将要来袭的风雨。
  花径之中的火热,一阵一阵传出来,香液如雨,点点渗出,即便是叶天龙的手指还没有接触到那花溪玉门,丽蝶的全身就已经酥了。
  终于等到五指大军抵达玉门关下,那两片守护关口的花唇早已湿滑如浸,如油般晶莹的香液更是布满了玉溪花径。
  手指轻轻滑过,花径秘唇便出现了一阵情不自禁的颤抖,如雨般的蜜液香津更是急速涌动。
  手指灵活的拨弄着花唇,让丽蝶的纤腰和粉臀随之难耐的扭动,当叶天龙的手指点上了那玉缝之间的明珠,这一颗原本米粒般大小的肉珠此刻早已肿胀。叶天龙便用手指尖轻轻的摩挲着这一颗艳丽火热的明珠。
  「啊……」
  俏脸潮红,香肌轻颤的丽蝶猛的全身一僵,从小腹下方顷刻传来的剧烈感受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她的全身肆无忌惮的狂奔起来。快感的浪潮把她的整个身心完全淹没。
  感受着身下玉人的快乐和舒爽,叶天龙一边温柔的抚摸着,一边轻轻的在丽蝶的额头、脸颊、眼皮、鼻端、樱口和下巴上吻着。
  好一阵子,丽蝶才平复下来,一双妙目柔情万般的凝视着叶天龙:「真的是太舒服了,太好了。」
  「哪里,现在才刚刚开始呢!我的好宝贝。」一边说着,叶天龙拉着丽蝶的柔绵小手,到了自己的下面。
  「啊……」一接触到那火热的玉柱,丽蝶半是娇嗔,半是惊讶的叫了一声,让叶天龙的心中更是大乐。
  「亲亲,我要来了。」轻咬丽蝶的耳珠,叶天龙的双手揽住丽蝶那香滑的纤腰,火热的玉柱在丽蝶的小手之中不安分的跳跃着。
  「唔……」丽蝶媚眼如丝,有些迷醉的用她那绵软如玉的小手上下套弄着,似乎没有听清楚叶天龙的话。
  叶天龙忍不住低头在丽蝶的玉颈上留下了一个咬痕,然后用舌头在她那性感的香肩上用力的舔着,凸起的锁骨让丽蝶的香肩透出了一股纤秀的冷艳。
  「啊……」丽蝶的樱口中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呻吟,但她的小手却是更加用力的在玉柱上下抚弄起来。原本就火热难耐的粗长玉柱,哪里经得起如此的挑逗和抚摸,赤红的顶端益发的吓人。
  扣指抚去,桃源玉门早已春雾锁溪,花径之中春雨如油,更兼火热绵密,层峦叠嶂,曲折深邃,令人情不自禁的想在此常住不出。
  挺起腰身,叶天龙正待要长驱直入,可是丽蝶的双手却突然扣住他的武器,同时轻轻扭动小腰肢,挺转粉臀,只是让手中那坚硬如铁的火热玉柱在粉溪玉谷的门口游走滑动,在火热的顶端涂满了腻滑的蜜液香津。
  这一手是叶天龙始料不及的,身下的玉人居然也会使出如此的床上技巧,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而接下来的,更是让叶天龙大为惊讶。
  丽蝶香软的娇躯如灵蛇一般从叶天龙的身下滑出,腻滑如脂的肌肤缓缓摩擦着叶天龙的身躯,从雄健的身躯,到结实有力的双腿,让叶天龙的全身都切实感受了一番冰肌玉肤的无上触感。
  「小乖乖,你想搞什么名堂啊?」
  叶天龙强压心头的情火,伸出双手抚摸着丽蝶的双峰。
  伸手轻轻将叶天龙重新推倒在床上,丽蝶的娇躯如灵蛇一般的再次扭动起来,一边妙曼的扭动着,纤秀有力的小蛮腰也慢慢挺起来。
  丽蝶仅仅靠着小腰肢的力量从床上跪了起来,显然她小蛮腰具有令人难以相信的弹性和柔韧,这不禁让叶天龙更加期待她以后的表现。
  果然,丽蝶并没有让叶天龙失望。
  樱口之中轻轻哼着一支不知名的曲调,她的娇躯也随着慢慢的舞动,小蛮腰和丰隆的粉臀十分协调的左右摆动,一头秀髮也在空中前后甩动,如藕的嫩臂灵活的转动伸展,带动了酥胸前的一对香峰玉乳,上下左右的跳跃,给乳波臀浪下了一个最好的解释。
  一边奇怪丽蝶怎么会这样一手艳舞,叶天龙却不得不承认在床上见到如此的丽蝶会让他更加的兴奋和激动。
  上身前俯,一双玉峰更显硕大丰满,顶端的两颗小樱桃艳丽如红宝石。丽蝶的一双小手慢慢抚摸上自己的双峰,纤秀细长的玉指在乳尖上来回的轻抚,明眸惺忪,朱唇微启,极尽所能的诱惑眼前的男人。
  「唔……嗯……」
  曲调已经无法清楚的分辩,传入叶天龙耳朵里面的只有火热的喘息和诱人之极的娇吟,叶天龙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都快要跳出喉咙了。
  抬起俏脸,朝叶天龙娇媚无比的浅笑,丽蝶猛的往后仰,长长的秀髮从叶天龙的眼前一甩而过,几丝髮梢掠过叶天龙的脸颊,让他感到痒痒的。
  但最吸引叶天龙的,却是此刻凸现在酥胸前的一对嫩滑乳球。因为上身用力往后仰的缘故,使得结实丰满挺拔的两团香肉变得凸出异常,加之丽蝶的一双柔白小手还在玉球的下方缓慢有力的往上推动,同时腰肢和雪臀的左右扭摆,让香峰酥乳颤抖的有如阵阵波涛。
  叶天龙的全身火热异常,呼吸也变得急促。
  如水般的月光透过纱窗,照在春意浓浓的床上,丽蝶的俏脸如春天里盛开的桃花一般,随着她轻轻的嘟嘴,再将雪臀半侧对着叶天龙款款摆动,摇曳不止。
  叶天龙心头的火焰也终于达到了颠峰,喉咙里面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吼叫,一个身躯猛的扑了过去,双手抄起了丽蝶的修长玉腿。
  半是得意,半是期待的娇呼声,刺激着男人的慾火。
  早已春潮漫溢,雨湿花径,粗长的火热之物毫无阻碍的闯进了腻滑的花溪。藉着腻滑如油的春潮,顺风破浪,一气到底。
  「呜……呜……」
  难以形容的充实和饱满让丽蝶的螓首后仰,从内心深处发出了快乐夹杂着痛苦的呜咽。
  「好舒服啊……」
  难以想像的紧凑,让叶天龙发出了深深的歎息。窄小的花径之中,层层叠叠,火热幽深,腻滑的玉壁更是似乎有一种可怕的吸啜之力,吸引着他的心神,让他只知道一直向前,再向前。
  先是轻怜的缓动,等到丽蝶的双眉舒展,俏脸潮红,叶天龙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出,则只出一半,进,则全根尽入。
  春水如潮,点点蜜液香津随之飞舞,丽蝶的娇躯也随着叶天龙的虎腰扭动的频率而上上下下的摆动着。
  不到片刻的功夫,丽蝶的星眸便已经迷离,四肢紧紧抱住叶天龙,用尽全身的力气夹紧,樱口的喘息更是快要断气一般。
  快美的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一次比一次来的有力,一次比一次狂野。
  终于,在丽蝶感觉到自己快要完全崩溃,几乎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叶天龙也释放了自己的慾望。
  随着他的奋力一击,火热的液体有力的冲进了丽蝶幼嫩的花房尽处。饱满充实的温热,几乎将丽蝶全身溶化,整个人就像是在云端飘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