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爱 就去干在线观看_我和姐姐干_好屌操_日日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wam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渡假

时间:2017-12-07 公司一年一度的大假,我有两个星期,我决定去F市渡假,那里四季如春,
是渡假的好地方,我準备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我想起姑妈住在F市的,我去过十几次,姑妈的屋在海滨傍的,在那里可以
看到美丽的海景。姑妈已经五十岁了,有二个女儿,已嫁了,可是间大屋只得她
和姑丈二人住。我记得小时候很疼我几姐弟的,她和姑丈来我家的居住城市,无
论做什么,都陪我们几姐弟和她的二个女儿去公园或其它地方玩。
  经过二个小时的飞行,我到达了F市,从机场坐的士到海滨傍的一间大屋停
下,我步下的士来到门前,我按了门铃几次,但没人来开门,我就用门匙(是她
上次来我家时,听我说会在六月公司的一年一度的假期去她们那里渡假,她们说
有时整天不会有人在家的,所以给了我门匙,这样会方便我)开了门进去,我走
进客房躺在床上休息一阵。
  我觉得好倦,就起来準备去沖个热水凉,我除乾净衣服包括底裤,从行李袋
拿出浴巾走去沖凉房準备沖凉,当我行到沖凉房(在上二楼的楼梯口)门口,听
到一阵阵像做爱时发出的呻吟声来自二楼,我觉得奇怪,姑妈不是没人在家吗?
我放轻脚步走上楼梯,走到一半,我就可以看到二楼了。
  我看到姑妈裸着全身,半卧在有地毯的地上,张开两腿,一只大狼狗(85
磅左右)低头舔着姑妈长满阴毛的阴部,她不断地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她弯曲身
并把一只手伸到狗的胯下握着狗的肉棒上下套动,狗已伸出红红的肉棒,大约有
四、五寸长,另一手抚摸着狗头,在她身边有一瓶蜂蜜,我想大概是她用来涂在
阴部上来引诱狗来舔吧?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与动物相交,我没出声叫她,我想如果出声可能没有看
了。我站在楼梯中偷看着,看了一会,我感到全身发热,肉棒因坚硬而勃起了,
用手套着肉棒打走手枪来。
  这时,我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来自走廓。当我想走开时,脚步声已到近楼
梯口了,我见无法躲避了,马上取下肩上的浴巾围住下身,但胯下还因肉棒的勃
起而凸起来。我转身使凸起的胯下向着楼梯上面,头转向楼梯口,这时楼梯口出
现一个熟悉的女子,那是二表姐Jin,她是姑妈的二女。
  她站在楼梯口往上一看,见我站在楼梯,她张口来打招呼,我怕她的声音破
坏我看姑妈和狗的相交,我迅速用食指放在嘴唇上要她噤声,她一见我的姿势,
没有叫出声来。她脱掉她的鞋子,轻轻地走上来,在我的上面一级停下,她用眼
望一望正在被狗口交就来高潮的母亲,她轻轻笑笑,转过头来正面低头对着我,
我也抬头望着她。
  我们对望片刻,她从我的脸望下去,最后她盯住我那凸起的胯下,又望一望
正在和狗相交的母亲,她笑了笑望向我,我不禁脸一红。
  她迅速除掉身上的Tantop和自己剪短的牛仔短裤,她竟然不穿底裤。她有一
张东方人的脸孔,但眼睛是深蓝色的和头髮是金黄色的(她是一个混血儿,姑丈
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后代)。她的双乳很大,大约有36B,腹部平坦而结
实,双腿微微张开,整个阴部呈现出来,阴阜小丘隆起,但无阴毛(后来她告诉
我,阴毛是被剃去的,这样穿泳衣不用耽心露出阴毛),大阴唇呈红黑色、闭着
的,所以看不见小阴唇和阴核,她全身晒成棕色。
  我伸手摸上她的大腿内侧,她打了一下颤,我的手断续往上摸,最后到达阴
部,手在无毛的小丘揉搓着,手指在阴道口挖着,然后中指插入少少,不禁抽插
起来,不久淫水直流,弄湿我的手,她张大口无声地呻吟着。
  最后她无力再站在楼级上,坐了下去,我的手指离开她的阴部,她的头对着
我的胯下,她用手拉脱浴巾,勃起的肉棒竖在她面前,似乎在向她示威。
  她用手拿住肉棒套动几下,伸过头用口含着龟头,用舌头舔着,舌尖在马眼
上舔。我感到好舒服,然后她用力吸吮着,併吞下整条肉棒,一边舔一边用手套
动肉棒,另一只手在阴囊处玩弄两个睪丸。在她高超的口交技巧下,肉棒比以前
更大更长,我用手按住她的头,肉棒在她的口中抽插起来,她发出「嗯嗯」的满
足呻吟声,她见我抽插快了,就用牙齿轻轻咬着龟头。
  这时,我转过头去望向姑妈,见姑妈像狗般趴在地上,叫狗跳上去。狗跳上
并把前双脚放在她的背上,后双脚站在她的屁股后,红红的肉棒顶在她的阴部上
但没有顶入阴道里,不断用肉棒在那里顶磨着。姑妈给它顶到急了,便伸手到背
后拿住狗的肉棒引导它对準阴道口,狗像知道似的,屁股向前一挺,全棒插入姑
妈的小穴里,并立刻隆背抽动抽插起来,由慢而快快快了。
  姑妈在狗抽插着她时,也顺便把手放在它肉棒上方的蝴蝶结上,以防止它也
随肉棒插入自己的阴道里,这样会方便当狗射精后把它的肉棒拔出,如果不是,
蝴蝶结塞进去后,肉棒就卡死在里面,必须屁股贴屁股地连在一起很长时间,要
等到它缩小了才能拔出来。
  这时姑妈爽得大声呻吟起来︰「嗯……嗯……嗯……」
  这样的淫秽的画面和姑妈的淫叫的刺激下,我在二表姐口中的肉棒的抽插比
先前快了,大约抽插几十下后,精关一开,浓浓白浊的精液激射而出,全射在Jin
表姐口中,有部份还溢了出来,由Jin表姐的嘴角流下。Jin表姐不以为髒,一点
不剩地将我的精液完全吞入口中,还伸出香舌将嘴角溢出的多余精液捲入口中,
媚眼如丝,温柔地瞧我一眼,再度埋首我的阴部以舌代布,用温润的舌将我的胯
下再舔乾净。
  之后,她站起来,看看姑妈还在被狼狗操着,便拉我上去二楼。
  在二楼,我们站在离姑妈远远的,她躺在地毯上,八字张开双脚,整个阴部
呈袒出来,淫水已汨汨流出,把整个无毛的阴户都弄湿了。我走过去趴在她的双
腿间,低下头用舌舔着阴户,左手在小丘上揉搓一阵,拇指压着阴核轻轻磨着,
右手分开大阴唇轻轻地挖着阴道口,淫水再次流出。我又用嘴含住阴核用牙轻轻
咬着,右手的中指插入阴道里抽插起来。她大声呻吟起来,似乎不怕惊到姑妈。
  我不时用眼尾瞟往姑妈,现在狗用两条前腿搭着姑妈的腰,又红又粗的肉棒
很快地在姑妈的阴道抽插着,我想它快要射了,姑妈随着它快速的抽动也动起来
了,两个挂在胸前巨大的乳房一揪一揪地晃。
  不久,我见姑妈打了个冷颤,我想她洩了。又过了一会儿,狗也停止了,姑
妈用手拔出它的阳具,但它的阳具并未因射精的关係而缩小,仍是硬梆梆的,只
是膨胀得非常巨大的龟头上尚有一丝丝白色的狗精流出来。
  姑妈这时听到Jin表姐的呻吟声走了过来,坐在我们的旁边看着我们。Jin表
姐叫声「妈妈」,我也抬走头叫「姑妈」,她没出声,只是笑笑,用手摸下我的
头,叫我断续,我便断续埋首刚才的工作。
  姑妈在旁看了一会,她走到我屁股后,用手抚摸我的两块屁股肉,手指在股
沟来回移动,最后在屁眼挖着,然后插入去,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手指断续抽插
着,她另外一只手从屁股下伸过去拿住我软软的肉棒揉着、套动着,肉棒在她的
诱导下,开始变硬了。
  她最后仰躺在我的胯下下面,用口含着开始变硬的肉棒,舌头舔着龟头和马
眼,有时整条肉棒吞入,有时舔着肉棒和阴囊并含着睪丸。肉棒又大又硬了,把
她的嘴涨得满满的,只听到她「嗯……嗯……」的声音。
  表姐在我的努力下,淫水多起来了,我断续含着阴核,用舌舔着、轻咬着,
三个手指在抽插着她的阴道,她大声呻吟起来︰「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插死小
妹……嗯……嗯……嗯……嗯……我要丢了……嗯……嗯……不行了……」有一
团淫水像小便一样从阴道流出来,我知她洩了。
  二表姐像死尸一样躺在地上,我拔出在姑妈口中已坚硬的肉棒,爬过去用肉
棒顶着二表姐的阴部,用手拿着肉棒在阴道口磨擦,有时龟头压着阴核磨着。过
一会,肉棒对準阴道口一挺,肉棒在大量淫水的润滑下全根没入了,龟头顶着花
心,我感到她打了一个颤,胯下一左一右转着龟头磨着花心,之后,就抽插起来
了。
  我没什么做爱经验和技巧,惟有不断地大力向里插着,下下像打桩一样。在
抽插几百下后,我感到龟头被她的阴精烫了几烫,我知她丢了,但我还有没有洩
的感觉,我继续做着活塞运动。
  这时,我看见姑妈光着身子出了后院一阵,就拉了一条狗回来,说︰「这是
一条发情的母狗,你姑丈在家经常干它,它现在好像不喜欢被同类干,我想是和
人类干多了。这两天你的姑丈不在家,它的情绪不安起来,SAM,要不要试试
呢?」
  它好像也会听人话一样,转身用尾部向着我,然后竖起尾巴,现出湿湿的阴
户。哈,它也会在引诱我。
  我说︰「好。」于是抽出了二表姐穴中的肉棒,淫水沾满了肉棒,还向下滴
着。我爬了过去并跪在母狗的后面,再用手拿住湿碌碌肉棒对準狗的阴户一下全
插了进去,那里又紧又湿热,像个刚被开苞不久的处女阴户一样。我忘情地抽插
着,次次抽出整根肉棒,只留龟头在阴道口,再整根插入。
  在抽插五百下后,我有了要射的感觉,所以更快抽插起来,在二十几下后,
腰部一紧酸,精关一鬆,射了,射了十几发,我感到母狗也在颤抖着。
  我拔出软下来的肉棒,肉棒上还有我的精液和狗的淫水,姑妈爬了过来,含
住肉棒就吮着,直到舔乾净为止。
  之后,我和姑妈和二表姐坐在一起讲闲话了,我的手玩着她们的四个乳房和
两个阴户,口也分别地吻着她们。
  我问姑妈︰「为什么姑丈不在家啊?」
  她说︰「你姑丈他外出工干一个星期,昨天已出门了。」
  我又问她︰「为什么刚才你说『可能狗和人类干多了』,是什么意思?」
  她说︰「没什么意思,是你姑丈和他的朋友们在它第一次发情时就开始干它
了,一直到现在还继续干呢。不怕说给你听,你姑妈也给他的朋友们操过呢!你
姑丈当然也操过朋友的妻子,还操过你的两个表姐呢!有时候呀,你姑丈会让他
的朋友们带同妻子来我们家开群交派对,联手和两三个朋友一起来操你姑妈和表
姐,爽得很吶!怎啊?你有否干过你家的女人?」
  我张大口一阵,才说︰「没……没有。只干过我的女友。」
  二表姐这时也问我要不要她帮忙,我只好不出声了。
  说着谈着,这时二表姐和姑妈的性慾又来了,我们又开始激战了。
                【完】